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娶个毛妹当老婆

更新时间:2021-02-18 08:53:24

娶个毛妹当老婆 连载中

娶个毛妹当老婆

来源:落初 作者:羽林虓 分类:历史 主角:杨尤丽娅 人气:

经典小说《娶个毛妹当老婆》由羽林虓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尤丽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杨俶去兰州国际吃面,和一只毛妹一起被炸回了史前。凭着在时空乱流中被改造的笔记本和无限子弹的大狙,两人着手整治地球村。……杨俶:我建城堡、垦荒地、驯牛马、造帆船,但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好村长(打晕奴隶);尤丽娅:我抽烟、喝酒,在奇奇怪怪的地方画纹身,但我知道我是好姑娘(端起大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河湾地有三十多户居民,平均下来,每户大约四个人,百余人的聚落在这片区域算是中等,他们用茅草搭建了简陋的棚屋,用原木围起了聚落的围墙,在河湾平原上发展了自己的农业,妇女编网采果,还有每天外出的狩猎队带回肉食。

以族长为首的父系社会已经确立,强大的部族猎人或者战士,通常能占有多个女性,子嗣自然数量较多。

如无意外,隼翼本来会是下一任的族长,当然不是因为他是野牛脖的长子,而是因为他是现在部族中最能打的战士。

当然只是现在。

因为在他之前,河湾地还有更强悍的战士。

按照杨俶的目测,河湾地的男子大部分身高在一米六左右,在这个时代应该属于正常水准,而自己这种现代人,在他们当中就显得鹤立鸡群。

隼翼已经算高壮了,但还是差了自己半个头。

可拿自己去和眼前的巨汉一比,这身材顿时有种搬砖工遇到大力士的感觉,这就不仅仅是身高上的差距了,因为这家伙的骨架明显就比自己大上两圈,而且手中那柄石锤沉重,放到后世恐怕就是肉身拉客机的选手。

巨汉的毛发淡黄,眼眶有些大,小臂的臂围比大臂居然粗了两圈,不知为什么,杨俶心中总有个奇怪的念头要跳出来,可等到他去仔细捕捉时,这缕念头却消失不见。

现在,这个巨汉走进聚落,怒发冲冠,叫嚣着,他,不服杨俶来当这个族长。

隼翼挡在巨汉与杨俶之间,支起他的长矛:“虎牙,退后!”

那叫虎牙的巨汉随手把石锤扔在地上,轰的砸出一片尘埃,张开空空双臂,轻蔑一笑:“隼翼,你就是这样欢迎我的?你就是这样看着异族坐上族长的位置的?你就是这样把爸爸一辈子的心血交给别人的?我的,兄弟?”

隼翼如临大敌,用力咽了一口唾沫:“放逐者,退后。”

虎牙收起笑容,转身,走了一步,再转回来:“我退后了,大哥。”

整个聚落鸦雀无声,一颗豆大的汗珠沿着隼翼的前额滑落。

“我还要再退后吗,我需要再退后吗,大哥!”虎牙突然咆哮起来,那张脸在火光中狰狞恐怖,他巨大的身影随着大篝火的火光疯狂摇曳,黑影忽左忽右,笼罩到不同族人的头上,他伸出粗长的手指,指着隼翼的鼻子,“五年前你们放逐了我,而我,可曾放弃过你们!”

杨俶明白过来,这是野牛脖的儿子之一,他能从虎牙的眉眼间看到很淡的野牛脖的痕迹,但很不明显。

虎牙变得平静了一些,四下张望:“野牛脖那老东西死了?”

“是的。”隼翼说。

“他是像一个族长那样战死的?”

“像一个老猎手一样战死。”

“死的好,”虎牙从腰上解下一个鹿皮袋子,扔在隼翼面前,“这是我从跛足身上取下的熊心,本想给他下酒,可惜晚了半天,他吃不上了。”

跛足是游荡在聚落西面的一头灰熊,前爪受过陷阱的伤,跑不快,所以以袭击人类为生。

隼翼缓缓拾起袋子,递给身后的部众嘱咐保管好,然后回头:“所以你要挑战族长?”

“没错。五年来,每当铁鬃入侵,都是我来帮你们驱逐,只有这次,我来晚了,”虎牙捡起地上的战锤,手腕翻转,抡了一圈,“然后爸爸就死了。”

隼翼不服:“新族长拥有神之……”

虎牙毫不犹豫打断兄长的辩驳:“你们这次用人命拼下了铁鬃,下次呢?告诉你,在丛林的深处,有能够绞杀虎豹的巨蟒,在群山的沟谷,有能够生撕洞狮的短面熊。只有我,才能保护河湾地的安全!”

