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擎天仙途

更新时间:2021-05-04 08:24:16

擎天仙途 已完结

擎天仙途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卿斜 分类:玄幻 主角:薛痕邱 人气:

完结小说《擎天仙途》是卿斜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痕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少年,持着一支枯木。他下山而来,去经历红尘种种,去阅览天下风光。他的肩上,扛着整个人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冷。

恢复意识之后,薛痕首先感觉到的便是寒冷,是死了么?

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仰躺在地上,目光所及是高远的天空,洁白的雪花悄悄飘下,落在了他的脸颊,这是……山顶演武场?

薛痕有些茫然,挣扎着想要坐起,然而只是微微一动,便感觉身体上下无处不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不敢动作了。

他把头偏向一旁,发现身边有几位师兄和自己一样,仰躺在地上,青衫上染着鲜血,似乎伤得很重,疼得他们呲牙咧嘴。

这时一位身穿白袍的长老走了过来,从薛痕左侧那位弟子身边停下,蹲下身子查探了一番,面无表情道:“李文臣,受伤之处三处,被传送出幻境,失去晋级资格。”

那叫李文臣的弟子登时面如死灰,苦苦哀求道:“长老,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白袍长老面色一肃,道:“休要多言,去顾云长老那里领一服丹药,然后你便下山去罢!”

李文臣还想再哀求两句,旁边便走来两位弟子,一左一右架着他的胳膊,把他带了出去。

白袍长老又来到薛痕身边,例行检查了薛痕的伤势之后,他禁不住露出一丝讶色,多看了薛痕一眼,向远处负责记录的弟子道:“薛痕,受伤之处……无数,被传送出幻境,失去晋级资格。”

薛痕脑中一片眩晕,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手忙脚乱在身上摸索起来,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找了一阵没有找到,竟是急得满头大汗。

身边白袍长老略一皱眉,道:“你是否要找那块木头?”

薛痕微微一怔,继而一把抓住白袍长老的手臂,神色竟是少有的狠厉,冷冷道:“在哪儿?”

白袍长老又一次露出讶色,心道这弟子好生奇怪,受伤最重不说,胆子竟也大了起来。他有些不悦的甩开薛痕的手,道:“一块木头而已,你这么在乎做什么?你伤势不轻,还是赶紧……”

“在哪儿!”薛痕几乎狂吼着喊出了这一句,眼神中除了怒意之外,更多的却是焦急。

白袍长老无奈地叹了一声,指着凌云玉璧的方向,道:“就在那边,你被传送出来的时候,那木头就掉在地……”

白袍长老还没说完,薛痕便一把跳了起来,竟是不顾身上伤痕累累,向着凌云玉璧跑去。白袍长老大感惊奇,也跟了过去。

没跑多远,薛痕便找到了那支模样毫不起眼的擎天木。它静静躺在雪地上,一团黑气正从上面冒出,飘向旁边一位受伤的弟子。

薛痕大惊失色,跳起来扑了过去,牢牢将擎天木压在身下。

他之所以这般焦急,怕的就是眼前这种情况,擎天木最喜吞噬生灵魂魄,只要有一处伤口,它便可以将魂魄从生灵体内扯出。这演武场上伤者众多,若由着它胡来,恐怕这许多伤者都要遭殃。

擎天木似是感应到主人心意,光芒闪了一下,黑气便缓缓散去。薛痕松了一口气,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他摩挲着擎天木光滑的外表,想起这块木头两次把自己从鬼门关上拉回来,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感激。

这时他感到身后有人正盯着自己,连忙转过身去,正看到白袍长老一脸的狐疑。薛痕吓了一跳,刚才自己心系别处,没想起这位老者是谁,如今危机已解,却是一下就想了起来,眼前这位白袍老者竟是掌管门派刑罚的叔远长老!

这叔远长老已经四百多岁,修行臻于化境,虽然平日里待人和善,但是他的嫉恶如仇也是出了名的。若是让他知道自己手中的木头乃是一件时刻想着噬人魂魄的大杀器,恐怕会立刻将自己视为魔头,然后除魔卫道!

想到这里,薛痕赶忙将擎天木藏在身后,退后一步,躬身行礼道:“弟子薛痕,方才情绪激动,冒犯了长老,还请长老见谅。”

叔远长老摆了摆手,道:“无妨。你手中那块木头,拿出来给我看一看。”

薛痕心中一惊,正欲寻个托词,却听身后“噗”地一声,却是凌云玉璧之后,那十位施法控制幻境运转的长老,竟然同时吐了一口鲜血!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迅速吸引了叔远长老的目光,他顾不上再问薛痕的古怪木头,忙向着十位长老走了过去。

薛痕擦了把冷汗,暗道一声幸运,连忙把擎天木贴身收好。擎天木察觉主人伤势严重,一股暖流输送出去,悄然愈合着薛痕的伤口。

薛痕静下心来,方才想起自己已经失去了晋级资格,一年的努力,到头来还是付诸流水。他心里默默叹了一声,却又忽然想到,从自己在幻境之中步入林荫小径之后,还一直未见到紫鸢的身影,而此时幻境中已是末日景象,师姐会不会遇到危险?

