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思归路

更新时间:2021-02-22 09:10:10

思归路 连载中

思归路

来源:落初 作者:十三颗核桃 分类:历史 主角:沈锦蓉翠银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十三颗核桃的原创小说《思归路》,主角沈锦蓉翠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片残垣断壁和冲天火光之中,一个目光呆滞的少年,抱着一具生机早已断绝的少女的尸体,四周围着他的人,有担忧的看着他的,有嘲讽的窃窃私语的,有漠然无视的...不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他轻轻放下少女的尸体,举起手中的长刀,在周围或惊愕,或呆愣,或愤怒的眼神和无数的制止叫喊声中,将长刀送入对面那个笑的歇斯底里,眼神却已染上几分惧意的少年胸膛里!温热的鲜血,在他脸上,手上,身上肆意流淌,落入他脚下已经被烧的焦黑的泥土之中,竟然散发出几缕诡异的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了许久,陆染秋想象中的痛楚并未降临,他睁开眼,只见莫梓婼站在离他十米开外的地方,警惕的看着正厅方向。

陆染秋有些不明就里,揉了揉眼睛,看着他身前地面上插着的三根银针和疾步朝他跑来的沈筱芸。

“染秋哥哥,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啊?”沈筱芸跑上前来,围着陆染秋转了两圈,仔细检查道。

“咳咳,筱…筱芸…”陆染秋看着这满院的人都言笑晏晏的看着他们,饶是他那堪比城墙的厚脸皮一时间也不免有些尴尬。

“恩?染秋哥哥可是哪里不适?”沈筱芸此刻可不管这些,看到爱郎险些受伤,心中的仿徨不安早就充满了整个内心,只顾着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外人怎样,关她何事?

“放心吧,我没事,你快回去吧,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陆染秋心中暖意融融,摸了摸她的头道。

“喂喂喂,我说你们两个,够了没有啊,这武是比还是不比了?难不成让我们这满院子的人看你们两个花前月下,你侬我侬吗?”一旁的莫梓婼明显有些被二人那如若无人的氛围给寒了一下,当下双手交叉,一脸戏谑地说。

“染秋哥哥,你先歇一会儿,我去帮你对付那个凶女人!”说着,也不管陆染秋反不反对,回身对着莫梓婼便说“我和染秋哥哥青梅竹马,就算我们花前月下,你侬我侬又怎样,你管得着吗?哦,我知道了,看你相貌一般,声音沙哑,皮肤也不怎么样,一定是没有哪家公子愿意娶你吧。”只见沈筱芸双手掐腰,臻首轻扬,活像个骄傲的小公鸡一般,说着说着还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你…气死我了,臭丫头,看招!”莫梓婼被她说的气从心头起,当下也不再留手,双手运起十分力道,猛地一拳带着劲风向沈筱芸砸来。

只见沈筱芸也不硬接,柳腰轻摆,身形如同一条随风飘摇的彩带般,轻飘飘的避过了莫梓婼那势大力沉的一击。

“喝”只听莫梓婼大喝一声,整个人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再度冲向沈筱芸,手掌横于胸前,竟似一把刀一般的冲着沈筱芸挥去。

“撕拉”一声衣帛被割裂的声音响起,只见沈筱芸身上那件流仙裙上的一角竟被莫梓婼的掌风撕裂下来!

“啊!你这个凶女人,这衣服可是染秋哥哥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我跟你没完!”沈筱芸惊叫一声看了看自己被割裂的衣角,素手轻扬,突的就多了十数跟细长的银针“唰”的一下就朝着莫梓婼洒了过去。

只见莫梓婼同样是迈着变幻莫测的步伐,躲过了沈筱芸的这波飞针“叮叮叮”只见那些银针竟是入石三分的插入了地面上的青石板中!

陆染秋看着眼前你来我往,斗得不亦乐乎的两女,头一次感觉原来她这十年来真真就是坐井观天,觉得自己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便藐视天下英豪,他头一次感觉自己这般无力,似乎一切都和自己原先所想的不一样,这一切,都让他充满了挫败感。

“住手!”就在二人斗的不可开交,下手也越发不知轻重之时,从正厅处传来一阵娇喝,只见一道身影极快速的冲入院中,袖袍轻转,一阵掌风如同和风细雨却又带着泰山之重般将两女分开。

“……”陆染秋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他万万没想到,他在这个世界的娘,他的母妃,那个总是温婉娴静,甚至性子有些儒弱的母妃居然是个武林高手!他感到自己的世界观再次崩塌了…

“好了,今日比武就到此为止吧,镇南候,令千金当真是一身好武艺,也难怪陛下会这般看重与她。回去之后还请镇南候勿要过多责备,小孩子们之间的嬉笑吵闹而已,莫要因此伤了孩子的心。”沈锦蓉此刻站在院中,身上依旧是那股温婉娴静之气,对着莫有道说。

“下臣谨记,多谢娘娘宽宥。”莫有道朝着沈锦蓉作了一揖。

“呵呵,你叫梓婼吧,真是个好孩子,方才一场比武一定也很累了,走,随我去正厅里面歇息歇息,吃些东西,放心吧,有我在,你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说着沈锦蓉拉着莫梓婼进了正厅。

