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我的超级修仙大途

更新时间:2021-04-29 06:56:30

我的超级修仙大途 连载中

我的超级修仙大途

来源:落初 作者:跨世纪可乐 分类:仙侠 主角:师兄刑堂 人气:

主角叫师兄刑堂的小说是《我的超级修仙大途》,它的作者是跨世纪可乐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炎涛以一篇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莫名法诀为起点,逐渐发展出来了自己的优势,凭借着这点优势,炎涛展开了自己的修炼仙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同样,严平突然驾驶灵甲车逃跑也是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就应该事先做更充足的准备。现在自己陷入了这样的窘境中,真是丢脸到家了,如果让自己上峰知道,还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自从加入了那个组织,他就深刻的意识到了那个组织的强大和可怕。

罗森强迫自己不再去胡思乱想,现在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乱想,在那三个人发现事情不对之前,自己应该快点完成任务才是。

对于这座城堡,罗森实在是太熟悉了,虽然这里确实曾经是数百年前与妖族作战时建立的一个据点。但是自从组织里派出人手和方士来到此地之后,这里就成了一个机关密布的秘密基地,而他,则作为龙城的本地人,专门负责协助来到此地的人手开展工作。

一个多月前,他得到消息,城堡内的最高负责人“罗立方士”告诉他他暂时不用前往城堡了,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故,所有的人都因为玄阴鬼气侵入体内,逐渐失去意识,最终全部死亡。

而他要做的就是等到三个月以后,前往位于城堡地下的现场,销毁里面的一切资料,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到三个月,龙城附近就发生了数十起连环杀人案,以至于他根本就无法私自行动。

而今天他到了这里,却因为祁虎的眼尖而将所有的事情全都搞砸了,罗森很清楚,现在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快找到通往地下遗迹发掘现场的路,将资料和器械销毁,再悄无声息的和众人会合,或是杀死所有的人,然后回到龙城刑堂分部,接着做他的一组副组长,而在暗地里,他肯定会得到组织的奖赏,说不定还会变成一个富翁呢。

“只要有了足够多的晶石,进入凝脉期就绝对没问题,到时候要是再有点什么奇遇,就是进入金丹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罗森的心中开始憧憬起自己的未来,毕竟他今年才二十五岁,进军金丹绝不是什么妄想。

一边做着白日梦,罗森一边站起了身,走入了暗门之中,如今整个城堡都已经化为了一个巨大的迷宫,想要进入位于地下的遗迹发掘现场,只有找到被隐藏起来的钥匙,虽然罗立告诉他这些东西的时候似乎神智已经有些不太清楚,不停的在说些类似于吃人的小鸟或是会喷火的蚂蚁之类的话,但是想要通过庭院内的大门进入地下暗河就要先找到钥匙这一点,应该是没错的。

片刻之后,罗森的身影消失在了漆黑的暗道之中,地上翻起的石板,也在片刻之后再次合拢,整个书房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唯一改变的就是椅子上被掸去的灰尘。

炎涛坐在门后,看着眼前诱人的地毯发着呆,罗森进去已经十多分钟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些什么。

又过了一刻钟,炎涛实在是忍不住了,对着一旁打坐的祁虎和洛雨说道:“我说,我们别这么傻坐着呀,你们看看这里的这么多好东西,不如一起动手,把这些东西都搬回去卖了,换点丹药晶石拿来修炼,你们说怎么样?”

洛雨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炎师兄,平日里都听师兄弟们说你有多吓人,杀个人连眼都不眨一下,跟个大魔头似的,想不到居然也有这么一面啊。”

炎涛闻言小脸一红,忍不住辩解道:“我这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种没人要的东西,放这里也是浪费,虽说这些东西没什么大用,但怎么样也算是奢侈品,放在这里慢慢腐烂实在是太可惜了,拿出去卖了,还能造福于人民不是。”

“小炎这话说得在理,”祁虎在一旁附和道:“咱们都是穷人,劫富济贫那都是本分,如今这么多的值钱东西就在眼前,不搜刮干净了,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打定主意的三个人立刻行动了起来,几个人没有去二楼,而是将楼梯上的天火蚕丝地毯,地上的斑马石地砖和墙上的金丝楠木雕饰还有各种各样的小东西,全都平分了。

