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庶嫡

更新时间:2021-02-23 08:56:51

庶嫡 已完结

庶嫡

来源:落初 作者:方翔 分类:言情 主角:元善嘉祥 人气:

经典小说《庶嫡》由方翔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元善嘉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母亲另嫁,姐姐与最爱的人相亲相爱,父亲头断斩头台,祖父气急攻心再也没起来,祖母不甘受辱上吊家中,自己也是身陷囹圄,惨死狱中。一朝醒来,元善嘉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小时候。这一次,她发誓,自己一定要那些人付出该有的代价,将一切都扼杀在摇篮之中。这一次,她发誓,不再相信那所谓的母亲,所谓的姐姐,她只要保护好自己爱的人。这一次,她发誓,不会再像前世一样那般没用,让那些人把自己当做把柄,害死父亲。文中有宅斗,有阴谋,有温馨,有宠溺,有爱情,有各种正常非正常的东西。ps:作者玻璃心,要喷的请远离,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都静静地等待着林子聪的回答,场面竟然一下冷了下来。

不过林子聪面上却是依旧笑着的,没有收到影响。

“虽然这五人的表演还不错,但是我想却是没有司马大人推崇的红莲小姐的好。不知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一观呢?”说着,林子聪看向五女方向,故意转移话题了。

五女听得这话,脸上或多或少露出不忿的神色。

本来听到司马大人的称赞,她们这几天被伤害到的心灵受到了抚慰,但是现在这位名动天下的林先生却是这般说,他她们的心中不免有些不满。

这红莲从小还没上台便是受尽追捧宠爱,这一上台,她们就没有了活路了。

虽然心中不满,但是该做的还是要做,误了媚娘的大事,她们几个即使是再有才也没用了。

其中抚琴女子站了起来,施了一礼道:“诸位大人还请先吃些酒菜,媚娘姐姐早就推了红莲其他的客人,就怕诸位大人前来。只是红莲妹妹先前出了一些事故,现在正在准备,稍后便来了。”

苟玉林挑眉,“要给我表演怎么竟然就出事故了?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粗人。”

跳舞的一人却是不怕,脸上带着嘻笑,竟是有些像媚娘的姿态,“司马大人怎的竟是想着红莲妹妹呢?可是将我们姐妹几人看不入眼。那可是伤煞我等了。我等可是专门为了大人排练了许久的呢。”

往常苟玉林一来便是点这几人,因此她倒是不太怕的。

其余的四人一听,心中暗道不好。

苟玉林冷哼,脸上带着冷意,将一枚杯子甩到了地上。“你们自是表演得极好,本官难道不值当那红莲来为我表演吗?竟然连借口都不找个合适的,找个这般古怪的借口。媚娘可不会让你们有什么事故出现呢。”

“司马大人可是错怪了我们家红莲了。这不是红莲精心准备的上台的衣服不知被哪个小蹄子破坏了吗?所以,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衣服,正在另作准备呢。而且我们红莲是压轴的,怎么能一开始就上场呢?”正在这时,媚娘突然出现在门口。

却是侍候在门口的小厮听见里面音乐听了,又听见苟玉林的声音有些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是连忙将媚娘叫来了。

媚娘莲步轻移,进了屋子,将骨碌骨碌滚了好几圈却没有破碎的杯子好生地捡了起来,目光却是看了台上的五人一眼。

五人自媚娘进屋,便一直盯着她,一见她这目光,便懂得了其中的冷意。

“哦?那红莲可是准备好了?”苟玉林问道。

“好了,就快好了。不过我们是压轴的,司马大人确定要现在让红莲上来吗?现在红莲上来了。我怕司马大人就看不下去之后的表演了。”媚娘笑笑地打开扇子遮住嘴角的冷意。

“先让红莲上来吧。表演得好,本官自是有赏。若是后面的没有她的好,不看也罢。”苟玉林嗤笑到,似乎是对红莲有多大能耐不抱多大希望。

“好吧。”媚娘让小厮上前,“去把红莲小姐叫出来吧。”

小厮一个溜地便从原本摆放着屏风的纱帘钻了进去,没过一会儿,后面走出一个抱着琴的蒙面红衣女子。之前表演的五人纷纷起身离开了。

“见过几位大人。”红衣女子行礼,如Ru鸽轻抚水面一样,让人心中一颤。

红楼还有一个特例便是他们的台柱必然是身着红衣,名带红字。

因此红莲一听便知是江城红楼的台柱之一了。

“这便是我们红莲了。司马大人不是一直想要一观吗?这次可是机会来了。”媚娘介绍到。

苟玉林定睛一看,有些不满,竟是戴着面纱,这叫人怎么看?

他不满道:“人是来了,可是怎生蒙着面?真是扫兴,快点让她将面纱摘下来。本官是知道你们这些人最喜欢搞些这种玩意的,可是本官不兴这些。想必林先生也是这般想的吧?”

林子聪淡笑,“司马大人何必介怀呢?只有这般才能更有意思不是吗?若是随随便便便看到了,那可有什么意思呢?”

“哈哈,说也是,林先生高见。”苟玉林笑道,心中却是暗自道:往年来的人那些要么是抨击我的作态,要么就是附和我的想法。这林子聪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没有任何反应。看来得认真对待了,果然是第一军师啊。

“媚娘,那就快让她表演吧。我到看看她有些什么本事。”说着,苟玉林大口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好酒。”

放下杯子,苟玉林又似是有些不舒服,“媚娘,给我上个碗,这杯子实在是不够我一口的。哦,对了,再上一坛好久,就要女儿红,听说你们家红莲当初刚来时就埋了一坛女儿红。可得给我尝尝。”

“司马大人就知道来祸害媚娘的酒,不过想要喝酒,可就不要对我家红莲大吼大叫的。”说着,媚娘便抛了一个媚眼,下去让人拿了。

碗很快就上来了,苟玉林倒了一大碗,酣畅地喝了一大碗,才听了下来。

“还是这样喝酒舒服。”苟玉林扯了扯自己的衣襟,让自己舒服些,“以前来的云都的大人都是些雅致人,喝个酒都要用个小小的杯子,实在是不过瘾。但是万清总是要我注意些,不要泰太过大剌剌的,免得得罪了他们,他们毕竟是云都出来的。可是我虽与林先生只相处了不久,却知道林先生定是与他们不一样的。”

苟玉林这时的作态就似真实的自己暴露出来一样,全身都懒了下来。

周围的官员也是见怪不怪的。只有贺万清似乎是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林子聪,眼中深埋这忧虑,像是怕苟玉林得罪了林子聪一般。

“说得也是,喝酒本就该大碗地喝才过瘾。”林子聪点头附和,“我在军中的时候也是这般喝酒,那时候哪里来的杯子,可就只有碗。”

苟玉林听了这话,眼睛一亮,搬着凳子便到了林子聪的旁边。

“林兄可是要来一碗?”这时候称呼已经变成林兄了。苟玉林示意旁边的人拿了个碗满上。

“来!怎么不来?”林子聪似是受到了蛊惑,也端起一个大碗一口干了。

“爽快!”苟玉林大叫,“上乐!”

红莲,不,应该是元善嘉,早在媚娘出门时便将琴摆上了。这时听到苟玉林的声音,便奏起乐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