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武道神途路

更新时间:2021-02-25 09:06:35

武道神途路 连载中

武道神途路

来源:落初 作者:叶南封 分类:玄幻 主角:凌木叶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叶南封原创的玄幻小说《武道神途路》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凌木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凌木每天晚上,都在重复做着不同的梦境,梦境有老师,将军,乞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牧总是后悔对聂灵儿撒谎。他害怕说聂灵儿会问这问那两个哥哥。他说他的朋友们似乎又认同了自己。结果,他漫不经心地说,他的堂兄弟,两个“堂兄弟”,实际上进入了角色。这两句戏弄的话对聂灵儿没有任何影响。灵木先是脸红了,然后很快对聂灵儿说:“啊,我们小时候玩过的那个,平时经常开玩笑。你不会介意的。我们计划出去吃晚饭,稍后会联系你。”说着,他赶紧把两个哥哥带走了。

出门没多久,凌牧的手机响了。看一看。这是聂灵儿的留言:“你晚上有空吗?我需要你的帮助。”

灵木皮紧了,这就要见我了?然而,这是不对的。她说如果有什么问题,她会向我求助。开学前应该没什么问题。这是私事吗?看来除了学习,我只会功夫。我能做些什么来帮助聂灵儿?

凌牧以偏执的方式和他的两个哥哥去吃饭。他心不在焉导致了两个哥哥的取笑。什么“在一个小展览上看到我女朋友后我不能吃东西?”“呃,啊,刚才是我们两个太多余了,不能阻止这对年轻夫妇见面。”像这样的话不断出现。凌牧整理了一下心情,和他的两个哥哥胡侃谈了谈。他吃了两个小时的午饭。饭后,王强和孙超想以“不打扰凌牧和女友约会”为借口回去。凌牧知道他们真的很想早点回拳击馆,也没做什么留住他们的事。

送走两个哥哥后,凌牧犹豫了一下,第一次给聂灵儿打了电话。“你好,班长,呃...我能帮你什么吗?”

聂灵儿在电话里支吾了一会儿,最后说,“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请你陪我去一个地方,你觉得现在放不方便?”

凌牧回答,“我刚刚派了我的两个老师...呃...表哥走了。你要去哪里?”

聂灵儿没有注意到凌牧的口误,说:“我想去医院看我奶奶。我好久没见她了。”

凌牧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不像是什么看长辈狗血戏,但是聂灵儿有什么特别困难,去医院看奶奶还需要陪陌生人吗?

就在灵木犹豫的时候,聂灵儿又开口了:“我知道这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事实上我想问你的不止这些。我们何不先找个地方坐坐,我告诉你些事,然后你再决定。”

灵木觉得没关系,同意了。

半个小时后,凌牧在附近的茶吧遇到了聂灵儿。中午见面时,由于两个哥哥的恶作剧,凌木没有仔细看聂灵儿。当他在茶吧对面坐下时,他发现聂灵儿看起来很憔悴。

这一次,凌牧先开口了:“你有什么麻烦吗?”

聂灵儿用略显茫然的眼神看了凌木一眼,低声说道:“凌木,我不想躲着你。是的,我确实遇到了麻烦。确切地说,这是我家的一大麻烦……”

在聂灵儿缓慢的叙述下,灵木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聂灵儿的家人非常不幸。他母亲很小的时候就意外死亡了。从那以后,他的父亲受到了情感的打击。他辞掉工作,去沿海地区努力工作。几年后,他慢慢开始了自己的事业。然而,他走了一条弯路,涉及一些非法生意。他害怕给家人带来麻烦,所以很少回家。他只定期打电话,而且经常寄回一些钱。聂灵儿是他奶奶多年来养大的。近年来,聂灵儿的父亲不知道他平时是不是太忙,还是有了一些新的经历。电话几乎停止了打回家,尽管钱仍不时被退回。奶奶变老了,当她被家里的一系列事情打击时,她的健康开始下降。照顾聂灵儿多年来一直很努力。聂灵儿的高考临近时,老人生病了。幸运的是,我父亲通常会寄很多钱回家。聂灵儿带着奶奶去医院治疗,照顾好自己,继续为高考做准备。他压力很大。

聂灵儿终于顺利完成了高考,但***病却无法治愈。聂灵儿给他父亲打了很多电话,但这位无能的父亲除了拒绝接听外,还表现出不耐烦。简而言之,他不想回家。甚至他也没寄多少钱。他似乎想切断老人治疗的钱。聂灵儿别无选择,只能决定依靠自己。除了不时去看望他的祖母,他还努力在将来找到一份好工作,自己挣钱。

