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双生帝少虐妻成瘾

更新时间:2021-05-16 08:00:53

双生帝少虐妻成瘾 连载中

双生帝少虐妻成瘾

来源:落初 作者:花影菜菜 分类:言情 主角:景氏景灏 人气:

新书《双生帝少虐妻成瘾》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花影菜菜,主角景氏景灏,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他是高冷腹黑的景氏帝国的长子景灏,却因双生胞弟景瀚突然离世,因恨回国替用胞弟身份迎娶胞弟挚爱楚荨,楚荨误将景灏当作初恋景瀚嫁入豪门,婚后得知真相的楚荨离家出走,流落街头,两年后重生楚荨回归景氏,与景灏纠缠半生,相爱相杀,至死方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他们结婚以来,近十天左右,景灏都没有来过公寓,也从没有给楚荨打过一个电话或者发过一条短信,楚荨独自一个人在公寓的沙发上蜗居了两天,万念俱灰的她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或者死才是解脱。

可是对她来说,命都不是自己的,谈死都是可笑,看着客厅里挂着丝语醒目的照片,她明白,“景瀚”是在提醒她,只有好好的活着,乖乖的赎罪,才是她后半生唯一要做的事,看着丝语明媚的笑容,仿佛在说:“楚楚,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不要辜负了当初我为你做的一切。”是的,人要惜命才好,我应该爱惜自己,珍爱生命,不应该自怨自艾,就算明天世界末日,至少曾经尽最大的努力活过。

她走到窗前拉开窗帘,耀眼的阳光直射进屋子,犹如地狱之门大开,阎王小鬼重获新生,她洗澡换衣服画了淡妆,出门去了《意美》杂志社,开始勤勤恳恳的工作,她需要工资,每个月还要给渔村的婆婆寄生活费,她还需要在“景瀚”没有让她死之前,把日子过得像个人样。

“报告少爷,楚小姐,今天出门去了杂志社,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司机小九给景灏汇报到。

正在开会的景灏转过靠椅,透过落地窗眺望远方,低声嘱咐:“给我把人订好了,她要是死了,你也不用回来了。”

说完转过身来,一拍桌子怒吼:“可爱多渔村开发案,新的改建方案再没有进展,你们明天就都不用来开会了!”摔门而出,会议室一众高管唏嘘不已。

回到办公室,景灏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满脸怒火,卓凯步履匆匆的赶到办公室,给景灏倒了杯冰咖啡:“少爷,林丝语的男朋友阿K有消息了,这周六晚上在皇庭夜总会有个聚会,阿K会去。”

景灏偏头撩了一下眉梢的头发说:“跟约他好!周六晚上给楚荨送套礼服,接她到皇庭,记住,低调一些。”

“叮咚,你好,楚小姐,我是景少爷的司机小九,少爷让我接你去参加一个晚宴,还为您准备了礼服。”小九站在门外毕恭毕敬的说着台词。

一身居家服,满身不修边幅的楚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着实有些吓人,她接过衣服,一脸懵、逼:“什么晚宴?还要穿礼服?”

小九收回打量又吃惊的目光:“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请您尽快换衣,去晚了少爷会不高兴的。”

“嗯!”楚荨跟景瀚交往的这几年并不了解景瀚的家世背景,直到出事她也只是知道景瀚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但也仅此而已。

手机来电:景瀚

“喂?”楚荨小心翼翼地问。

“礼服收到了?你最好快一点,不要迟到,也最好精心打扮一下,不要丢我的人。”说完电话一阵忙音。

楚荨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是件低领的裹身黑色长裙,把楚荨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的完美有料,楚荨只是浅浅的画了个淡妆,把平日的马尾放了下来,自然的垂在身后,开门的那一瞬,小九以为换了位小姐,临走之前,楚荨随手拿了条白色丝巾披在身上,小九的眼神告诉楚荨这样很不搭调,有点low!

楚荨不好意思的低声说了句:“没穿过这么暴露的衣服,感觉有点怪怪的。”

小九被她那副娇羞的模样逗乐了:“没事的,楚小姐天生丽质,混搭也依旧光彩夺目。”

果然,景灏身边的人个个都是人精,不敢小觑,不能小觑!

楚荨又紧了紧披在身上的丝巾补充道:“其实主要还是觉得有点冷,对!有点冷!”

坐上车子,她还是不禁的打了个喷嚏,心想这个“景瀚”肯定是为了折磨她,才故意送来这件无袖的礼服,还没有披肩,想把我冻死在这个没有爱的深秋。

当楚荨走进皇庭夜总会总统套房的时候,里面欢声笑语,觥筹交错,俊男靓女喝酒划拳,勾肩搭背,莺莺燕燕,只见“景瀚”坐在最中间的位置手里摇晃着红酒杯,身边两个绝色美人伺候左右,冷峻的面容好像完全置身于这滚滚红尘之外。

众人看见这一袭黑色礼服,长相清纯甜美的佳人推门而入的那刻,站在门口照应的卓凯恭恭敬敬地喊了句:“少奶奶,你里面请!”信息量究竟有多大,毋庸置疑,此刻多少男人抛去了垂涎美色的眼神,而女人更是妒火中烧,“少奶奶?景家公子何时婚配的?竟如此低调,难不成是奉子成婚?”

一时间各种揣测,大家附耳低语,只是楚荨觉得很是尴尬,自己就那么站在中间被人议论纷纷,她向“景瀚”抛去了求救的眼神,可是“景瀚”却自顾自的和旁边的美女眉来眼去,卓凯见状连忙走到楚荨跟前说:“少奶奶,你这边请。”

卓凯正要把楚荨带到景灏身边坐下,景灏指着左边美女旁边的位置说:“就做那吧。”

卓凯尴尬的安排重新坐好就退了出去,楚荨坐在那也不会喝酒,也没人跟她聊天,她就那样傻傻的坐着,心想,景瀚这是怎么了,半年未见俨然一副花花公子模样,还是他本来就是这样,之前不过是在大学校园里所以比较收敛,而现在算是释放本性了吗?想着朝着“景瀚”望去,自打她进门到现在他也未曾正眼看过她,凉薄莫过于此吧。

这是包间的音乐突然停止,三四个男人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说:“听说今天景少爷要见我,敢问景少爷有何指示呢?”景灏看了一眼经来的几个货色,继续品着杯中的美酒,并没有正眼看他们。

楚荨定睛一看,没错是阿K,她看见这个曾经把丝语欺负的半死的家伙,火爆脾气就压不住了,她站起来大喊一声:“阿K,真的是你,你还敢回A市。”

阿K偏过头仔细打量了一下指着楚荨戏谑地说:“呦,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丝语那小、婊、子的闺蜜吗?怎么?这大学刚上完就出来卖啊,这受过高等教育的就是不一样,看看这身材,还真是内外兼修呢!”说着还朝楚荨走过去,想占便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