“新族长拥有神之力。”

“呸,”虎牙啐了一口,拉开裹着上身的兽皮,露出下面纵横交错的伤疤,“我在荒原中的五年,可曾见到半个神灵庇佑。”

“我不会让你伤到族长。”隼翼握紧了手中的长矛,目光坚定。

“很好,我会踩着你的尸体过去。”那柄巨槌划过一道弧,呼啸朝隼翼头顶落去。

杨俶甚至没反应过来,他本来想等这两兄弟说完话,然后把事情的原委和虎牙好好说明,还可以大家一起商议一下,最好来个投票表决……额,估计选票第二的是尤丽娅。

可是这俩亲兄弟怎么就立马开打了呢,说好的整整齐齐一家人呢。

隼翼的优势在于步伐灵活,移动速度也很快,他的长矛时而探出突刺,时而轻点试探,宛如毒蛇的扑击,但虎牙在力量和爆发力上的优势实在太过明显,巨槌在别人手中可能算重兵器,到了他手中确似是轻飘飘的秸秆,只是随手一磕,就能把矛首撞歪。

隼翼终于抓住个破绽,绕到虎牙侧面,长矛探入空门,直刺肋下。

虎牙的速度和他巨大的体型反倒成了正比,他侧身让过长矛,战锤回转,横扫向隼翼。

这一击必然能砸中脑袋,眼看河湾部族二号战士就要脑浆迸裂,陨命当场,杨俶掏出尤丽娅给他的战术匕首,朝虎牙扔去。

那一刻刀锋雪亮。

战锤急收,挡住了飞来的匕首,钢刃与战锤碰撞,火星溅起,特种钢居然扎进了岩石。

隼翼大口喘气,扔下长矛,示意自己败给了虎牙,而后者则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瞪着战锤上的匕首,俨然是看到了超越他认知的东西。

这刀子是用什么打造的!

石器-青铜时代的人哪里见过铁器的厉害,这种兼备了韧性与硬度的金属,直到公元前几个世纪才慢慢在这个星球上被使用并普及开来,虽然之前偶有出现,但只是被极少数民族使用,用的原材料还是陨铁。

铁器时代的刀兵已经能碾压青铜,何况是石器?

虎牙目光复杂地盯了杨俶一眼,把匕首拔下,放在手指上轻轻一划拉——几滴血珠冒了出来,他不再去管隼翼,径直来到杨俶面前,居然把匕首还给了他:“我明白为什么你能坐在这里了。”

不是你想的这样,杨俶心说,我只是负责用那小刀拉仇恨引怪,真正的主力是我后面那只毛妹,她射速每分钟三百五十发,穿甲、爆破、燃烧,瞬间完成,是毛子中的豪杰。

回头一看,尤丽娅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喂,你让我来当村长的,现在好了,人家儿子找上门要打我,你居然还很开心的样子。

“所以拿上你的神兵,”虎牙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似乎感慨人生寂寞如雪,今天终于遇到了个像样的对手,“来,今天,我和你,有一个会被放在盾牌上抬出去。”

啊,呀么的,杨俶急了,捅猪的时候是群殴野外BOSS,仇恨混乱,单挑可不一样,你就算让我穿上盔甲,拿上正经的钢剑,我也未必是你三合之敌啊。

尤丽娅撇了撇嘴,起身要过来。

不,单挑这种男人之间的事情,怎么能让女人上?

杨俶咬牙站起来,捡起匕首瞪着虎牙:“好,我们就来比上一场。”

怎么比?

杨俶迅速思考着眼前巨汉的出发点——他似乎不是为了个人的权力欲望而来,也不是要当族长收贡品过上富足生活,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更像是某种保护部族的责任,当然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受到他生父野牛脖的影响。

为此他甚至可以冲亲兄弟下杀手。

所以我要向他证明什么?

我未必要证明我比他能打,但我可以向他证明,我比他更能带上部族走向强盛。

这就够了。

“还等什么呢?你怕了么。”虎牙走到聚落中间的空地上开始活动筋骨,他知道那柄锋利的刀子可以轻易割开他的兽皮,刺入他的内脏,所以表现得无比认真。

杨俶把匕首插回刀鞘,两手空空,走到虎牙身前:“你要真觉得自己是个纯爷们,就该按照最直接的方式来决斗。”

“说吧,没有我虎牙对付不了的挑战。”

“我们来比力量。”

虎牙一阵沉默,随后发出无法遏制的大笑,他把战锤拄在一边,抱着肚子抽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外来者,我得提醒你,我虽然是河湾最好的猎手,但力量却一直是我最强的地方,而你,强在你的武器。”

“我不否认这一点。”杨俶说。

“所以你不用你那小刀?”

“就像你不用你的战锤,”杨俶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我能搬起你绝对搬不动的石块,在绝对力量上压倒你。”

虎牙本以为杨俶要和他摔跤,要知道摔跤也是一门技巧性挺强的技艺,如果他身经百战,的确有那么点可能赢过自己,但这个细皮嫩肉的外来者居然不知死活,偏偏选了搬石头。

单纯的力量,虎牙成年后就没怕过人。

虎牙一头长发狂野披肩,硕大的头颅晃了晃,伸手将一根根手指收拢,捏出一个沙包大的拳头,点头笑道:“相比被我亲手杀死,或许把你赶出聚落,被狼吃掉更残忍一些。”

河湾的田地上有一块巨石,杨俶杀猪的时候注意过。

那是一块发育良好的花岗岩,地块抬升,河流冲刷下切时,这块不易溶解且密度较大的石块被留在了原地,或许要等到下几次地质变动才会移动位置,它整体扁平,高约一米,形状不甚规则,目测重量在三到五吨之间。

花岗岩占了田地距离河岸十多米的一个旮旯,如果把它除去,那么又能开垦出一块适合耕种的土地。

杨俶之前就考虑过干掉岩石,这回正好,虎牙前来挑战。

两件事情,可以一并解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