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三世仙途

更新时间:2021-02-22 09:43:37

三世仙途 已完结

三世仙途

来源:落初 作者:腊月初五 分类:仙侠 主角:江凌枫慕青寒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腊月初五的原创小说《三世仙途》,主角江凌枫慕青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利剑穿透胸膛,血花四散飞溅。  他看着心爱的她倒在自己剑下,他看着心爱的她死在自己怀中。  来世相约的誓言犹在耳畔,她执念成灰,毫不犹豫地饮下忘川之水,想要了却前尘重入轮回。  却不想命盘中早已纠缠成网,无处可逃。  拼命寻找,他发誓不再让她孤单,再度相逢,却重新站在对立的两端。  手中仍是那柄利剑,赌注却变成了六界苍生,  颤抖着双手,这一次,他将何去何从?  —————————————————————————————————————————————————  新文上推荐榜了,从今天开始,中午12:00和晚上18:00准时两更。  谢谢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阴又冷,月落紧紧抱着双膝蜷缩在地牢的墙角,背后湿漉漉的墙壁带着刺骨的寒意,穿过单薄的衣衫直直刺入心尖,让月落不由得打个寒颤。四周没有丝毫的光亮,抬眼望去只有无尽的黑暗。

不知道自己被关在地牢多久,无尽的黑暗剥夺了她计时的能力,月落悬着的心始终系在江凌枫身上。

他现在怎么样了?三百道雷刑加身,饶是他修为深厚也难免重伤,更何况他还同慕青寒打了那么一场恶战,又不知早已受了多少伤、损耗了多少修为。都怪自己不好,轻易的相信花盏,惹出这么大的祸端,连累他一起受罚。

在心中不断地责备着自己,月落将头深深埋在膝盖中。

冷清又明亮的双眸浮现眼前,月落知道,那是慕青寒的眸子。摇摇头,月落想要抛开这幻象,然而却总是徒劳。每一次,只要眼前一片漆黑,就总会看到他那双深深凝视着自己的双眸。那眸子是如此的深邃,带着银河群星璀璨的光辉,却并不刺眼,带着无尽的温柔与欣喜,却又含着浓的化不开的悲伤。

他为什么会那样的悲伤?

月落不知道,却更不明白为什么,看到他那悲伤的目光,自己的心中也会忍不住的漾起无边无际的悲伤,同时还伴随着微微的疼痛。

自己在心疼他。

可是为什么?月落想不明白,心中只是涌起那样一种想要抚平他内心哀伤的冲动,她想伸出手去抚平他皱起的剑眉,她想让那双清冷而明亮的双眸中只有快乐。

一声闷响打破了月落的思绪,迅速抬起头,眼前出现一丝并不明显的亮光,然而在这漆黑的环境中,却足以引起月落全部的注意。

“是谁?”警惕的站起身,月落声音低沉,分不清对方是敌是友,她并不打算太多的暴露自己。

“是我。”

伴随着熟悉的女声,一个身影带着些许的光亮出现在月落眼前。眯起双眼,月落努力适应着突如其来的光亮,随后更加警惕的往墙边走了几步,她知道,来的人是花盏。

“你来干什么?”声音冷冷的,月落努力拖延着时间,同时飞速的思考着如何利用现有的条件保住自己。

有了云渺峰的那一场陷害,月落不会对花盏再怀有什么幻想,她此番前来,定是不怀好意。然而,进入地牢之前,月落的仙力便已经被慕青寒封死,现在的她同普通的凡人并无两样,花盏随便一招击中,她便会死无葬身之地。花盏定会想办法把她伪装成畏罪**的模样,之后便溜之大吉。

月落不怕死,只是她不能让自己死的如此没有价值。

“我来干什么?你觉得呢?”一脸阴狠,花盏死死盯着眼前的月落,恨不得她立刻死在自己面前。

“你来救我出去是不大可能的,除非是江凌枫派你来的,但是……”

“你还好意思提尊上?就是因为你这个贱//人,尊上才会受到雷刑,三百道啊,生生劈在身上,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么?!就是你,成天惹是生非,尊上总跟在你后面收拾残局,自从遇到你,尊上就再没有过上一天逍遥的日子!”打断月落的话,花盏右手一抬,杏色的光芒闪过,流光溢彩的杏影出现在手中。

“我看,该不好意思的是你吧?”紧紧握住双手,月落觉得自己紧张的都要流下汗来,然而面色上却没有丝毫的畏惧,“锁妖塔的事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么?如果不是你骗我去开启封印,我会被慕青寒抓走?如果我没被他抓走,江凌枫怎么会因此受到雷刑?”被花盏逼得步步后退,月落的话却凌厉的仿佛把把尖刀,毫不留情地向她刺去,“你口口声声说喜欢他,你的喜欢,难道就是把他害到这步田地然后再把错推到别人身上?”

“你闭嘴!是我骗你又怎样?”近乎咆哮,花盏挥着手中的杏影,锐利的花瓣片片飞出,每一片都是一把锐利的尖刀,“本来就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五百年前你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与尊上之间横插一脚,一向那么宠我的他,怎么会舍得因为你而惩罚我?如果不是你一直以来从中挑拨,尊上怎么会渐渐疏远我?是你,都是你的错!”

虽然仙力被慕青寒封死,但幸好武功还在,于是月落凭借地牢里凹凸不平的地势,努力的飞身跳起,拼尽全力躲着杏影射出的花瓣,却渐渐感到体力不支。

“你错了,花盏,”翻身躲过一片花瓣,月落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力气躲闪,于是停在一边,喘着粗气索Xing说了实话:“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江凌枫会把我带回来,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无论友情也好,爱情也罢,除非自己本身已经有了问题,否则是不会被别人拆散的,让江凌枫疏远你的,只能是你自己。更何况,你对他,根本就是一场单恋,他从前宠着你,不过是把你当小孩子罢了。”

“你胡说!我现在就杀了你,看他还会不会因为你而生我的气!”月落的话如同医术精湛的针灸师,句句戳中花盏的要害,让她恐慌,令她愤恨。

杀意更浓,花盏将修为凝聚在杏影之上,瞬间光芒大作,纷飞的花瓣变成朵朵杏花,泛着凌厉的红光朝着月落直至飞去。

有毒啊,花盏,你可真是下血本了。

脸上带着笑,再也没力气躲闪的月落只是靠在湿漉漉的墙壁上,闭上眼,等着毒镖刺入身体的那一刻,却在合眼的一瞬间,眼前又闪过慕青寒那双温柔如水的眸子。

真是令人心动的一双眸子,只可惜再也见不到了吧。

月落在心中默默的遗憾着,却不想在下一刻,一双厚实的臂膀将她揽入怀中带起,清冷的香气在湿冷的空气中荡漾开来,月落的心头莫名的涌上几分暖意。

宽厚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清冷的香气是那样的熟悉,窝在怀中,月落是如此的心安却又如此的怀念,仿佛在很久很久之前,自己就曾依偎在这个怀抱中,耍赖般的不肯离去。

清冷的香气若有似无的环绕着,月落深深沉溺其中,泪水顺着脸颊悄悄落下,她不想睁开双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