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那个丢掉玛丽苏光环的女人

更新时间:2021-02-22 09:08:33

那个丢掉玛丽苏光环的女人 连载中

那个丢掉玛丽苏光环的女人

来源:落初 作者:我欲名 分类:玄幻 主角:王小姐 人气:

我欲名新书《那个丢掉玛丽苏光环的女人》由我欲名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王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愿望。各式各样的愿望。好的、坏的、高尚的、卑鄙的……它将平静深埋在心底,肆意地骚动着灵魂。越是得不到,越是沉迷的无可救药。成愿师的存在就是为此,实现他人的心愿,并拿取一定的代价。某个世界里,有着一个拥有光环的女人,她受尽了世界的宠爱,却毫不自知。某一天,她丢掉了光环,走上了一条充满“光明”的成愿师大道!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齐一一:“……”……你好,请问售卖时光机吗(微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情况?!

兄弟会面?!

不过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这光环掰还是不掰?!

……可是没有人关注我啊!!!

以上为齐一一的内心纠结小剧场,她就坐在夏元的位子上,活像是这场家庭伦理剧的路人甲乙丙,手中的光环就像是个西瓜,抱着西瓜的她仿佛处在信号的另一边,还是被屏蔽的那一边。

“莫酩。”陆云生淡淡道,一点都没有兄弟间许久未见的热情欢快。

“嗯?我在呢,哥哥。”莫酩懒懒回道,他状似疑惑地看着陆云生,夸张的哦了一声,高举手铐像是要一拳砸下去:“来吧,许久未见,你想抱抱你可爱的弟弟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哦。”

妖孽的男人上挑着眼尾,在空中抖了抖手铐,张开双手将手铐在莫笙的眼前展开,一条距离不长的粗重铁链泛着冰冷的光芒。

他笑了笑,十分善解人意的说道:“不过,你这么抱肯定不舒服,所以要先把这个解开哦~”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陆云生视若无睹,“你现在应当在星海当中。”

莫酩神色不变,眼中有恨意一闪而过,他笑着用手指了指一旁看戏的齐一一,说道:“这位小朋友许了愿,她的诚意感天动地,连在星海之中的我,都被感动了呢~”

“于是我为了满足她的愿望,不远万里,劈荆斩刺,通过重重难关才能站在哥哥你的面前呢。”

他着重在“不远万里、披荆斩棘、重重难关”这三个成语上加重了语气,听的被点名的齐一一连连翻白眼。

“你要的不是光环。”陆云生嗤笑一声,“是我疏忽了。”

“你的愿望是什么?”他朝着齐一一问道。

再次被点名的齐一一得到了关注,她高高举起光环,威胁似的晃了晃,笑得一脸得意:“你,猜。”

“哥哥想要的东西,我怎会夺人所好呢。”莫酩巧妙的拉回了局势,“让我们回归正题吧,哥哥,这手铐你解还是不解呢?”

“不解也行,反正我与这小朋友结了死契。”莫酩说的毫不在意,话锋一转又笑道:“哦,对了,我还没想好要拿小朋友的什么东西呢,要不就改变主意要这个光环吧,你觉得如何呢,哥哥。”

“你说,她会选择谁呢~”

时间像是再次被静止,家庭剧的氛围被烘托到顶峰,哥哥看着弟弟,平静的陈述着一个事实:“愿已成,我可以现在就拿走光环,以你如今的地步,无法阻止我。”

“可小朋友不愿意啊,强夺?”莫酩晃了晃手铐,铁链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那可不是哥哥的方式啊。”

片刻后,陆云生以掌为刃劈向了手铐间的铁链,手腕粗的铁链就这么被劈成了两半。莫酩活动活动了手腕,一把抢过齐一一手中的光环递给了陆云生。

陆云生接过后看了眼在莫酩手下不断挣扎的齐一一,随后食指轻点,将虚空破开一个大洞,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眼睁睁看着虚空合并的齐一一终于放弃了挣扎,任由莫酩罪恶的双手摁住自己的脑袋,沉默的像一个雕像。

莫酩松开了手,拖着铁链在教室里晃了圈,翻翻这张桌上的书,转转那张桌子上的笔,等回到原点时,才发现低着头一言不发的齐一一脚下已有了一滩水迹。

他抽了张椅子放在齐一一面前,坐下后翻开从陆云生桌子上顺来的书,嫌弃地看了几页后缓缓开口道:“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世间多的是这样的苦楚,多的是人想逃离,没有这些的世界,有什么不好?”

