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桀宋

更新时间:2021-02-16 09:58:37

桀宋 连载中

桀宋

来源:落初 作者:迷惘的小羊羔 分类:历史 主角:宋国唐鞅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迷惘的小羊羔原创的历史小说《桀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宋国唐鞅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弑兄篡位,野心勃勃,处四战之地。联秦、伐齐、破楚、灭越……旷日持久的大战,且看被现代人的灵魂所取代的戴偃,如何一步一步蚕食鲸吞,结束这狼烟四起的战国时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弓箭手准备——”骑兵的突击能力很快,眨眼间便抵达了射程之内,负责目测距离的齐军校尉喉结咕噜地咽了一口唾沫,使劲儿地吼道:“放箭!”

早已经张弓搭箭完毕的齐人弓箭手,顿时松开了弓弦,嗖嗖嗖地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抛射。

望着蝗虫过境一般的乱箭,黑压压的一大片,看上去很是渗人,但是戴偃一点退缩的意思都没有,他继而暴喝了一声,夹紧了马腹,手中的长矛更是抖擞了一下。

宋君偃胯下的骏马乃是从水草肥美的河南地重金购买而来的,平日里只是打猎的时候能撒欢地跑。战马的宿命,便是战场,而神驹都是通灵的,戴偃胯下的这匹骏马虽然算不得什么绝世神驹,却也是良驹,名为“黑风”,随着戴偃这么一夹马腹,黑风顿时明白了主人的意思,一样毫无畏惧地加快了冲刺的速度!

铺天盖地的乱箭即将到来,戴偃虽然策马奔腾,但是他身边的陷阵营将士们可不能不管不顾,纷纷从戴偃的两侧跑出来,用血肉之躯挥舞着手上的武器,给戴偃挡了第一波伤害。所以射到戴偃身前的乱箭都被他轻而易举地打飞了。

冲在前沿的宋军骑卒中箭坠亡的不少,肩膀、腹部、大腿……不是要害的身体部位中箭的还好,依然可以抓着缰绳冲锋,但是被射中了咽喉、眼珠子的就惨了,哀嚎着因为惯性坠马了,很多人都是被战友活生生地践踏死去的。

齐军不过完成了七八轮的抛射,戴偃便统率着数以千计的骑兵风驰电掣地冲到了他们的军阵前,弓箭的作为已经失去了。

在冲到齐军方阵的时候,宋君偃已经是一马当先了,在他的瞳孔里面已经映出了离他不足一尺的齐人盾牌手的长方形盾牌,盾牌上雕琢的饕鬄的图案依旧狰狞着,向着他张开了血盆大口!

“杀!”戴偃浑然不惧,嘴巴大大地张开着,恍若发狂的苍龙龙吟九天一般,咆哮的声音一下子震住了前方举着长方形盾牌的齐兵。

宋君偃高高地扬着手里的锋利的长矛,怒吼着,面目狰狞,额角的青筋直跳着,状若发疯的雄狮,让人望而生畏。在他的胯下的黑风良驹也扬起了四蹄,嘶叫了极为清脆的一声,声音里透着欢快、解脱的意思,一人一马,就这样一跃而起,竟然跳的比对面高高竖起来的长方形盾牌还要高!

在长方形盾牌后面的盾牌手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瞠目结舌!发愣了。

“轰隆”的一声巨响,黑风马的前蹄就这样踩踏在厚实的长方形的盾牌上,巨大的冲击力顿时压倒了对面的两三个齐人的盾牌手,使得他们紧握着盾牌的手腕几乎断裂、骨折了,惨嚎了起来,骑着黑风马的宋君偃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地抡起了手里的丈八蛇矛,一下子就挑起了一个吓呆了的盾牌手,高高地举了起来!

其余两个盾牌手连带着他们手中的盾牌横飞了,猩红的血液随着风飘散在戴偃的纷乱的发丝四周,过去了,原本血液尚未干涸的战场,新鲜的血腥味儿又一次在空气里弥漫了起来。

这个场景,让宋君偃想起了他那时在观看《武庚记》的时候,商纣王子受在即将国破家亡之际,义无反顾地出城死战!一人一马,只身破阵的场景,纵使千军万马,于我何加焉?

商纣王就有着这样的气魄!

此情此景,何其的相似,就连背景都是大同小异的。只不过宋国还没有到众叛亲离的地步,不然跟历史上的那个号称“五千乘之劲宋”的下场也只是殊途同归而已。

“昂——”戴偃狂吼了一声,仗着一身强横的武力,蛮牛一般冲撞着齐军的方阵,手持剑盾的齐国武士根本抵抗不住,纷纷倒在了丈八蛇矛之下,几乎都是被一矛杀死的。

戴偃的丈八蛇矛之下,无一合之敌。

咽喉被丈八蛇矛割断的当场就死了,被长矛击中胸腔的也吐血身亡,即便是拿着武器撞击戴偃手上的丈八蛇矛的,也因为气力不足,连武器都被丈八蛇矛打断了,被活生生地刺死或者挑飞!

