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刀塔之英雄使命

更新时间:2021-04-30 07:33:36

刀塔之英雄使命 连载中

刀塔之英雄使命

来源:落初 作者:方脸雷公嘴 分类:游戏 主角:莎爱慕 人气:

经典小说《刀塔之英雄使命》由方脸雷公嘴所编写的游戏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莎爱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癫狂之月破碎之后,整片大陆硝烟弥漫,战火连天,最强种族的争夺从未停止,还在继续。伴随着苍白之巢的陨落,天怒一族岌岌可危,再也没有巨大厚实的纯白翅膀为世间带来正义与光明,天使坠落,大地一片鬼哭狼嚎,平民沦为魔头的玩物。魔法纵横之间,无数英雄横空出世,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救世主。是风暴之灵,还是奈文摩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复仇之魂冷冷看着瞧着喊她名字的扎贡纳斯。

她的眼中尽是血红,她早已没了情感,她早已将所有奉献给了丝奎奥克女神。

现在她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一具只有仇恨的行尸走肉。光明之力令她厌恶,满身仇恨的怪物令她心生愉悦。

扎贡纳斯瞳孔不断震动,他一眼便认出了这个丑陋的怪物。

那是他朝思暮想的女神,纵使如今她已变成了这幅模样,这个品行高尚的天怒法师生来忠诚,他对仙德尔莎的爱矢志不渝。但仙德尔莎看他的眼神令他心痛,那眼神冰冷无情,好似已不认识他是谁。

就在两人对视之际,后方远处传来一声怪笑。

一道金光闪闪的身影缓缓飘来,高声嘲笑道:“呦,这是谁?难不成是我那聪明漂亮的姐姐,可你怎的敢背叛天怒一族,投向恶魔的怀抱。”

二公主看到仙德尔莎并没死,反而以这种奇特的能量体活了下来,她心内委实震惊,但她不能暴露是她杀了仙德尔莎,她故意绕开话题,让身旁的天怒都能听到是仙德尔莎背叛了天怒。

这女人无时无刻不在算计。

她成功了,天怒的战士们都怒目瞪着复仇之魂,若不是她,他们怎会遭此凶险,没想到大公主仙德尔莎竟会背叛。那丑恶的形态是什么?是她因背叛所遭受的报应么,真是大快人心。

在一片叽叽喳喳的嘲笑声中,复仇之魂死死盯着她的妹妹,盯着这个毁了她的女人,她恨,恨的牙龈都快咬出血来。

如今她妹妹戴着皇冠、拿着荆棘王座的皇者权杖,还有那对巨大的翅膀,受到上百名天怒的守护。眼前这一切的一切,本该是她的。

二公主挥了挥权杖,阴阳怪气说道:“扎贡纳斯,还不快去杀了这个叛徒!”

扎贡纳斯挥起了手中权杖,向复仇之魂缓缓飘了过去。但他的面上,尽是挣扎的表情。

他的动作显得怪异迟缓,这让二公主气极了,她在嘴中嗡嗡念咒,权杖顶尖的宝石熠熠发光,扎贡纳斯突然冲了过去,转眼之间便到了复仇之魂身前不远处。

但那手中的权杖迟迟不肯砸落。他咬紧嘴唇,更不肯吟唱咒语。但在复仇之魂眼中,这一切都委实可笑。

“你既然对我挥起了权杖,为何还不杀了我。”她愤怒,她恨,所以她用弯刀劈向了扎贡纳斯。一刀下去,铠甲碎裂,鲜血飞溅。扎贡纳斯向后倒了下去。

这情景看到恶魔眼中,大快人心,他们‘吼吼’乱叫。士气高涨。

路西法首当其冲,对着天怒发起了新一轮攻击。两方之间又开始大战。

但这些情景似乎与复仇之魂毫无关系,她震惊的看着地上,那个被劈开铠甲的勇士。

在他的胸腹之间,满是诡异的红毛,红毛下的表皮,溃败腐烂,甚至传出一阵恶臭。

“效忠的禁忌之咒。”

