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明水汤汤

更新时间:2021-04-30 07:36:34

明水汤汤 连载中

明水汤汤

来源:落初 作者:宝玉by 分类:武侠 主角:小姑娘二少爷 人气:

《明水汤汤》为宝玉by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蒙元末期,元室残暴,天下百姓生灵涂炭,百姓纷纷揭竿而起,道家逢乱必出,扶危济世,纷纷下山,为民征讨胡虏,在这期间,亦也出现了三大高人及其四大神功,这三大高人,分别乃是那数百年来的第一武学宗师、武当派的开派掌门张三丰道长,五行门的创派始祖乾元道长,及那第三位高人天凝道长,而这四大神功,便也就是那太极拳、太极剑、五行神剑,及那相因阴阳神功。大明之水,浩浩汤汤的奔流了二百多年之后,辽东女真鞑虏渐兴,时常犯我大明边境,扰我大明边民,遥平城晋昌钱庄庄主南闽本欲将其二子南浔送至玄武峰,待其修得了那玄武武学后,以保境安民,报效朝廷。岂知,不意之间,这少年南浔竟却卷入到了那江湖纷争、国仇家恨之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爷就在此地将他大发了便是。”

“就是就是,南二公子神功盖世,我们也好瞻仰一番。”

“对对对,我们也好饱饱眼福。”

街两旁的百姓,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一个个的怂恿道。

“既,既如此,那就在此处跟小哥切磋几招吧,嗯,那个,只是,小弟也就只略懂些水行剑的皮毛,要说精妙剑招,其实小哥可以上玄武峰请教我家师或是众位师兄”,红衣少年说道。

“好,公子爷,那等在下改日再上峰好生的拜见请教江陵掌门及公子爷的众师兄,只是在下今日得见到水行剑的精妙剑招,已是迫不及待,就先跟公子爷切磋上个几招吧,嗯,公子爷,我这就来喽”,这黑衣人说着,便也是就施展着那擒虎爪,攻将上来了。听黑衣人这话,倒是他才更像是那嗜武成性之人。

红衣少年一看,这黑衣人使的,正就是那马夫大汉先前所用的一招,“虎口拔牙”,于是依旧也只如起先那般,折扇微侧的,运起了那招“河汉无极”,想着去削黑衣人的中指。岂知,红衣少年的折扇并未削到黑衣人的中指,黑衣人的中指便即往后一缩,恰到好处的,便将红衣少年的这一削给避了过去。红衣少年见自己这一剑招落空,赶忙轻划圆弧,想着变换一招“水天一色”。

可,这折扇圆弧还未划满,却就见那黑衣人伸出中指,轻轻一弹,正也是击中了红衣少年的那折扇扇头,由于黑衣人这一弹中含上了内力,红衣少年只觉内息一滞,不禁也是后退了三步。

黑衣人倒也不乘人之危,见到红衣少年内息微滞,便也是不追击了,只就立在那当地。

红衣少年见状,赶忙深吸了口气,调匀内息,而后微转着扇柄的,一招“秋月寒江”便即使出,向那黑衣人面门击来。黑衣人见后,也不闪避,居然也就只是先前那马夫大汉般的,一招“引虎自卫”,自左向后,电闪般的,划了过来。只听“啪”的一声,不待红衣少年变招闪躲,便也已中红衣少年扇柄一侧。

听那声音,似是扇柄微裂。

“啊!”红衣少年一见扇柄断裂了一处,也不再续进招了,赶忙后跃几步,心里不由也是又暗想道,唉,自己这一招,其实也是又输了,这黑衣人见第一招时将自己震得自己内息滞乱后,在使这第二招时,已是减了几分内劲,倘若,此时他再跟先前那般,运上那些个内劲,自己这折扇只怕也是早就被击落在地了。

“公子爷,小心喽!”红衣少年后跃在那也还呆想着的,黑衣人五指弯曲着,同样一招之前的“离山调虎”,也是又攻过来了。

“哎哟”,红衣少年一看黑衣人这招的“离山调虎”,本是想着后退闪避的,可这黑衣人出手甚快,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这一爪已是快到自己身前了,实是大出自己所料,这心一慌的,脚底跟着便即一软,不由之间,也是就踩空了,只听那人“嘭”的一声,一跤也是坐倒在地了。

便在此时,黑衣人这一爪离自己也是三寸来远,马上也是就要触到自己的面门了,红衣少年心内跟着也是就想了,唉啊,这黑衣人武功确是了得,看来今日,自己必是要受重伤了,其实,自己身不身受重伤的,这倒也还是其次,主要是自己本想好生的施展上几手,让这外地人“大开眼界”一番,也好让师门美名播于晋内外的,谁曾想,今日跟这黑衣人这么一交手的,却连他手下三招也过不了,真也是太丢人了,况且,今日这书院街上人又这么的多,这一个个眼睁睁都瞧着的,这下,这下真也是折辱了师门的威名了。如此这般,越想越是沮丧,越想越是沮丧。

