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恐惧魔王

更新时间:2021-04-12 06:24:07

恐惧魔王 已完结

恐惧魔王

来源:落初 作者:井观天 分类:奇幻 主角:杜深李玲 人气:

《恐惧魔王》为井观天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年迈的皇帝对我叩首求饶;百战的将军因我拔剑自刎;火爆的明星因我遁世荒林;飞天的仙子对我痛哭流涕;富可敌国的富豪因我散尽家财……我,就是恐惧的化身。”“懦弱的男人因我奔赴战场;孱弱的产妇因我嘶喊拼杀;稚嫩的少年因我歃血立志;娇柔的少女因我披挂戎装……我,就是恐惧的化身。”“矮人因我在山巅修筑连绵的棱堡;精灵因我举族逃亡海外;天使因我堕落,魔鬼因我颤栗……我,就是恐惧的化身。”简单归纳,这个故事讲述:一个重生者,如何利用重生的优势,以及制造的怪物军团,如何在不同的世界兴风作浪,扮演灭世魔王。PS:请不要对书名和简介产生误解;本书讲述的故事,其实从头到尾都充满爱与正义。另,本书为第三人称叙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铜阳,青云观。

时间接近正午,王仓才从床铺上爬起来。穿好衣服走出门来,王仓顾不得洗漱,也顾不得先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他径直走向父亲居住的小院。

王仓刚走到一半,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从后面追上来。青年唤作宁旭,算是王仓的师弟。宁旭边跑边喊:“仓哥,那个毕先生,又打电话来骂你了!他执意要和师父通话。”

“又是那个毕高,”王仓感觉一阵烦躁,他驻足转身,横眉竖目,“还有完没完?你怎么和他说的?”

“那个,”宁旭略微一缩脑袋,无辜的道,“我就按照你的吩咐回的话。我告诉他,咱们道观里没有姓余的,也告诉他,师父出远门啦。”

宁旭略作停顿,打量王仓的神色:“仓哥,这已经是第四天了吧?那位毕先生,也太执着。要不,你就让师父,回他一次呗?”

“已经是第五次,”王仓满腔怨念,“哼,回他,怎么回?”

王仓在肚子里抱怨:“难道告诉他,世上根本没有鬼?他多半是被人设计诈骗。咱们本来就是靠做法事混饭吃。岂不是砸自家饭碗?”

王仓沉默一阵。他叹息一声,抬手轻挥:“行啦。我知道啦。你去忙吧。我这就去请示观主。如果姓毕的再来电话,你仍然按我的吩咐回他。”

“哦,”宁旭张张嘴,临时改换话题,“那好吧。我去厨房帮忙。”

王仓目送宁旭离开,一阵心烦意乱。王仓猛然回过味来。自己刚才的抱怨,似乎不对。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鬼。因为,就在昨晚,道观里发生许多古怪的事情,出现不少让人胆寒的人影。

正因为昨晚道观里闹鬼,王仓和父亲,也就是青云观观主,一直折腾到黎明。这也是为什么,王仓快要正午才爬起床来。

“这世上,真的有鬼吗?”王仓深深疑惑。按理说,昨夜的经历,昨夜面对的怪物,绝对应该属于鬼魂。然而,昨晚,王仓和父亲,使出祖宗传下来的各种法门、咒术,都没能把几只恶鬼收服。更糟糕的是,几只鬼魂的存在,违反“常识”。当太阳升起,几只恶鬼居然沐浴阳光活蹦乱跳,全然没有被炽烈的阳气伤害、消融。

王仓觉得,在道观里作祟的几只怪物,或许不是鬼魂,而是妖怪。毕竟,按照道书的记载,鬼魂是无法在阳光下活动的。

甭管几只怪物属于鬼魂还是妖怪。王仓觉得,都必须赶紧收服。现如今,几只怪物还只在后院里活动。知晓道观闹鬼的人,只有王仓和父亲王纯阳。若是时间拖久啦,鬼怪扩大活动范围,被外人知晓。那青云观的数百年名声,必定毁于一旦。

堂堂铜阳市最大的道观,祖上曾经被皇帝敕封天师的青云观,居然闹鬼?别人会怎么想?青云观其实是污秽之地!青云观的道士,其实没甚本事,就会装模作样……

想及鬼怪被人发现的后果,王仓不寒而栗。他愈发急躁的跨步,冲向后院。

刚刚冲进后院,王仓就听到一阵别扭的怪笑。王仓扭头,一眼看到两只恶鬼站在附近的回廊里。两只恶鬼,一男一女,面目丑陋。男的居然身穿袈裟,做沙弥打扮。女的身穿道袍,手里拿着拂尘。男鬼头长羊角,青面獠牙。女鬼面白如纸,嘴里伸出手臂那么长的猩红舌头。

男鬼岔开双腿,左右蹦跳,朝王仓“喈喈”狞笑:“臭道士,赶紧滚出院子。这青云观,大爷我看上啦!”

女鬼不言,轻轻抖动猩红长舌,“嘻嘻嘻”的嘲笑。

两只恶鬼的打扮,以及男鬼猖狂的话语,令王仓怒火中烧。王仓抬手指向男鬼,恶声恶气:“你给道爷等着!等我爹想到办法,道爷必定把你烧作……”

未等王仓骂完,男鬼左蹦右跳的凑近王仓:“还想个屁!你呀,干脆直接大喊‘爹,这只鬼欺负我,你快来揍他’。你个小学生,还敢自称道爷?”

“你……”王仓的双目瞬间通红。他一声大喊,扑向男鬼,扭打起来。

男鬼居然不怎么抵抗,任由王仓一拳一脚的打到自己身上。男鬼怪笑讥讽:“用力,再加把力气。你个娘炮,手脚都是软绵绵的。打得大爷好舒服!”

