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佟少追妻:予娶予求

更新时间:2021-05-04 08:24:30

佟少追妻:予娶予求 连载中

佟少追妻:予娶予求

来源:落初 作者:蓝藤子 分类:言情 主角:倪婉清戚成海 人气:

新书《佟少追妻:予娶予求》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蓝藤子,主角倪婉清戚成海,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佟正骁是赫赫有名都泽太子,佟正骁迷妹很多,佟正骁自恋到男女不得近身。  私底下――  佟正骁:我是戚嫣忠犬。  戚嫣:我家不养狗。  佟正骁:你见过我这样自带钻石饭碗帅到秒杀方圆几公里同性生物的狗么?  戚嫣囧,确实没有……  他出一趟差,她就把自己折腾进警察局。  挠肝挠肺的赶回来。  戚嫣: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爱上别人了。  莫名其妙的被分手,连理由都很牵强,佟先生很肝疼,肉疼,头疼,牙疼……哪儿都疼。好好的恋爱不谈了,心爱的女人要折腾。  佟正骁咬咬牙一狠心——  出现了在医院病床扮僵尸自虐的佟正骁.  这一招不管用,也许距离出美感,远走新加坡用“欲拒还迎”……奈何伊人不回头。  于是又死皮赖脸的追着她跑,采取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政策,任你虐我千百遍,也无法抹去我对你的爱恋。  关于不要脸的片段:  助理拿到某杂志主编截下来的稿子。  佟先生,“都写些什么?”  助理抹抹汗水,“其实也没什么,就说了三个事情……只是……有点过。”  本来正在翻阅文件的男人抬起头来,目光如炬。  助理心里一抖,“六亲不认心狠手辣。”  挑眉,不紧不慢的,“阴谋阳谋鬼谋都对我用上了,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难怪妈妈执意要她回来,她千想万想都没有料到事情是这样残忍。此刻连她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声音带着颤声。

“没事,阿姨现在还好。”魏松涛尽量说得很轻松。毕竟从小到大戚嫣根本没经历过任何波折,今天戚家父母说刚开始那会儿选择不告诉她是怕她担心而承受不住。

她不到一岁和父母到的这边,那个时候他不过4岁,认识戚嫣都20年有余了。她一直都是学业一帆风顺,家庭和睦。是戚家二老的掌上明珠,是院子里所有叔伯阿姨喜欢的勤奋懂事的丫头。是他一直默默喜欢的美丽女孩子……

这魏松涛嘴里的没事,其实在戚嫣看来是不是那么回事。她看到白素的蜡黄着脸强打起精神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心里似在滴血。这哪里还是平日里那个笑声朗朗精神劲十足的妈妈。

戚嫣难免要抱着白素哭一阵。白素心都揪起来了。这孩子从小就心思细腻,如果告诉她佟家的儿子是她的同母异父的哥哥岂不是要她半条命去。

晚饭是魏伯母云芳做的,俩家人坐在一起吃一顿,气氛有些诡异。一向嘴巴活络的云芳使出浑身解数都没办法让气氛活跃起来。

戚嫣小时候和邓书记的女儿邓倩一起没少到魏家蹭饭吃。所以也知道魏伯母云芳的手艺。

“嗯……好吃!”戚嫣一直强作欢笑,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心里有多么的糟糕,这心里本来就压着事情,看到妈妈面色蜡黄的憔悴状态愈加难受。砸吧粉嘟嘟的红唇,“魏伯母谢谢您!”

“嘿,傻孩子还跟伯母客气起来了,想当年还说想跟我一家人呢!”云芳笑眯眯的说道。夹了一筷子鸡肉,“这个鸡肉咸菜,我记得你特别爱吃。”

“谢谢伯母还记得,呵呵,那个时候不是我不懂事么?和邓倩一起每天都馋您做的饭菜。”戚嫣如是说,她挺想回到过去,那个时候妈妈脸上没有这么多的皱纹,总是红扑扑。爸爸说家里有两只红苹果呢。

云芳嘴角笑纹深深别有深意的说,“伯母倒是想小十月什么时候真的能做我的家人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戚嫣埋头扒拉一口饭,像是根本没听到她说的话。魏伯母只好把视线对向自己的儿子,魏松涛正紧张的看着戚嫣。

确切的说满桌子的人都注意到戚嫣的反应,可是后者压根不吭声。

戚嫣吞下一口接着给白素夹了一块鱼腹肉,“妈妈,魏伯母烧的菜也很好吃,你赶紧吃吧!”