“染秋哥哥…”见到沈锦蓉和沈孟常等人进了正厅,沈筱芸这才走到陆染秋面前怯生生的看着他。

“……”陆染秋却很明显依旧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中。

“染秋哥哥,你看芸儿一眼好不好,你这样芸儿害怕。”看到陆染秋依然不理她,沈筱芸以为他生自己的气了,竟是带着几分哭腔。

“啊,诶,芸儿,你怎么哭了?”陆染秋这才回过神来。

“染…染秋哥哥,芸儿知错了,以后再也不和师父习武了,你不要生芸儿的气了好不好。”说着沈筱芸拉着陆染秋的手诺诺的说。

“啊?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没有生芸儿的气,芸儿这么乖巧可爱,我为什么要生气呢?”陆染秋好言安慰到。

“那你刚才都不理芸儿了。”小丫头见陆染秋好像真的没有生气,心下大定,又开始和他斗嘴。

“咳咳,两位莫不是以为这里已经再无旁人了?”陆敏雯轻咳两声,巧笑嫣然的站在两人身边,一双明眸带着几分戏谑的看着两人。

“……”沈筱芸看到好姐妹站在一旁,正玩味地看着她,这时她方才醒悟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一件多么大胆的事情…

“你个小丫头,我可是你表姐,你居然敢这么取笑我,还看,还看。”说着挥舞着小拳头开始追打陆敏雯。一旁的陆染秋也饶有兴致的看着二人嬉闹。

“殿下,娘娘请您到内厅去一趟。”就在几人和乐融融之时,翠银从一旁走了过来,在陆染秋身边低语了几句。

“哎,还是来了…”陆染秋心中暗叹了一句。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看了一眼仍旧在嬉闹的两人,陆染秋嘴角挂着一丝无奈的苦笑,跟着翠银向内厅走去。

“娘娘,五皇子到了。”来到内厅门口,翠银向内通报。

“进来吧。”屋内传来沈锦蓉略带一丝疲惫的声音。

“殿下请。”

待到陆染秋入了屋内,发现屋内并无旁人,只有沈锦蓉一个人手捧茶杯静静地端坐在高堂之上,面容隐藏在烛火照不到的地方,分不清是喜是悲。

“母妃…”陆染秋张了张口,还未说话便被沈锦蓉打断。

“跪下。”沈锦蓉并未看他,只是盯着手中的茶杯愣愣的看着。

“噗通”一声陆染秋便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母妃若是心中有什么话,请对孩儿明言,莫要憋着,气坏了身子。”陆染秋低垂着头,语调低沉地说。

“抬起头来,看着母妃。”沈锦蓉此刻已经放下手中的茶杯,静静地看着陆染秋,眼神复杂的让人看不懂。

“母妃…”陆染秋看着眼前似乎有些陌生的沈锦蓉,他有很多话想问她,为什么沈家会和镇南候有交集?为什么她会武功?沈府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还有…为什么有人想要杀他?但是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沈锦蓉,他从的她眼神中看不到任何答案,或者说她的眼神中有着太多的答案,让他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母妃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想问我,母妃也很想将这一切全部都跟你说清楚讲明白。但是染秋,你还太小,还无法支撑这些事情会带给你,带给我们一家人所带来的后果。你明白吗?”沈锦蓉此时长出了一口气,似是调节好了心情,语重心长的对陆染秋说。

“母妃…”陆染秋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到了头,他始终不知说些什么好,因为他现在心中充满了疑问。

“……”沈锦蓉并未开口,似乎也在等他问出自己心中所惑,就这样,房间一时间陷入了一片安静。

“母妃,母妃,母妃您在哪儿,颢儿要母妃。”就在房内静得有些可怕的时候,从外面传来了陆景颢的哭闹声。

“呼,景颢啊,你可真是哥哥的救星啊。”陆染秋此刻心中松了一口气,然后梳理好心情,抬起头恭敬的对沈锦蓉拜了一拜“母妃今日事忙,此间还是早些歇息吧,儿臣便不打扰了。”

“恩,去吧,多陪你外公说说话,他毕竟年岁大了。”沈锦蓉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陆染秋,然后开口道。

“儿臣告退。”说着陆染秋便出了房门。迎面看到翠银抱着陆景颢走了过来“参见五皇子殿下。”翠银抱着陆景颢施礼道。

“翠银姑姑不必多礼,您是母妃身边多年的老人了,染秋可不想让母妃说我不知礼数。颢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陆染秋说着便想要接过陆景颢抱抱。

“五哥,呜呜,五哥,颢儿刚才看到一个好大的怪东西,颢儿好怕,颢儿要找母妃。”陆景颢在翠银怀中抽泣道。

“回五皇子殿下,方才娘娘召见您,九皇子刚好睡着了,就放在偏房之中照看,想来是做了场噩梦吧。”翠银见陆染秋明显没能从陆景颢断断续续的抽泣中得出一个答案,便开口道。

“原来如此,那翠银姑姑先请吧,莫叫颢儿哭时间长了,伤了身子。”说着陆染秋让出半个身位,让翠银抱着陆景颢先从走廊中通过。

“谢五皇子殿下,奴婢告退。”说着翠银抱着陆景颢便快步离开了。

陆染秋看着远去的翠银,心中若有所思,苦笑着摇了摇头,漫步朝着正厅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