复仇之魂终于知道为什么扎贡纳斯会满面挣扎的扑向她。这位可怜的绅士已经被牢牢控制住。

纵使如此,复仇之魂眼中依旧冷漠,她早已没了感情。她今日的任务便是对付扎贡纳斯,只要扎贡纳斯一死,恶魔军团便会将天怒一族打下神坛。

“看来女神丝奎奥克特意送我的小魔法也不需要用了,你已是待宰羔羊,毫无还手之力。”

说完这句话,复仇之魂高高举起弯刀,狠狠地朝扎贡纳斯心口戳了下去。

她当然戳空了,二公主时刻关注着这边的战局,她绝不会允许自己最强大的奴隶死掉,于是在她将效忠之咒发挥到极致之时。

地面上,扎贡纳斯双眼无神,瞳孔中已没了任何情感,他已被完美控制。他险而又险避开复仇之魂的那一击,翅膀快速煽动,极快的速度之下,他将权杖砸向复仇之魂,“咔嚓”一声脆响,复仇之魂的一只手臂垂了下来。贴身的青光弹打在复仇之魂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等到复仇之魂回过神来,扎贡纳斯已在高空,双手举向天空,权杖在空中不断高速转动,空气中的光明之力快速涌向权杖顶端的蓝宝石。

“游荡在天地间的光明力量,太阳也没有你半分闪耀,赐下你神圣的光辉,借我的双手,在这黑暗的天地间施舍一道经天纬地的光柱,抹杀一切邪恶,降下吧苍穹,升起吧大地,让神秘之耀的光芒——浩荡!

随着他的吟唱,复仇之魂脚下亮起一圈奇异的光芒,天空之上亦降下一道巨大的光柱,粗如一间房子。

在场的所有人,不论恶魔、天怒、还是冥魂大帝,他们目光灼灼看着那道巨大光柱从天而降,那其中所包含的磅礴的光明力量,绝非任何一人可以抵挡。

恶魔领主颤抖着开口:“如此强大的魔法力量,复仇之魂怎么可能打赢,她一定在骗我,不论谁来都绝挡不住扎贡纳斯这一击。”

复仇之魂挡得住么?

她当然挡不住,就算她回到当初那个强大的仙德尔莎,她也挡不住,但上天的安排就是这么巧合,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仙德尔莎在光芒即将覆盖全身之时,低声吟唱起丝奎奥克送给她的咒语,只属于她一人的魔法。

“空间的扭曲来源于绝对力量的极致,并行的时间线上,仇恨才是世界的主人,旋涡的底部风平浪静,空间的奇妙之力,我求您将我移形换位,颠倒乾坤。”

巨大的光柱终于连成一线,那个身影终于受到惩罚,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喊叫声。

二公主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但她又忽然怔住,她忽然全身僵硬,她赶忙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那个理应在光柱内受到光明之力惩罚的复仇之魂,此刻为何好端端站在原属于扎贡纳斯的方位,那……那光柱内,是谁在受苦!

恶魔领主终于也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而后在一片惊呼声中,那个光柱内的英雄身影,正饱受折磨,被他自己的禁忌魔法。

恶魔欢呼,天使哭泣。

再没人能阻挡住这几个魔头的冲锋杀戮,随着恶魔领主一声高呼,形势一面倒了过去,二公主眼内尽是恐惧,扎贡纳斯死后,还有谁能战胜这些大魔头。

苍白之巢撤退的号角吹起,这是几百年来唯一一次吹响撤退的号角。就当所有天怒准备回身飞上天空之时,他们忽然发现他们的身子难以动弹,就像所有人都中了青光弹的限制。

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咯咯咯,想跑?这一整盘计划,天衣无缝,岂可让你们逃出生天。”

