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录妖

更新时间:2021-05-02 06:50:11

录妖 已完结

录妖

来源:落初 作者:景墨宝 分类:仙侠 主角:叶幽言白痴 人气:

主角叫叶幽言白痴的小说是《录妖》,它的作者是景墨宝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是混迹妖魔界底层的妖怪,摸爬滚打十年也不过开了家小破店,作为一个见风使舵、见利忘义的奸商,尖酸刻薄怎么了?违法乱纪怎么了?不就是搞搞委托卖点禁药换点残魂过日子吗?招谁惹谁了?啥?不让开店要抓我?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爸爸换个地儿!啥?说我是邪魔外道残害苍生要炼化我?儿子,你这样爸爸就不开心了,信不信爸爸把你魂都吃了?哎哎哎!那个魔君,那个和尚,爸爸可是有金手指的妖怪!你们别逼我啊!……啊!救命啊!我是好人!我发誓我是好人!真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仙渡有缘人

八荒镇的人很快都知道镇子上来了个修士的事情,叶幽言的铺子也着实热闹了一把,兵荒马乱的年代,经济发展不上去,但平民手中还是积攒了不少财富,只是苦于没什么地方花,也不太乐意花罢了。

如今三界和平,大的争端没有,小的争端却自古连绵不断。

天律州盘踞着几个蛮族小国,争来斗去少说也有百年历史了,昨日才被灭国,今日就东山再起,明日被人坐收渔翁之利,后日就能螳螂捕蝉……改朝换代这种事情隔三差五就要刷一次,百姓都被刷怕了,经济总也发展不起来。

试问,一片不知姓甚的土地,怎么可能繁荣昌盛?不过,无论何种年代,总有那么些人手中握有闲钱就是了。叶幽言虽对人界的货币看不上,但也深知钱就是资源的道理,不然也不必重Cao旧业,在八荒镇坑蒙拐骗重新开店,而她的目标,可不止是那些闲钱。

铺子被整装过,货架上摆着奇奇怪怪的东西,时不时就发个光,铺子里青烟袅袅,透过重重帷幕能模糊看到一个仙风道骨的轮廓,叶幽言装神弄鬼那么些天,让八荒镇的人对她越发地好奇和敬重,而她的名头,不出意外的话,早传到别处去了。

清晨,叶幽言坐守店中,一个妇人拉着一个孩子路过她的小店,那孩子不过七八岁光景,被他妈妈拽着,一步三回头地张望店门,万分疑惑。

叶幽言见那孩子身上幽光隐隐,便被吸引了注意力。

那孩子指着叶幽言的门楣道:“妈妈,那招牌上挂着什么啊?委托?什么是委托啊?”

那妇人顺着孩子目光看去,却没见孩子口说的“门楣上挂了东西”,急道:“哪儿挂着什么东西,小雨快走!”匆匆忙地拽着孩子走,以为孩子冲撞了什么东西,突然中了邪。而小雨却还一个劲儿地张望:“妈妈,真的有,招牌旁边真的挂着横幅!”

母子拉扯之状引得路过之人侧目,路人发笑,更让这妇人臊得慌,紧咬牙关恨不能在小雨屁股上“啪啪”地抽他几下,板着脸唬道:“信不信我揍你!”

叶幽言心中有了主意,施施然走出门去,笑容和煦:“这位夫人请留步。”

妇人拉着孩子疑惑地转头看她。

叶幽言继续和煦:“我确实在门楣上挂了东西,却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这位小友能看到,说明与我仙道有缘,这位夫人若是愿意,可否让在下为他开蒙?”

路人愕然,不是吧,这小屁孩儿跟仙道有缘,那么我呢我呢?于是一个二个冲着“符”字招牌一个劲儿地瞅,望穿秋水却都没望出个屁来。

于是他们失落了,他们不甘了,凭什么这小孩儿就可以!

八荒镇的人早听说过“幽琴真人”来此方是为了蹲守千年奇才,这个样貌寻常普普通通的小屁孩……怎么能是千年奇才……不服气啊!

于是立马有人道:“真人,这个小孩儿就是你要找的千年奇才吗?”

叶幽言心中发笑,面上却不表露出来,不尘不垢地摇摇头,道:“非也,他并不是我要找的人,我只是见他有丝仙缘,想渡他一程罢了。”

那妇人见叶幽言笑容和煦,讲话谦虚客气,虽不明,却觉厉,隐隐有些心动,道:“小雨有了仙缘就可以投拜仙门,修炼成仙吗?”

叶幽言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我只能保证他能修炼,却不能保证他能成仙,成仙是我辈修仙之人毕生所求,许多修士终其一生都难窥透大道至理……”她忽而顿住,一副此道险阻,不宜多说的神情,反而更撩拨得人心痒难耐!

妇人显然心动,却依旧忧道:“可是,家境贫寒,拿不出多余的钱再供他修仙啊……”

叶幽言不动声色,仙风道骨地一挥手,道:“无妨,仙度有缘人,仙途面前人人平等,各有造化,我也只能引他入门。你有十文我收你一文,你有十贯我收你一贯,你要是有万两家私,那我可就要收你千两黄金了呐。”

妇人愣愣地看着叶幽言,一文,瞬时激动得热泪盈眶,盈盈下跪,“仙人怎知小妇人只有十文。”从怀中摸出一文钱,两手捧着,颤颤地递过去。

叶幽言淡淡地笑着,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模样,心中却道:问心咒都没下我怎知你只有十文!虽有些心疼所剩无多的聚气散,不过,为了能把名头打响,也只能含笑接过妇人的一文钱,将这对母子引入店中。

小雨兴奋地睁大眼睛,“仙人姐姐,我以后跟着你修仙是不是就要跟妈妈分开了?”

那双充斥着希望和童真的黑色眼眸让叶幽言愣神,仙人姐姐……姐姐……这个称呼,自己还是一如既往地承受不住,只是听到这两个字,那万箭穿心的痛楚就仿佛就在眼前,而自己却避无可避,只能生生受着,等到痛无可痛,痛到麻痹,也依旧能痛得灵魂都仿若在灼烧,在抽搐……

“仙人姐姐?”小雨胆大地拽了拽叶幽言的衣袍,却在他母亲的暗示下扑通跪了下去,趁着她愣神的功夫“梆梆梆”磕了三个头,“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弟子一定……”

叶幽言何等神速,立马闪身避开,淡漠道:“你不必拜我,我不过拿了钱财为你开蒙,算不得你师父,修行之事还要看你自己。”

小雨膝行到她面前,道:“师父,弟子一定谨遵师父教诲……”

叶幽言兀自心乱,哪肯听他多言,不过一个凡尘俗子,她并不愿意多扯关系。“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想修仙就留下,不想修仙就走人,明日我再回来时不希望看到除你以外的其他人。”冷冰冰地留下这些话,她掐诀闪出十里外,到了八荒镇的荒郊。

而此时残阳与新月同辉,整个荒野半明半暗,偶有几缕幽魂飘荡而过,没头没脑,行动呆滞,显然只是残魂。

换做以往,叶幽言肯定哈哈哈大笑着飞扑过去,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些残魂收入囊中。可她现在却没什么心情,那声“姐姐”,着实戳到她内心最深处的幽愤愧痛了,迷雾边缘并不十分清晰的过去,情绪却还清晰得仿若一切苦痛都还只是昨天……

忽然,她怔住,这太不对劲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