王仓从小长得虎背熊腰,且面目粗犷。他何曾被人用娘炮“羞辱”?王仓怒不可遏,瞬间失去理智。他的攻击变得毫无章法,仿佛街头的少年混混。

男鬼和王仓扭打一起。女鬼站立一旁,拍起巴掌。

院子里的动静,早就吸引王纯阳的注意。王纯阳走到客厅门口,摇头叹息。好一阵,眼见王仓把男鬼按到地上一顿痛殴。王纯阳走出门来,高声大喝:“孽子!你还要打到什么时候?这些鬼怪,惯会勾人心火。你还上它们的当?”

王仓渐渐恢复理智。他注视身下的鬼怪。发现对方居然把双手枕在脑后,笑嘻嘻的。

男鬼看见王仓骤然停手,不满的抬头:“别停呀!大爷正舒服着……”

“呀!”王仓起身,拎起男鬼,仿佛麻袋,狠狠扔向附近的木柱。

男鬼横飞,身子渐渐模糊起来。没等男鬼撞上木柱,他消失不见。不远处的女鬼,身子同样模糊并消失。

王仓喘着粗气,扫视整个院落,没有发现其它鬼怪的身影。他大跨步的冲向王纯阳:“爹,你有没有找到办法?必须趁早消灭这些妖怪。”

王纯阳的右手,捏着一卷翻开的古书:“没有办法。我打电话求助你庞叔叔。他先是笑话我,说我练功走火入魔。他也不相信,世上真有鬼魂。后来,我好歹说服他。他也告诉我几个传闻的方法。可是,都没有用。”

“庞叔叔也没有办法,”王仓极其失望,看向父亲手里的道书,“那祖师留下的心得、逸闻呢?”

“没用,”王纯阳背起双手,转身走向书房,“咱俩昨晚,没有试过?祖师流传下来的法门,都没有效果。我怀疑,咱们后院里的几个东西。根本不是传闻中的鬼魂,而是某种类似鬼魂的存在。”

“哎,”王仓叹气,“那怎么办?”

王纯阳愁眉苦脸,一时茫然:“我也不知道。所幸,几只恶鬼,似乎戾气不重。”

“观主!仓哥!”后院里,忽然响起熟悉的呼喊。

王仓面色一变,急忙转身,冲出书房。他慌张的走向院子大门。王纯阳好歹保持镇定,龙行虎步的远远跟在后面。

未等王仓冲到院子门口,他就看到宁旭站在外面。宁旭看到王仓疾行而来,他抬脚就想跨入院子。

王仓瞪眼大吼:“站住!我不是告诉过你,这两天不许靠近后院?”

宁旭的脚,悬在半空。他莫名其妙,略带委屈的道:“仓哥,有客户上门,要找观主谈……”

王仓快步走向宁旭,不耐烦的挥手:“谈什么生意?我和老爹,正在执行重要的法事。这两天没工夫……”

“王仓,”王纯阳在后面重重一喊,他加快脚步,“客人最重要!怎能因为后院的法事,就干扰正常的生意?”

王仓瞬间醒悟:道观的正常生活,不能受到影响!以免外人察觉后院的异常。

王仓走出门,把宁旭往外拉:“宁子,对不起。因为姓毕的老打电话骚扰,仓哥最近比较心烦。不过,后院的法事,真的很严苛。任何人都不能踏进一步。你记得提醒其他人。”

王仓搂住宁旭的肩膀,把他往外推:“宁子,你先把客人领进青松堂。我和老爹,很快就过来。”

尽管奇怪,何种法事居然如此严苛。宁旭顺从的点头:“对不起,仓哥,是我大意啦。我会提醒其他人注意的。客人已经领到青松堂。我去准备糕点。”

王仓拍拍宁旭的肩头,嘉许道:“辛苦你。你先去看看,以免招呼不周。”

等宁旭的背影消失。王纯阳走到王仓身侧:“你先在后院守着。我去会一会客户。”

王仓点头,犹豫着道:“爹,找个由头拒绝吧。先把后院的麻烦解除。一次推却生意,应该没问题的。”

王纯阳边走边道:“我会看着办的。”

穿庭过院,王纯阳独自走进青松堂。客厅里,一名青年端坐太师椅。青年看见王纯阳进门,起身笑道:“您就是纯阳真人吧?我叫杜深,很高兴拜见您。”

“你好,你好。”王纯阳走上前,和杜深握手。

杜深松开手,看看门外:“真人,我和你商谈的事情,不适合被外人听到。在这里谈,真的没问题吗?”

“请跟我来。”王纯阳伸手虚引,当先迈步。他带领杜深绕过一面墙壁,从一扇小门走进一处天井。两人先后走进最深处的房屋。

王纯阳招呼杜深落座,亲自从饮水器接水奉茶。他把茶杯递给杜深,站着询问:“敢问杜先生,有什么需求?”

杜深把茶杯放到身侧的茶几上,微微一笑:“听说,贵道观里,正在闹鬼?”

王纯阳短暂一愣,啼笑皆非。王纯阳失笑,缓慢摇头:“咱们天师观里,居然会闹鬼?居士从哪里听来的无稽之谈?那是有人恶意中伤!”

杜深的笑容,愈发浓郁。他饱含深意的注视王纯阳:“真人,你瞒不了我!因为,你们道观后院的几只鬼怪,就是我派来的!”

说话间,杜深的身侧,骤然出现两道模糊的人影。人影一男一女,笑容诡异,正是昨晚曾经大闹后院的其中两只恶鬼。

王纯阳错愕,忍不住倒退两步。他瞪大眼睛,抬手指向杜深:“是你操纵的?你究竟是何来历?为何冒犯我天师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