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一世相思终得你

更新时间:2021-02-22 09:30:40

一世相思终得你 连载中

一世相思终得你

来源:九阅小说 作者:吆嘁大神 分类:玄幻 主角:何邹秦璞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世相思终得你》的小说,是作者吆嘁大神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世相思终得你》由作者吆嘁大神所写的都市古言小说。小说精彩片段:春花三月,秦相府里的朝花阁里,一个小小的人儿正俯在书案上练字。丫鬟们看在眼里善意地笑着,才七岁大的人儿,也知道念书了!秦璞写着写着就瘪了瘪嘴,有些委屈。她前世活到了十七岁,如今总不能真当自己是个小娃娃吧。她想起临死前碧玉说何邹喜欢她,现在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鼎鼎大名的九千岁,最是无情,怎么会去喜欢她?一直是她的单相思罢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春花三月,秦相府里的朝花阁里,一个小小的人儿正俯在书案上练字。丫鬟们看在眼里善意地笑着,才七岁大的人儿,也知道念书了!

秦璞写着写着就瘪了瘪嘴,有些委屈。她前世活到了十七岁,如今总不能真当自己是个小娃娃吧。她想起临死前碧玉说何邹喜欢她,现在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鼎鼎大名的九千岁,最是无情,怎么会去喜欢她?一直是她的单相思罢了!

临死当日,她还在一边给他绣腰带,一边想着何邹对自己那虽是温润却又无情的笑容,心里正发着恨,还没个几息,就听见碧玉说喜欢九千岁,嫉妒自己得到九千岁的爱,然后给她抹了脖子。

冤枉啊!一直都是她自己在偷偷地爱着九千岁,连个他的回应都没有。若是,若是九千岁真的爱她,她做梦都能笑醒。

如今重来,她可真的要得了九千岁的欢心。前世的她长相妖艳,可不像如今的这般圆润。想了想,她决定从现在开始就要控制饮食。于是,她就放下了预备送向嘴里的果脯。嗯,克制。

丫鬟花翠瞧见后抿着笑,走上前来说道:“小姐,您该歇歇了。这果脯不可口吗?”

秦璞摇了摇头,她不是不想歇,也不是不想吃。一切都是为了九千岁何邹。哦,不是,如今应该是国公府世子何邹。他现在才十三,还没有被当今的皇上认回去。

想想何邹明日就要来检查她的字帖,为了不辜负他的教导,秦璞又奋笔疾书起来。花翠无奈地摇摇头,退下去给桌案上换了一份果脯。

临近吃晚膳时,秦璞终于解决完了字帖。她浅浅地伸了个懒腰,又用肉嘟嘟的小手揉了揉圆圆的眼睛,“花翠,晚膳不用摆了。”

花翠有些不赞同,但看见小姐困的很,就得令后躬身退下,去吩咐厨房的婆子们。

作为秦相府里唯一的一个嫡出的孩子,秦璞是有单独的小厨房的。七岁的她嘴有点馋,秦相又与夫人十分恩爱,对她也就宠爱有加。

不过,府里是有庶子和庶女的。因为早年秦夫人不孕,秦相迫于父母之命纳了夫人身边的丫鬟做了妾,先后与妾室生下了庶长女和庶长子。年近四十,才与夫人孕育了秦璞。

庶长姐秦湘玉今年刚刚及笄,听说是喜欢少年老成的六皇子何康,奈何妾有情郎无意。其实秦璞知道秦湘玉也不过是钟意皇家的泼天富贵,眼巴巴地想去攀附。前世六皇子到了台,她立马就改嫁给了私通的情夫,过的好不快活。

秦璞前世念着姐妹情,一直对她并无刁难。直到不久后出了一件事,她才明白会咬人的狗它不叫。

秦璞现在的这副女娃子的身子可经不起如此多的思考,她正有睡意,打算依着床沿休息一下时,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

“好妹妹,姐姐我来你这儿,打个牙祭吧!”秦湘玉嘴里打着蹭食的玩笑话,娇笑着缓步走来。她身边的贴身丫鬟手里却提了一个食盒,显然不是真正来蹭饭的,只不过是找了个借口想来套近乎罢了。

不过嫡大压死庶,秦湘玉的姨娘本就不受宠,她自己本人也不受重视。不过是嫡母仁慈才能讨个生活。既然知道了她本来的面目,秦璞也就不想再与她虚与委蛇。

秦璞坐直身子皱起眉头假装不解地开口说道:“姐姐进了我的屋子怎么也没个丫头通禀?我其实是不想让姐姐进来的,因为我有些困了。姐姐还是回去吧。”

秦湘玉本来正准备坐下,可屁股还没挨着椅子就听见了这话。半蹲着的身子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原本灿烂的笑容也僵在脸上。

她的手紧了紧手帕,眼底深处带着点难堪和微恨地看向秦璞。

秦璞那张带着些微的困惑,随意却娇俏的面庞叫她怎么看就怎么恨。姨娘姿色平庸,她偏偏就随了母像姿容不甚出众。而秦璞小小年纪就面容精致,是男子所神往的妖艳之色。秦璞还是嫡出,怎么什么好的都给了秦璞?

她恨,也不甘。

秦湘玉暗自平复了心境,又扯起嘴角委屈地道:“可是我做了什么惹得妹妹不高兴了?等过几日出门春游时,我在途中陪妹妹玩个尽兴,好不好?这春游……”

“哎呀,你知道就好!”秦璞笑嘻嘻地说。她又一脸天真夹带着点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我现在不喜欢和你玩咧,你大了有些无趣。以后也就不要来找我玩吧,我想你也应该需要一个同龄的玩伴,是不?与我是论不起绣花的。花翠,快来送送玉姐姐。”

反正她现在还是个孩子,童言无忌,父母也不会怪罪她的。

花翠赶回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了这一幕。她暗自发笑,不来往也好,这湘玉小姐看着就不面善。自古嫡庶有争,也不见得她是真心地与秦璞交好。

于是,花翠从善如流地开口道:“大姑娘,我来送送您。”

秦湘玉咬咬牙,却也无可奈何。小孩子一向都是爱和同龄的孩子玩,这也挑不出什么错处。再者她也不能去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小孩子没有定性,说不定秦璞过几日又想要和她玩呢?

她暗自安慰了自己一般,整了整衣裳,勉强地说道:“那好,那妹妹就好好地休息休息,姐姐也想起还有事就不打扰了。”说着淡淡一笑,有些僵硬地转身回去。

秦璞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唏嘘不已。前世自己与她交好掏心掏肺,却被她故意害得春游时受伤,落得不孕,到死也没能给何邹续个香火。

如今重来一世,她定要秦湘玉以牙还牙!

窗外,暮色逐渐浓郁,秦璞闻着花露的香气思绪飘远。当年国公府被先皇赐与国姓,好不风光。可是如今的皇上却更看重皇后所生的九皇子何麟,对国公府出身的娇妃所生育的七皇子何骄不甚满意。

到底龙生龙,凤生凤。终究那何骄不过是国公府三爷换出去的孩子,始终是抵不过正经皇子身世的何邹。

还有两年,何邹就要被娇妃认回了,自己也就很难再经常地见到他。秦璞心里就有些难过。

这边秦湘玉回到闺房中,却是看什么都觉得碍眼。丫鬟端来一杯热茶,她也不伸手接过,而是一手扫落,让茶水溅了丫鬟一身。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