紧接着大股的宋军步骑尾随其后,守护在宋君偃的四周,避免了后者被四面八方的齐人围攻的局面。宋军的步骑杀入了齐军的方阵里,摆着一字长蛇阵,以五人为单位在匍匐前进,一边厮杀着,一边踏着战友或者敌人的尸体跑过去!

“此人,真乃骁将也!”在中军的国书不由得出声赞叹道。

旁边的校尉是国书的亲弟弟,国夏。

国夏点了点头道:“这个男人好生神武,若是能生擒之,为我齐国所用,破阵冲杀,倒不失为一桩美事。”

闻言,国书微微摇头道:“此人不可能为我齐人所用的。”

“为何?”

“因为他是一个必死之人。”

“我听说宋君偃天生神力,可手撕虎豹,弓马娴熟,武艺超群,有万夫不当之勇!莫非这个人就是宋国的国君,子偃?”国夏有些惊疑不定地道。

“有这般强横的武力的,放眼天下也不过寥寥几人,凤毛麟角。在宋国的恐怕也只有子偃有这样的破阵的武力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能截杀子偃吗?”

“以宋君偃那恐怖的武力,很难留下他。传我将令,左军迂回,往后包抄过去,务必阻击宋军!告诉诸位将士,凡是将宋君偃杀之或者生擒之的,王上有重赏!”没错,国书的想法是给出城的宋军多设几层障碍,阻击他们跟获水大营方向的宋军会合,给合围宋军主力的齐军拖延时间。

这时候,个人的武力是影响不到大的战局的,不过因为戴偃是宋君,是宋国的君上,所以他的冲锋陷阵给了宋兵极大的鼓舞,士气分外地高涨了。

所以五千多的兵马想要从一万齐军的阻击里突围出去,其实并不难,更何况宋人那边拥有了一个魔神降世一般的宋君偃在破阵呢!

“齐狗!去死吧!”戴偃旁边的子烈也状若癫狂,挥舞着手中的大戟,三两下砍翻了对面的几个齐兵,驱使着胯下的战马践踏而过,满是血痕的脸尽是猖狂的笑意,大笑道:“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啊!”

这时戴偃的四面已经被宋军的一字长蛇大阵罩住了,密不透风,齐军根本无法冲杀进来。

戴偃冲着子烈喝道:“子烈,你速速带兵冲出去!不可恋战!”

“君上,这……那你呢?”子烈愣了一下道。

宋君偃并没有回答子烈,而是高声道:“陷阵营,随寡人来!”

然后骑马往着齐军的中军冲锋陷阵。

子烈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已经知道戴偃打的是什么算盘了,冲击敌人中军,便是斩将夺旗,通过击杀对方的齐军主官的方式,使得齐军士气大泄,指挥系统也陷入了短暂的瘫痪。

这是很冒险的事情,戴偃可是一国之君,怎么能干这种事情,以身犯险呢!不过是为了减少宋军的兵力进一步被削弱而已,不过在子烈看来这也是很不值得的事情啊!

“兄长!大事不妙了,宋君偃正在带着一部宋军精锐向着我们这边杀过来!”国夏有些不知所措地道。

“不要慌!夏,拿弓箭来。”国书镇定自若地道。

“兄长,你这是想要……”国夏迟疑了。

“我们国氏累世功勋,本是姜齐最早的几个立国贵族之一,现在却沦落到了一个上大夫之勋贵。你甘心吗?夏,我们国氏的祖上可是上卿,也有过数不胜数的殊荣的!”

听到这话,国夏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兄长想要干嘛了。低头沉默着,取下一侧的弓箭递给了国书,自己则是命人持长戈,增加防卫,以免等一下戴偃突击进来的时候都反应不过来。

一百多年前,还是姜姓齐国的时候,也有一个叫做国书的大将军,在艾陵之战被吴王夫差打败,葬送了十万的齐军,国氏由此衰落了。经过百年的韬光养晦,国氏刚刚恢复了一些元气,不过想要继续往上爬显然很难了,即便这些年国氏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也依旧被田齐视作姜齐的死忠分子,不受重用。

国书之所以取先祖的名字,一模一样的名字,就是希望雪耻,复兴国氏一族。

击杀宋君偃,便是一件泼天大功,到时候齐王再吝啬都不行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