然而沉浸在悲伤中的齐一一并没有搭理他,等了几秒,莫酩抛开了手中的书,随着落地的声音开口道:“你想恢复世界吗?”

几乎是话音刚落,齐一一便抬起了头,满脸泪水眼带希冀地望着莫酩:“你能恢复吗?”

莫酩摇摇头,手脚的铁链应景的发出叮当声,听得齐一一眼里的光也黯淡下来,扭头准备继续做一个蘑菇。

小蘑菇转到一半时,莫酩开了口:“世上没有破不开的局,你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掌控元素,二是杀掉莫笙。”

莫笙?齐一一悲伤的大脑有一瞬的不解,不过随后就明白过来了。

陆云生!

毫不犹豫,齐一一脱口而出:“我选二!”

“英雄所见略同啊,小朋友,不过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被齐一一的星星眼所恶寒到的莫酩问道。

擦擦眼泪,齐一一热情地看着莫酩,眼前的男人,曾出现过她的梦里,这样的人,肯定不是凡物。

也许是某位神灵呢?

希望总是会掩盖细节,比如眼前的这个神灵为何被绑住了手脚,又或是绑住的手铐为何要依靠莫笙打开,这些细节上的疑问在此刻齐一一的脑子里自动退下,就算是有,她也会自动解释给自己听。

说不定手铐一解开他神力就回复了呢?所以陆云生那个混蛋才会跑的这么快啊!

齐一一还没开口解释,莫酩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轻笑了一声,“你觉得我能杀掉莫笙?”

齐一一狠狠地点了点头。

“我的确能杀掉默笙。”莫酩说道。齐一一眼中的光芒更加闪耀,小星星仿佛要从她眼中跑出来手拉手绕着课桌跳个舞。

莫酩状似忧伤地叹了口气,摊开双手摇了摇,道:“不过,是在一百年前哦~”

信息量有点多,处于兴奋状态中的齐一一当机了一秒,随后眨巴下眼睛,“……嗯?”

“一百年了啊。”莫酩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声音轻的仿佛从未开口过。

窗外是静止的世界,蔚蓝的天空,五色的云朵,闪电如同一个符号悬浮在半空。

莫酩闭上了双眼,心情是说不出的愉悦,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张开双手像是在拥抱着什么。片刻后,他睁开了眼,一览无余的恨意仿佛要将眼前所见之物全都燃烧至烬:“一百年啊!”

不在状态的齐一一根本就没有注意他在做些什么,大起大落的情绪让她恍惚,强烈的悲伤和剧烈的晃头运动带来了一阵阵眩晕恶心感。她想开口说些什么,张开了口才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

……说什么?

要说些什么?

世界已经差不多完蛋了,解救世界的办法对她而言只是两条死路,杀不了默笙,掌控元素?她连元素是什么都不知道,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懂,这所有一切我都不懂。愿望是什么?光环是什么?你们是什么?我又是什么?”齐一一低声说道。她低垂着头,强压住不适,朝着门口晃晃悠悠地走了几步,停在了关闭的教室门前。

她的手搭在了门把上:“你说的对,世上没有不破的局,我杀不了陆云生,也掌控不了元素,可总有别的办法,玄学也好,宗教也罢,总能找到一丝痕迹。”

“不然,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身后传来了吟唱声,她仍旧低着头,不去管身后发生了什么。下一秒,门把手被转动,她推开了门。

枫叶漫天飞舞,空气中弥漫着不知名的清香,白雾弥散在四周。微风拂过,红线下的铃铛肆意摇晃,带着清脆悦耳的声响。

齐一一睁大了眼,四周密布着不知名的树木,形状各异,高低不同,在这些树木的尽头,有着一颗泛着柔光的参天大树。

那扇被自己推开的门早已没了踪影,她转身,没有课桌椅,没有教室,只有一个拖着铁链的男人和一望无际的森林。

“这里是树海。”莫酩朝着她走来,语气难得有几分认真,“是你要经历试炼的地方。”

他停下了脚步,伸手取下落在齐一一头上的一片枫叶。枫叶鲜红似火,夹在了他修长的手指间。

他将枫叶举在了眼前,上挑的眼尾流露出丝丝邪气,随后他松开了手,枫叶歪歪扭扭地飘落在地,他开口说道:“谁说没有办法的?”

“齐一一,我要你成为成愿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