其实,这黑衣人见这红衣少年似有不敌之意,本也是有意要收招的,但见这红衣少年突然间的,便欲跌掉,这一下变故着实也是太快,而自己这一招的“离山调虎”,若想收招,需得将那爪势转下,渐卸其力,但这红衣少年突然跌倒的,自己便即是要收招,将这爪势划下,亦也是会伤其不轻。如此这般,想到自己这一招的“离山调虎”,不管怎样,都也是会伤了这公子的,心中不自觉的,也是生了那么份的懊悔之意。

“噔”,岂知,便也就在这时,不知怎的,只听一丝弦乐之声,迅疾的也是传了过来,跟着又听那“当”的一声,就跟是有一物击在了那黑衣人的爪上似的,故黑衣人的这一爪,随即也是就给荡开转向右侧去了。

而,黑衣人钢爪这么猛一转的,整个身子随之也是一侧,劲力收拢不住,脚下登时便即一软。

红衣少年如此一看,见这黑衣人下盘突然之间,露出了这么好大的一个破绽,于是赶忙便即使出了那么一招众人皆会、就算是那普通的平民百姓亦甚熟悉的“秋风扫落叶”,横腿朝那黑衣人的下盘扫去。黑衣人脚底本就软了,此时被红衣少年这般一扫,委实更是站立不定了,但听“嘭”的那么一声,跟着便也是就摔倒在地了。

红衣少年一招“秋风扫落叶”后,圆转一周,轻摇着折扇,跟着便也是就站起来了,姿势曼妙,犹如美姬起舞一般,真是好看至极。

“南二爷好身手,南二爷好身手啊!”

“南二公子真乃是少年英雄啊!”

“好啊!南二公子功夫真是俊的很啊!”

书院街两侧的百姓看红衣少年又得胜,喝彩叫好之声跟着也是又起了。

“不,不”,红衣少年此时再听别人叫“好”,脸不由也是一热,心里更是在想,自己根本就不是这黑衣人的敌手,只是他不知怎的,突然间站立不稳了,露出了破绽,自己这也是才侥幸胜了他。

“少主,公,公子”,便在这时,马夫大汉一边喊着,惊恐跑了过来。

“公子爷神功盖世,在下实在佩服”,黑衣人早已站立起身,这般也是又说道。姿态极是恭谨。

“不,不,小哥你才是神功了得,小弟我胜之不武,实在是…”这般说着,红衣少年脸也是又给涨红了。

“公子爷不必过谦,水行剑剑术奥妙,今日在下实是眼界大开,想来,公子爷只需假以时日,自可大成,只是,只是,嗯,在下今日还有要事在身,公子爷保重,我们后会有期”,黑衣人说着,翩然已经上了屋顶。

红衣少年一看,啊,这人的轻功也是如此了得,胜过自己不知多少。

便在这时,马夫大汉瞠目结舌的,也是又大叫了起来,“小子你等着,今日你辱我家公子,有种的,便就给老子留下姓名,老子要是不让你以血来偿,老子我…”

“放肆!丢人现眼,还不快滚!”那黑衣人还未等着马夫大汉说完的,厉声斥马夫大汉又道,而后,转向那红衣少年,“下人不知礼数,还望公子爷见谅。”

“无妨,无妨,没的事,没的事哈,这大哥只是太心系小哥您了”,红衣少年笑着也是又回道。

“谢公子爷宽宏大量,公子爷你多多保重”,黑衣人说着,朝着红衣少年又是一拱手,而后飘然便即远去了。

那马夫大汉瞪了红衣少年一眼,整理马车,翻身上马,话也没再说的,便也是就朝东去了。

“南二公子英伟!”

“二爷当真是我遥平城的英雄少年,少年之楷模!”

“遥平城有南二公子在,何愁不得安宁!”

黑衣人和马夫大汉走后,书院街两侧的百姓赞誉之声又再迭起。

但,红衣少年却像是半点没听进去那些话似的,呆呆的,也是出起神来了,嗯,听大哥说,这擒虎爪,乃是关外东清教的护教绝学、秘门武功,是由其创教掌门在研习海东青捕物、关外猎户捕猎东北虎,以及有次见一海东青抓破了一虎之脑、将那虎擒食,参悟所创,而这东清教历来只收女真族人,多于那关外活动,今日怎的来到晋中了?众人皆说,那女真族人生性残暴,多不耕种劳作,只知烧杀抢掠、淫奸妇女,不知礼节至极,但这黑衣人却怎是如此的温和有礼?心中疑团连连,越想越是疑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