不过两柱香的功夫,整个大厅就变得干净的就好像被洗过一般,只剩下粗糙的石头地面和几根此时看起来异常的突兀白色点金石柱。

站在楼梯上,炎涛满意的拍了拍自己腰间的百宝囊,顺便看了眼四周,忽然,二楼红色地毯上的一滩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定睛一看,是一片被染成了暗黑色的点状痕迹,微微的皱了皱眉仔细闻了闻,隐约有股异臭,这股让人十分不愉快的异味十分的熟悉。

“尸臭!”炎涛脑海中电光一闪,立刻明白了自己闻到的味道是什么。

这些黑色是干枯了的鲜血,这里曾经死过人或者什么东西,那尸体去哪里了?炎涛仔细的又看了看地面,红色地毯上隐约能够看到一些黑色的血点,星星点点的血迹似乎进入了走廊右侧的第一扇门内。

向楼下的祁虎打了个手势,让他看看罗森为什么还没从房间里出来,自己则沿着血迹小心的向前走去,走了没几步,他就感觉到,墙壁的另一侧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挪动,发出了一种十分轻微的沙沙的声响,很像是有人在走动,又有点像是虫子在粗糙的地板上蠕动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瘆人,感觉毛骨悚然的。

炎涛小心的向前移动着,一边走一边凝神细听房间里的动静,此时他很想放出自己的神识来探查,但是他强行抑制了自己的这种的冲动,他很清楚,一旦他放出神识,就很可能会惊动房间里面的人或者是东西。

当距离木门还有七八步距离的时候,房间里的声音似乎变小了,为了听清里面的情况,炎涛轻轻地紧贴着墙壁凑过身去,隐隐约约的,能够听到几声细微的“沙沙”声,看来里面的东西暂时远离墙壁了,所以声音才会变轻的。

小心的挪到门旁,背对墙壁,小心的看了看走道两侧,然后从百宝囊中取出了盾牌握在左手,右手握住门把手轻轻的那么一转。

“咔嚓”

木门随着门锁收起时的那一声轻响,缓缓打开,炎涛左手盾牌前撑,小心戒备门后可能的危险,同时用脚尖将门向外一拉,先是看到一侧墙壁上那奶白色的墙壁,紧接着,他就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色纱衣的女子正在背对着自己。

女子的背影很漂亮,秀美如丝的黑色长发,再加上雪白的肌肤,看上去异常的诱人。但是炎涛却从背影之中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死气,那女子似乎觉察到自己的身后有人,于是慢慢地转过身来,她好像是喝醉了,不然就是受伤了,总之他的动作非常迟缓,而且看起来有些摇摆不定的样子。

随着她的转身,炎涛刚才闻到的那股难闻的恶臭,顿时变得异常的强烈,如同排山倒海般向他袭来。

“僵尸!”

“刷——”

炎涛拔出了背上的火焰剑,左手盾牌护住上半身和头部,小心的戒备着面前的这只近乎赤裸的美女僵尸。

说这只僵尸是美女,是因为除了脸色和肌肤泛着毫无血色的苍白之外,真的非常的好看,完全没有一般僵尸那种瘦骨嶙峋的样子,不但背影绝美,俏脸可爱诱人,而且胸前的衣服还破了一大块。

可惜的是,僵尸虽美,但却也算不得人了,特别是这只僵尸的腹部被利刃劈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早就流干了,伤口显现出一种惨白的死灰色。

僵尸,即使是被开膛破肚,或是只剩下半截身子,只要头没有被砍掉,大脑或是中枢神经没有受到致命的创伤,就依旧能够活动。

此时,那美女僵尸已经走得很近了,看着那灰白妖异的绝美面容,看着那虽然残破但却依旧傲人的身姿,炎涛叹了口气,心中微微的有些不忍,但是刹那间这种感觉就被他从心中驱散,如今这世道,心不狠,根本活不下去。

