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冒牌书生

更新时间:2022-02-11 08:39:43

冒牌书生 已完结

冒牌书生

来源:落初 作者:一面湖水 分类:历史 主角:释迦牟尼慧根 人气:

《冒牌书生》由网络作家一面湖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释迦牟尼慧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起点第二编辑组签约妙品】  当穿越成为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  三大穿越规则应运而生,  我却一无所知。  难道,这仅仅是因为我弄巧成拙,为自己设定了那个荒唐的任务?  玩世不恭的我,总试图让这沉重的现实变得快乐,还试图在这乱世里寻找到一种亚爱情,从此王子与公主过着……呃,亚幸福的日子。  我漫不经心地说起一个故事,却不知道,这个故事会改变我的一生——  很久很久以前,孙悟空娶了吕四娘……  —————————————————————————————  新书《执能者》已上传,书号1277058,一本热血的都市异能书,直通车处有链接,请新老朋友们支持,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路蜿蜒,远远地看见红娘子他们的一点背影,却又转瞬消失在曲折的山路上。官兵军齐声呼喊着一阵疾奔,眼看终于快要接近了,却见那五千人齐齐一声呼喊,四处逃散,一会的功夫即隐入了山路旁的丛林之中。官军们在山路上转了几个圈,奔到眼前时,已是人走鸟散,地上掉了一两百把奇形怪状的“兵器”,主要是锄头、粪叉、菜刀和杀猪刀,甚至还有削尖了的竹竿。

我暗暗点头,快被官兵追上时就赶紧往树林里分散逃跑,尽量保全士兵Xing命,这是我和红娘子早就商量好的。但没想到红娘子还加上了这一手,抛掉这些兵器,会进一步降低官兵的警惕。不过我心里也更加恼怒了,想不到袁胖子做得这么绝,在兵器上也捣了鬼。

“穷寇莫追,山林勿入,继续向匪巢挺进!”总兵大人看见锄头和粪叉,登时喜气洋洋,在心中那份英雄谱上,给袁胖子打了个红叉叉。

再行了三里路左右,山路开始险峻起来,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官兵们在长长的山路上逶迤而行,排成了一条长蛇阵。我眼见官军已完全进入埋伏之地,决意立即脱身,但身边全是刀枪剑戟,陈永福的亲兵将我簇拥在中间,开溜是绝对不可能的。为防打草惊蛇,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心中却甚为焦急,看来这回做小英雄王小二是做定了。

突然战鼓齐响,喊声震天,象是凭空来了个炸雷,一时间漫山遍野都是鼓声和喊杀声。官兵们面面相觑,胆小的竟尿湿了裤子。正不知所措间,巨石滚木从上面的山崖上倾泻而下,将官兵砸了个人仰马翻。紧接着,密密麻麻的黑衣人从山崖上探出头来,箭矢如蝗如雨,遮天蔽日般地落下,成片的官兵纷纷倒下。

在悬崖峭壁间行走的官兵们惨呼连连,却无处可逃,只能聚在一起,举起盾牌抵挡箭雨。有一些靠近树林的官兵们正要向林中逃窜,林中却涌出成片的黑衣人,箭矢齐发,将他们死死地挡在林外。官兵们乱成一团,只有少数镇定者聚在一起冒箭前冲,试图撕开一个缺口。

混乱之中,我翻身下马,挤在混乱的人群里,一边小心躲避着箭矢,一边准备就此与总兵大人来个不告而别。却见两把长剑同时对准我的胸部,一名亲兵大喝一声:“总兵大人,此人必是引诱我们中伏的Jian细,将他杀了吧。”

“冤枉啊,小人若是Jian细,早就半路开溜了。”我一边小步地移动到人少些的地方,一边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大声叫起屈来。

陈永福面目狰狞地喝道:“杀了!后队转前队,撤!”