恐怖利刃终于展现了他的强大,荒邪之狱中倒影的力量,被他牢牢掌握。伴随着一刀刀、一斧斧砍在天怒们的身上,一块巨大的乌云遮天蔽日,好像老天也不愿见到如此残忍的景象。

~~~~~~~~~

“我为什么会流泪?”

复仇之魂问自己。她将手放在脸庞,两行清泪缓缓落下。

好痛,心口处像有蚁虫在撕咬一般。神秘之耀的光柱之内,一切都将被摧毁,扎贡纳斯身上的诅咒之力荡然无存,诡异的红毛被烧灼干净,附加在他身上的禁忌咒语也得到解放,当然,还有他的肉体,还有他的生命。

不过他却笑了,那纯真的绅士微笑,他已无力再出声说话,但他的嘴型明显在念一个名字“仙德尔莎。”

于是,毫无感情的仙德尔莎留下了眼泪。

毫无感情的仙德尔莎又将他换了出来,替他受了接下来的苦难。

就在扎贡纳斯奄奄一息的时候。毫无感情的仙德尔莎又施展了那诡异的空间魔法。

巨大的光柱终于消失,扎贡纳斯并未身死道消,他还活着,但他修为尽失,已成了废人,重伤昏迷。

复仇之魂也没死,但她全身淋漓鲜血,伤势极重。

恶魔最终获得了胜利,苍白之巢精英全数身亡,只有二公主,她早早的逃开,抛下了她的子民。

她实在是个聪明的女人。恶魔在欢呼,在雀跃。路西法走到奄奄一息的扎贡纳斯身边,举起了手中的烈焰刀。

但他又忽然停了下来,因为在他刀下,复仇之魂浑身鲜血淋漓,挡在扎贡纳斯身前。

恶魔领主连忙跑过来:“等等!你这个笨蛋,他已经废了,你杀他还有什么用,等他醒了,逼他说出光明魔法的咒语,这对我们才有用,要用脑子!路西法!”

路西法歪着脑袋,看着他的领主。

他手上忽然亮起一个五角星的图案,随之巨大的烈焰刀直劈而下,却劈在恶魔领主脚边不远处。

“五星法阵,劫数已定,末日~降临。”恶魔领主惊讶的看着身上突然燃起的熊熊火焰,与他脚下亮起的神秘法阵。

路西法眯着眼,瞧着领主:“现在告诉我,谁才是领主?谁才是蠢蛋?”

“咯咯咯”恐怖利刃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我还奇怪,暗之国的堕落将军路西法,怎会屈于人下。”

路西法又转首看着他,恐怖利刃连忙摆手,装作一副害怕的表情“我当然会屈服于你,我的路西法大人,您才是领主的最佳人选。”

路西法懒得理会狡猾的恐怖利刃,却问向复仇之魂:“你出点子让我们打赢了胜仗,复仇之魂。扎贡纳斯已经废掉,不杀也罢,但你……要跟我回恶魔巢穴。”

复仇之魂缓缓开口:“当然,我那聪明的妹妹还未死去,复仇,仍在继续。”

~~~~~~~~~~

第二日,苍白之巢宣布关闭,永不问世事,天下震惊,没了苍白之巢的守护,这方世界大乱将至,所有隐藏在暗处的魔头擦拳磨掌。

与此同时在斯洛姆王国的街道上,一个卖土豆的老头突然站起身子,他全身穿着蓝色的平民衣物,白白的胡子与头发表明了他的年龄,但桃红的脸庞有说明了他身体健康,绝无疾病。

他一边把玩手里的土豆,一边看着远方天空,瞳孔内雷电闪烁,他自言自语道:“苍白之巢关闭,这世界的平衡已被打破,丝奎奥克,你如此美丽,也会做错事吗。”

“喂!斯宙老头,你还卖不卖土豆!”

“嗷嗷嗷,卖,当然卖,美丽的贵妇,可否告诉在下你的芳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