白素并没有动眼前的碗里的菜,语重心长的开口,“十月……女儿妈妈跟你说一件事。”这个恶人还是得由她这个名副其实的后妈来当。在十月回家以前她就想到了措辞,现在要说出来还是很难的。

戚嫣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妈妈,心里忐忑脸上仍旧笑着,“妈妈您说。”

其实她一听妈妈这语气就知道这事情一定等当一个事情来看待,毕竟这是在饭桌上,而且妈***语气还那么的认真。他们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饭桌上可以谈话但是谈话的内容从来不涉及到决策。

今天明显不一样!

白素心里狠了狠,“十月……妈妈这病啊,没有钱是好不了。你看你是不是不要继续学舞蹈了,”白素看到戚嫣脸上的笑还在,只是有点淡,而且张开红唇要开口,赶紧抬手制止,“听妈妈把话说完,妈妈没用也没有什么工作,全家人都靠你爸爸那点死工资。这些年我们家为了你学习舞蹈根本没什么积蓄。医生说我必须得换肾,家里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但是你魏伯伯他们家愿意帮助我们家,我们一商量你从小就黏松涛,主要是松涛一直等着你长大,你和松涛在一起再好不过……”

戚嫣脑子里哄哄作响,她是不是听错了。她求证似的把视线投向自己的父亲戚成海,后者默不作声看着她像是已经等着她答应的样子。

戚嫣藏在桌子下的左手忍不住紧紧的拽紧了,药效慢慢消失,所以很疼,疼得她有落泪的冲动。

“什么……意思?”她是不是理解力有问题,怎么她听出妈妈是要她跟魏松涛交往。

白素顿了一下,在戚嫣目不转睛的视线里缓慢的说,“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再去学校,刚好够结婚的年纪,松涛对你有情义,他这些年一直没有谈恋爱是因为你。你们结婚吧!”

戚嫣定定地看着白素,舍不得眨眼,“妈妈这是和十月说着玩的……妈妈对我很重要,可是未来和谁在一起对我也很重要,妈妈,我不想这么草率行事。没有钱,我还可以想办法的啊!”

她不相信一向最疼她支持她的妈妈会这么死脑筋的要用钱换取女儿的前程和幸福。

白素知道戚嫣一向有主见,她坚定的摇摇头,“十月,妈妈什么时候跟你说过玩笑。”

是啊,妈妈从来都是那样慈爱中透着严厉,温和中带着果断。

戚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们这是在逼自己……可是为什么,就为了钱吗?刚正不阿的爸爸不是从来都没有向钱低头吗?怎么这一次要身为女儿的她来付出代价。不是这样的!他们还没到需要用她来换取钱的地步!还没到绝境,就算是到了绝境他们也应该让自己有选择权利。

左手更疼了,可是没有她的心疼,她蓦地站起来,听到自己用发颤的声音说,“舞,我可以不跳了,但是我不要你们给我安排的人生。”

医生告诉她,说她的手由于伤口很深,伤到韧带,需要做康复才能恢复如初。那还是好的情况,坏到情况她的手也许就这样废了,可是她的人生不能就这样废了。

白素就已经料到戚嫣的倔,只是万万没想到她愿意放弃舞蹈,“我们这也是为你好……”

“我不要你们这样为我想,妈妈非这样不可吗?妈妈……我不能……”戚嫣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她不能放弃佟正骁,他们是相爱的。

白素摇摇头,眼眶里缀着泪,要落未落。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心软。只是狠心的点头。“十月,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跟你爸一致认为跟魏松涛知根知底,他又是一个有担当的男孩子。以后你们在一起会有幸福的。就像是我跟你爸爸一样,像很多幸福的夫妻一样,平凡而简单的快乐一生才是女人最大的幸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