剑光一吐,如双龙抢珠,转眼已到面前。我胸口急速一缩,运劲后纵,堪堪躲过剑峰。这是我第一次面临生死搏斗,但已来不及害怕。我心里想着擒贼先擒王,便抽出长剑,全力在地上一蹬,跃起在半空,向陈永福急速扑去。

那陈永福反应也颇为敏捷,右手一挥,一道若有若无的刀光闪过,我手中一轻,长剑已断成两截,刀锋顺势向我面门劈来。在这生死关头,我心境突然一片空明,侧头避过,并迅疾伸手在他手腕上一拖一带,借力跃至马背上。陈永福被我顺势一带,身体失去平衡,我左手顺势锁住了他的咽喉,右手掷掉断剑,将他的宝刀夺了过来。

陈永福不顾要害被制,背上发力试图将我撞开,紧接着右手肘猛地往后一挺,我胸口顿时如中重锤,哇地喷出一口鲜血。我不由全力捏紧左手,只觉手指间一松,象是捏碎了一个硬核桃,陈永福的头随即软软地垂了下来。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平生第一次杀了人,心内不由烦闷欲呕。

本来在险胜之后,我是想用陈永福来做人质的,但现在既然计划已破产,我索Xing一狠心,将他的人头用宝刀割下,随即站在马背上,提起头颅,运起内力大喝一声:“总兵已死,要命的就放下兵器投降。”官兵们本已胆战心惊,见主帅被杀,再也顾不上其他,一声呼喊,纷纷转头向山下逃去。一时间人踩马踏,前拥后挤,也不知有多少官兵被自己人挤下悬崖摔死。

那些回过神来的亲兵们却不肯放过我,见主帅被杀,红着眼睛围杀过来。我擅长的是太极拳术,兵器却十分生疏,昨晚临时从李仲处学了三招剑法、一招刀法,也不知管不管用。但情急拼命,我跃下马背,将全部内劲运于刀上,连使三招“旋风落雁”,将长剑一一拦开。却听“叮叮”连响,众人手中只剩下了断剑。我心中一喜,向前跨出两步,将那招“旋风落雁”再次连环施出,连续砍中四名亲兵的面门,将那头盔象切豆腐般地劈开,直砍入骨。混乱中我身上也被刺了几剑,血如泉涌,但剑锋已折,因此入肉不深,尚未伤及骨头。

见我疯狂地舞动宝刀,瞬间连杀四人,惊呆了的亲兵们发出一声呐喊,四处散逃。

这一通砍杀,让我的内力几乎耗尽。我虽然杀红了眼,却不敢再行追赶他们。逃兵们不断从我身旁涌过,却看都不看我一眼。我避开他们,踉跄着奔至靠近峭壁的一个凹处,平躺在地上,准备运气疗伤。转念一想,又奋力将一匹死马抱起,移至身上。

胸口被那陈永福击成重伤,再被死马一压,只觉天空黯淡,眼冒金星。我强迫自己放松,逐渐进入了太极的阴阳世界中,再后来,竟慢慢地熟睡过去。

等我醒来时,已是夕阳西下,暮色四垂。我功力不知不觉中竟恢复了五六成,能轻松地把那匹死马推开。看着那被乱箭射得跟刺猬似的死马,我暗暗啧舌,心中暗叫一声侥幸。我不熟兵器,几乎全凭内力和宝刀退敌,但若非昨晚侥幸学了一招刀法,今天也绝难死里逃生。

转头看到满地尸体,血流成河,心里又是一阵难受。被我杀死的这五人,除了陈永福之外,其他人连名字都不知道,就终结了他们的生命,而此刻他们的亲人可能正在盼着他们回家团聚,却哪知从此阴阳隔绝。而要在这乱世中称雄,今后还不知要造多少孽,牺牲多少条人命?一念至此,便觉得那老头让我穿越错了时间和地点,这里对心硬如铁的特种兵来说,也许是天堂,对我,却恍若地狱。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