念及至此,他又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向凌云玉璧的方向跑了过去。跑到近前,却惊讶的发现,凌云玉璧上竟出现了一丝微小的裂痕,隐隐似有扩大的趋势。

凌云玉璧之后,叔远长老正在安抚那十位受伤的长老,让长老们服下丹药之后,叔远长老问道:“师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位长老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悲戚道:“师兄,幻境世界,恐怕要崩塌了!”

叔远长老脸色一变,连忙道:“怎么会?祖师魂魄留守在幻境中,有他老人家在,幻境怎么会崩塌?”

那长老脸上痛色更甚,道:“祖师魂魄……消失了!”

此言一出,场间弟子无不变色,薛痕更是心中大急,也顾不上什么长幼有序,冲上去道:“紫鸢师姐还在幻境之中!”

受伤那位长老凄然道:“幻境中有无数小世界,被困在里面的弟子足有数百人,他们,他们恐怕……”

薛痕如遭雷劈,呆呆站在原地,片刻时间里,各种念头纷至沓来,心中一个声音不停对他说着:是你,是你惹怒了祖师,是你害了那些弟子!

“哎呦!”

“啊呀,救命!”

“娘的,摔死我了!”

身后传来嘈杂的叫嚷声,却是正有无数弟子一个接一个的从幻境中被抛了出来,似乎他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个慌手慌脚,大呼小叫。

薛痕骇然转身,却见这些弟子四肢健全,神志清醒,哪像是遭了大难的样子?

眨眼间又有十多个弟子被抛出来,叠罗汉一样堆了一摞,这个推着,那个踹着,推推搡搡好不热闹。让十位受伤的施法长老登时看呆了眼。

叔远长老同样是疑惑不解,但是相比心中的困惑,却是这些弟子的性命更加重要。原本以为他们要全军覆没,血流成河,此刻所见却都生龙活虎,精神十足,让他不禁喜形于色,两眼放光道:“快快快,快把他们挪开,里面还有几百个要出来呢!”

“诶!”原本揪着一颗心的众弟子此刻也是喜悦至极,哪里用得着多说,一个个跑上去帮忙,欢声笑语顿时打破了刚才紧张的气氛。

“赵师妹,原来你没事啊,可吓死为兄了!”

“张师弟,来来来,让我看看伤了没有!”

“二牛,你不赶紧站起来,一会儿准得叫人压死!”

叔远长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轻抚长髯,欣然笑道:“我凌云门受上苍庇佑,哪次不是逢凶化吉?哈哈!”

他微一转头,正看到薛痕还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叔远长老心情大好,早忘了什么古怪木头,笑道:“薛痕,还不快去帮忙?”

“啊,是,是。”薛痕如梦初醒,心情复杂的走了过去。扶起一位刚刚出来的弟子,他问道:“这位师兄,幻境里现在成了什么模样?”

那师兄颇为健谈,绘声绘色道:“哎呀,别提有多可怕了!刚才还艳阳高照,转眼就昏天黑地,雨下的那叫一个大啊!天都成了红色,又是地震又是海啸,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呢!谢天谢地!上苍保佑!”

薛痕对他笑了笑,这师兄的遭遇竟比自己还惨。他又问道:“那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那师兄一摊手:“不知道啊!我们正找地方躲雨,一个黑影飞快的从我们身边经过,好像踹了我一脚,然后我就出来了……哎呀,我被传送出来,是不是不能成正式弟子了?”

薛痕拍了拍他的肩膀,由衷地道:“能活着就好。”

那弟子双目一亮,忙不迭点头道:“对对对,刚才我还这么想呢,只要我不死,哪怕下辈子要饭也认了,哈哈。”

薛痕又安慰了几句,这时源源不断的有人被“踹”出来,演武场又是一片人头攒动。

听到消息的管事长老顾云也连忙赶到了这里,命手下弟子统计之后,他高声道:“只剩两位弟子还未出来,有谁知道这两位是谁?”

薛痕连忙冲过去道:“紫鸢师姐还未出来!还有,还有……还有邱悲师兄。”

顾云长老眉头紧锁,看着他道:“他们两个是跟你一起进去的,为什么只有你一个出来?”

薛痕心中一惊,忙垂头道:“弟子不知。”

顾云长老还要逼问,叔远长老笑道:“顾师兄,他只是一个参试弟子,你为难他做什么?”

顾云长老闻言一滞,有些不悦的看着叔远,冷冷道:“那师弟你倒说说,那两位弟子为何到现在还未出来?”

多数弟子都知道,顾云长老与叔远长老素来不睦,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方才顾云长老之所以没有出现在演武场,就是因为不想见到叔远长老。而现在玉璧幻境出了问题,两个冤家对头又一次碰面,火药味已是十足。

众弟子知趣的选择了回避,薛痕心中叫苦,他却是不能离开的。

叔远长老沉吟一下,脸色看着有那么几分沉重,道:“我听掌门师兄提起过,只要弟子在幻境中受了重伤或者死去,就会自动被传送出来。若是一直不曾出来,很有可能是因为,弟子的魂魄在幻境中泯灭,不过……”

“哦,原来如此。”不等叔远长老说完,顾云长老就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转而脸色一寒,冲薛痕喝斥道:“你如实交代,是不是你动了手脚!”

薛痕早已呆若木鸡,邱悲的魂魄被擎天木吞噬,这他是清楚的。可是紫鸢师姐呢,她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