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的异样男友

更新时间:2021-11-30 04:07:38

我的异样男友 已完结

我的异样男友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金子就是钞票 分类:言情 主角:老先生孙子 人气:

火爆新书《我的异样男友》是金子就是钞票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老先生孙子,书中主要讲述了:新郎离奇自杀,新娘与我一夜缠绵,让我陷入层层迷雾的灵异事件中。 冤鬼索命,古宅养尸,人面鼓声,湘西赶尸,苗疆巫蛊,借身还魂,越来越诡异的事件纠缠着我,一步比一步更加危险。 茅山的养尸之术,神秘的古老宗门,神秘女子追求长生不老,传说中的彭祖手札相续出现,惊魂动魄。 神秘的法术,各种精灵鬼怪未必就不存在,待我一点点的带你去看个究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 恨我吗?

吐着,吐着,眼泪水就流出来了。总觉得那种血腥的味道还在。到最后,不在吐的时候,我只能哭,就靠在洗手旁的墙上,大声哭了起来。还一边哭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呜呜,妈,为什么小时候你就没有看好我?为什么要让他奶奶给我喝他的血?他就是个变态,就是个疯子,就是个鬼!呜呜呜~我恨他!我恨他奶奶!要不是他们,我根本就不会这样!呜呜~”

我根本就不知道兰兰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她抱着我的肩膀,安慰着我:“优璇,你别这样,别这样。不哭了,啊?领班欺负你了?那个保安欺负你了吗?我们去跟带队老师说?”

等我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之后,才吸着鼻子,在那洗洗脸,边跟兰兰说:“没有,他们没有欺负我。谢谢你了,兰兰,这个时候,也只有你关心我。”

“哭成这样,丑死了。”兰兰给我递着纸巾,“刚才我听到你说什么变态,什么鬼的,什么恨的,哭起来说什么,我也听不清楚。他们真没欺负你?”

“真没有。放心吧,兰兰,我没事。“

“那,我们回宿舍吧。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就是没都过去了。不就是被人投诉了吗?他现在又没有真的投诉你。”兰兰带着我往外走边说道,“那个男人虽然有点奇怪。刚才我看到,他还在门口那站了一会呢。他看你哭成这样,应该会心里难受吧。多大的事情啊?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非要投诉你呢?”

兰兰后面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进去了。我只知道,刚才我在那哭着骂他的变态是鬼的时候,他就在外面,我说我恨他,恨他奶奶的时候,他也在外面听着呢。心里沉沉的,不知道他听到那样的话,会不会整我呢?他现在是酒店的客人,我是前台接待,他要整我几乎是很简单的事情。

回到宿舍,这些事情,兰兰也没有在跟任何人说起。毕竟被投诉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洗个澡,我就卷在薄被下睡觉。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让我真的觉得很累。兰兰就睡在我隔壁的床上,她早已经睡着了,我也觉得很累啊,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停地出现、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我回到那片黑暗中。在那黑暗中,那个端着一碗血的男人不见了,宗晟用脚踢踢那翻在地上的血碗,歪着唇角,邪魅地笑着。

看到他,我本能地紧张了起来,正要后退,就感觉身后被人抱住了。惊慌地一回身,就对上了宗晟那双血色的芝麻大点的瞳孔。就在那血碗前,刚才他出现的地方,现在根本就没人。他是怎么瞬间转移到我身后的?他抱着我,身体的感觉告诉我,他没有穿衣服,也没有穿裤子。我们的肌肤紧紧相贴着。刚才在那边他明明是穿衣服的,怎么能脱得那么快?还是说,有两个宗晟?