至于学习跆拳道,它始于聂灵儿的初中。当时,由于他母亲的去世和父亲的离开,家里没有支柱。她和她的祖母经常被附近一些不受欢迎的年轻人欺负。虽然有好邻居经常帮忙,但聂灵儿的坚强性格与凌牧非常相似。不管怎样,目前他对钱并不特别紧张。聂灵儿在和祖母讨论后选择了学习跆拳道。在保持学业成绩的同时,她也非常努力地练习。虽然凌牧似乎学到了一些炫耀的东西,但这通常足以应付普通人。

关键的事情发生在这个暑假之前。聂灵儿的父亲突然完全失去联系,停止每月寄钱回来。尤其是聂灵儿,渐渐发现每次他去医院时,似乎都有人盯着他。她猜测他的父亲在沿海是否有麻烦。

经过深思熟虑,聂灵儿决定假期后去海边找她父亲,但他不敢单独去,所以他组织大家一起去当班长。但是短短几天的旅行时间是不够的,聂灵儿一个外国学生就能发现什么。回到K市后,聂灵儿发现他家的锁被打破了。医院的祖母还告诉她,她被闯入医院,询问她父亲的情况,并告诉她在不久的将来不要经常去医院。聂灵儿警觉起来,立即搬回学校宿舍,但暑假期间留在学校的学生人数毕竟减少了。聂灵儿觉得学校也很不安全,于是他立刻打电话给凌木,希望能寻求一些帮助,但凌木告诉她当时她不在城里。然后聂灵儿又想到了跆拳道馆。她听到凌牧说跆拳道俱乐部将在这个假期进行训练。所以她直接申请加入俱乐部,白天和每个人一起训练。晚上,聂灵儿别无选择,只能和一些留在学校的女生挤在宿舍里,不敢告诉别人他发生了什么事。

紧张和恐惧的聂灵儿保持着平静。她知道即使她报警,她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她仍然必须找到自己的路,她可以藏起来,但她在医院的祖母不能。她见过凌牧擅长普通人的可怕武艺,所以她想找凌牧来保护自己,向凌牧学习功夫来增强自我保护的力量。此外,她听说凌牧的家庭相对富裕。他每月收入2万元,仅仅因为他在跆拳道馆当教练。没有父亲的钱,这个家庭几乎无法支持***治疗。所以她一直打电话给凌牧,希望能结束这段关系。

现在灵木终于从“其他地方”回到了学校。聂灵儿决定在非常想念祖母的情况下,把一切都告诉灵木,并寻求帮助。

听完聂灵儿的叙述,凌木沉默了。他不是不愿意帮忙,相反,他愿意帮忙摆脱这种麻烦,因为他同情聂灵儿童年时的一些相似之处,并且钦佩她在这种情况下的自强自信、活泼开朗的个性。他觉得陪聂灵儿去看望祖母,或者借钱帮她应付治疗费用,甚至教聂灵儿功夫保护自己,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灵木在聂灵儿期待的目光下沉思了许久,说道:“琴,认识你这么久,我冒昧地这样称呼你。我可以答应陪你去医院,帮你支付医药费,甚至教你功夫。但是,有一件事你和我需要一起做。”

聂灵儿得到了凌牧的承诺,非常激动。他一听,连忙说道:“有什么事吗?”当她说话的时候,她不禁在心里想:凌牧会为自己做些什么吗?想着,她不禁感到热。

凌牧没有发现聂灵儿的一点想法。她只觉得自己激动得满脸通红。他微微皱起眉头,说道,“看来是你父亲造成的。我想知道他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一般来说,这些事情可以用钱来解决。”

聂灵儿震惊了,迟疑地说,“我联系不上我父亲,而且...恐怕这不能用一点钱解决……”

凌牧笑了:“这个消息可以从那些盯着你的人那里问出来。至于钱……”他犹豫了一下,“我应该还能拿到。”

听着凌牧肯定的语气,看着他温柔的眼神,聂灵儿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涌上心头,爆发出来:“但我没钱报答你,即使我现在工作,我也无能为力。这……我……”

凌牧的手打断了聂灵儿的话。“我们不确定我们需要多少钱。你现在不需要考虑这件事,说实话,我其实误解了你……”说到这里,他尴尬地笑了笑。“原来我以为你在追我。今天中午,这两个人实际上是我的哥哥。暑假期间,他们没有少跟我开玩笑。因此,我愿意帮助你,这多少算是一种道歉。”

虽然聂灵儿刚刚经历了从悲伤、恐惧到兴奋和怀疑的戏剧性情感变化,但她也感到行动迟缓,想了一会儿。她说:“呃……我应该道歉的,但是我之前已经打扰你太多了。现在你知道我其实有这样一个不纯洁的目的。对此我真的很抱歉。”这时,她突然站起来,向灵木鞠了一躬,继续说道:“也谢谢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