心神一动,火焰剑瞬间被激活,深红色的火焰顺着剑刃燃烧了起来,看着灼热的剑刃,炎涛不由的心神一定。

看了眼越来越近的僵尸美女,炎涛气沉丹田,猛的一发力,体内的元气随之注入剑身,原本无序的火焰瞬间形成了如同实体的火焰剑刃,就好像火焰剑得到了元气的强化一般。

炎涛将火焰剑对准了僵尸的咽喉,待到美女僵尸走到了面前,抬起那纤细灰白的手臂抓向自己的时候,瞅准了机会就是一个直刺,随着一线红光滑过,火焰剑猛的刺在了美女僵尸的咽喉之上。

剑尖先是一顿,然后炎涛就感到手上的阻力一空,剑刃刺穿了僵尸的颈项。

从火焰剑刺入的手感,炎涛能够感觉得出这是一只实力大约在筑基初期的僵尸,按道理,九品火焰剑的剑刃即使加上高温和元气的增幅,也不足以在瞬间破开二阶僵尸的骨骼,但是他的这一剑攻击的目标并不单单是颈部,而是颈椎的骨骼缝隙。

利用高速的突刺,使得锋利而坚硬的剑刃将骨缝扩大,直至脱节,同时让拥有极高温度的火焰剑刃瞬间烧断骨骼周围的肌肉,这才做到了一剑断颈,否则以九品法宝的威力,即使在同一个位置刺上四五剑,也很难斩断二阶僵尸的骨头。

这一招是之前在对付变异了的快达龙时柔和了关节技的特点临时想出来的,当时虽然没能救下泉家,但是炎涛却依旧看出了这一招的强大威力,现在又尝试了一次,果然实用,二阶僵尸一招毙命,就是普通的筑基中期修士都不可能做到。

看着面前被自己用火焰刺穿咽喉的美女僵尸,炎涛突然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仿佛是解脱了的神采,嘴角居然诡异的笑了笑。

炎涛看的一愣,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伤感,剑刃一转,僵尸的头颅被挑在了一旁,身躯也随之倒下。看着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一旁女子那依旧俏丽的脸庞,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对着地上的尸体轻轻的鞠了个躬。

直起了身子,炎涛走到了尸体旁,非常自然的解下了尸体身上的腰带,当然,他不是要脱这美女僵尸的衣服,而是为了腰带上系着的那个奢华的百宝囊。用神识查看了一下里面装的东西,炎涛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喜色。

这百宝囊里面装着的,是一小堆晶石和一些丹药法宝,细细一数,单晶石的数量就有六十块之多,而且这些晶石的品级居然全都达到了八品,甚至还有几块七品晶石。

这绝对是一笔巨款,要知道,一块八品晶石足可以兑换整整一百块九品晶石,这人生前显然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

同时,炎涛还在百宝囊中发现了一块令牌,令牌上没有字,只是雕刻着九只穿在一起的风铃,风铃是金色的,似乎是镀了一层金箔。看着手上的令牌,炎涛明显能够从上面感觉到一种诡异的气息,不是他的灵觉有多强,而是他修炼的“炎阳天窍金身”似乎和这令牌上的气息有冲突,这种冲突并不是属性上的冲突,而是一种仿佛是遇到了死敌一般,不死不休的敌意,甚至让炎涛有一种想要立刻将令牌撕碎的冲动。

强压住体内蠢蠢欲动的元气,炎涛决定在没搞清楚这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会让自己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之前,还是先把这令牌留着,等搞清楚了,再决定这东西是砸还是留。不过现在还有一件事情需要确认,那就是龙城附近的连环杀人案的元凶究竟是这栋别墅里的僵尸,还是之前他们在外面遇到的变异的快达龙。

昨天尸检的时候,他亲眼看过尸体,那具尸体上有着十分清晰的人类的牙齿印,所以之前他一直没把快达龙的袭击和连环杀人案联系起来,但是现在看到这里出现的僵尸,这让他不得不开始怀疑这连环杀人案究竟是僵尸干的,还是那些变异的快达龙和僵尸一起干的。不过炎涛很清楚,无论这两者中的哪个是元凶,还是两个都是,这个城堡绝对脱不了干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