他稍微低下头,说道:“我需要你。我的血,在你身体里,我,也在你身体里。”

他的话说完,就好像真的进入了我的身体中。我惊慌着大叫出来,拼命地挣扎,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他在我身后消失了。但是我知道,他就在我的身体里,那种心跳加速,血液快速流动,还有从内而外产生的燥热。

我不知道这种情况持续了多长时间,有种完全沉浸的感觉。温暖,燥热,被一股气息紧紧环绕着。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掐在我的脖子上了:“恨我吗?哼!我要恨谁?又不是我自己可以选择要不要生下来的。我忘不了小时候,我在你家,你爸喝醉酒的时候,狠狠踹我的那脚,对我说的那些话。如果可以,我这辈子都不会来找你。”

急促的呼吸下,我醒来了。兰兰就坐在我的床边,瞪大着眼睛看着我。“优璇,你是不是想男人了啊?”

“你说什么?”我从床上坐起身来,看看放在床头的手机,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了,我这么一整天的时间,就没有吃过一点东西。现在醒来还真是有点饿了。

兰兰说道:“我都听到你睡着的时候,那种声音了。看着也不想是难受发烧啊。喂,客观的,撇开今天他说要投诉你的这件事,你觉得那个说要投诉你的男人怎么样啊?他皮肤太白了点,不过五官很阳刚啊,一点也不娘。算了,这个问题问你,你肯定会有主观意识的回答的。”

我看着兰兰那脸上那种笑,心里咯噔了一下,兰兰不会是喜欢上宗晟了吧。我要不要告诉他宗晟皮肤白,那是因为他是鬼胎的缘故呢?

兰兰继续说道:“既然睡醒了,起来吧,今天早上的事情,就当风吹过了,我们起床去吃东西吧。”

兰兰先去了卫生间,我坐在床上慢腾腾地穿着衣服,边想着梦里宗晟说的话。那只是一个单纯的梦吗?

宗晟说我爸踢他的事情,我那时候才四五岁吧,能记住的事情也不多。只是有一次听我奶奶说过。因为这件事,宗晟的奶奶还把我爸骂得全村人都知道呢。

晚上,我还是按时去上班了。实习生伤不起啊。领带老师给我打来电话,让我直接别往心里去,服务行业就是这样,都会受点窝囊气的。自己看开点就好。还有就是我不能盯着帅男人看。

我发誓,我那时候是拿着他身份证低着头的,我没盯着他看!

晚上十点多,大姐在那玩着微信摇一摇,也不知道聊上谁了,那么开心的。我就一个人站在那柜台后面,看着前面大门外时不时开过的车子。

终于来了客人了,那是一对男女,我一眼就看出了那个女人就是昨晚上大姐说的四白眼。怎么她又来了?还是昨晚的那个男人。天天晚上来开房?他们没有家吗?他们昨晚开的就是一晚上的房间,要是连续几天登记的话,还会有折扣呢。他们为什么要一晚一晚的登记呢?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面带微笑,问道:“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那男人推过来一张身份证说道:“开个房。”他说完话,掐了身旁的女人一把,掐在腰上的,应该说是恰在屁股上的。

我微笑点头,双手拿起他的身份证,抬头看他的那一瞬间,我惊慌着一下丢开了手中的身份证,低呼一声,后退了一步。这一步绊倒了我的椅子,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大姐也吓住了,赶紧站起来问道:“怎么了?怎么搞的?”

我咬咬唇,稳住神说道:“我,我,刚才桌面的笔掉下来,正好砸我脚背上。很痛。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们了。”

四白眼女人斜着眼睛,瞟了我一眼,这样看,她的眼白就更多了。那男人呵呵笑着:“没事没事,还是小女孩呢。呵呵。”

我再次看向了他。我被吓到的原因,当然不是那支笔,而是那个男人被我看到的一张没有血色的脸,青紫,就好像是窒息死亡的死人脸。那眼睛,瞳孔都已经放大了。

现在,我再次看向他,他就是那张死人脸,但是他却还在我面前好好说着话。

大姐给他们办理了入住手续之后,又嘱咐了我几句,就接着在那聊微信了。我却是满心的激动都不知道跟谁说好。我竟然看到了一个男人死了的模样,可是他现在就好好站在我面前,这让我怎么平静下来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