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民间烧尸怪谈

更新时间:2022-01-19 01:17:24

民间烧尸怪谈 已完结

民间烧尸怪谈

来源:掌中云 作者:冰儿 分类:灵异 主角:柯明喆冰儿 人气:

《民间烧尸怪谈》是冰儿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民间烧尸怪谈》精彩章节节选:爷爷说我是在鬼门关捡回来的,断我要和死人打一辈子交道。 后来我进入火葬场,成为一名职业烧尸人。入行这些年,我经历过各种离奇诡异的案件,这些生人勿进的恐怖诡事,我都记录在一本从来不敢公开的笔记里。 请记住:阴间离你有多远,就离我有多近。 一个鬼门关的烧尸人,一本恐怖灵异笔记,一段生人勿进的诡事,尽在《民间烧尸怪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抱尸体,慢慢的似乎有点麻木了,也很少再冒出冷汗了,我没有想到,这么快不适合了这样的情况,我自己也没有料到。 但是,我还是不敢马虎。 银燕进来了。 “明喆,过来。” 师傅第一次没有把我的姓带上,也许是跟着她去她二姑家,我们的感觉近了一些。 我出来,一个女孩子看着我,显然是新来的。 “这是新来的人,她接你的活儿,我教她。” 女孩子很瘦小,脸色苍白,我想不出来,她怎么会来这儿。 我没说话,带她过去,给示范,跟师傅一样教她,她只看到第一具尸体的时候,就跑了,尖叫着,疯了一样的跑了。 这个女孩子再也没有来,我还干着抱尸体的活儿,现在我明白了,只有来了一个接我班的人,我才不抱了。 偶尔我还是做梦,但是没有那么害怕了。 今天,我抱了第二十一具尸体的时候,这是一个女人,三十多岁,长得还算是周正,我抱她的时候,突然就一口气喷到了我的脸上,气有点蓝,我看到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愣了一下,把尸体放到传送台上,这个属羊的一个女人。 我传送过去后,推开门出去,师傅正在操作台上操作,看了我一眼。 “什么事?” “刚在我八号炉的那个女人,喷了我一脸气,蓝色的,很淡。” 银燕的手停下了,半天才又动作起来。 “把活儿干完。” 师傅很冷,她在这儿很冷,在她二姑家,她笑过几回,她笑很美。 今天下午四点结束工作,换好衣服后,银燕说。 “一会儿跟我去吃饭。” 这是和银燕第一次出去吃饭。 我们到了饭店,没有点菜,师傅一直也没说话,看着一本书,是一本小说,《挪威的森林》。 银燕大学毕业,学中文的,我不知道她怎么到这儿来的,我不敢问。 一会儿进来一个人,看着年纪有六十多岁了。 “明喆,林师傅。” 我叫了一声林师傅。 “哟,这小伙长得挺帅的。” 林师傅坐下后就点菜,喝酒。 银燕看到林师傅一杯白酒下肚后说。 “林师傅,我徒弟被灵魂附体了。” 林师傅愣了一下说。 “确定?” 师傅看了我一眼,我说。 “一个女人,三十多岁,抱起来的时候,她嘴里喷出来口气,淡蓝色的,就冲到了我的脸上。” “噢,人在死的时候都会把最后一口气吐出来,淡蓝色的,甚至有的淡得看不到,这个女人竟然把这口气留在这最后,很少遇到过,那确实是灵魂在你的身体里了,现在没有什么症状,灵魂要七七十四九天,在你的身全里才会有症状。” 人死了,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知道,我爷死的时候,确实是有股淡蓝色的气吐出来,从窗户飘出去的,我父亲当时也看到了,还看了我一眼,但是我父亲从来没有说过。 “你姓什么?” “柯。” “柯左是你什么人?” “我父亲。” “噢,真没有想到,是老柯的儿子。” 我师傅也是一愣,看了我半天,没说话。 “林师傅,这事怎么办?我还没有遇到过,才来这儿四年。” “暂时没办法,四十九天之后,有什么症状来了找我。” 我开始不安了,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那天,我师傅一直就不太爱说话,把我送回家,就走了。 我回家,回卧室,躺在床上发呆,灵魂附体,人死后有灵魂,这个我知道,但是我真实的看到,这是第二次,那最后一口淡蓝色的气体竟然就是灵魂出体了,看来人是真的有灵魂。 再上班,师傅说。 “我今天教你操作台,今天你就在这儿上台儿,我去你哪儿。” “为什么?” “我……” 银燕脸竟然红了,我明白了。 “师傅不用,我没事,晚上我想请你吃饭。” “那好,有事叫我。” 我依然抱我的尸体,银燕也会不时的教我点操作台上的事情,操作台并不只是按钮那么简单,从大玻璃看过去,可以看到炉子里的尸体,烧到什么程度,给多大的火,多少油,什么时候翻身,什么时候捡骨,大骨要怎么碎掉,是很讲究的。 晚上请我师傅吃饭,我专门的选了一家情调好的地方,叫十年,我们坐下,我让她点菜,她点完了,看着我,然后把头向窗户,竟然忍不住笑了。 “师傅,怎么了?” “这么叫别扭。” “那也能叫你大名,徒弟叫师傅的大名不敬。” “叫我燕子吧!” 我一愣。 “这是在工作之外。” 银燕解释了一下。 “燕子,谢谢你。” 我觉得有点不太舒服。 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吃完饭,银燕就去看电影,出门她竟然拉住了我的胳膊,像小鸟一样,依然着我。 我觉得这不太是好事。 那天回家,我母亲脸色还是不好,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从我当上炼化者之后,我母亲就这样了。 本来一辈子解脱了,我又去当炼化者了,其实,我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可是母亲不这样认为,总是觉得不好。 我也知道,父亲是一位炼化者,影响很大,母亲单位的同事,从来没有一个来我们家的,母亲的家人也从来也没有来过,母亲的朋友也很少,不记得有什么朋友,应该是孤单的。 我一直到上高中之后,有人才知道,我父亲是一位炼化者,那个时候,有没有朋友似乎都不重在,每天拼着命的学习,这事也就淡化了,上大学之后,就没有人知道了,所以说,对我的影响似乎我没有感觉到,母亲是体会最深的,说是受害,到也是不过了。 但是,母亲物质上是高于其它的人,父亲赚得多,所以母亲的衣服总是走在最前沿,父亲大概也是觉得内疚吧!从来都不说什么。 银燕给我打电话,竟然在我家楼下了,来接我。 我上车说。 “以后你不用绕过来,你在城东,我在城西,挺不方便的。” “没事,一脚油的事儿。” 我知道,师傅喜欢上我了,我也喜欢上她,但是我害怕,母亲说死是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在犹豫着。 场长今天来了,他很少进炼化间,他进来后对我说。 “小柯,你跟你师傅去学操作,这儿教给老师傅。”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进去了,我出来,看来他是做过,不用人教,一板一眼的。 我出来,场长往外走,走到一半的时候,站住了说。 “对你师傅好点。” 其它的人就在偷着笑,我就觉得这话里有话,银燕脸通红。 “过来,你就在八号台,我在九号台,你告诉你怎么操作。” 我听师傅的指点,其它并不复杂,复杂的是经验,看着尸体,眼睛永远是看着尸体的,每当刀片划开尸体的那一瞬间,我就感觉到肚子像是被划开了一样的不舒服。 那一夜,我恶梦不断,总是梦到自己被划开了,死者只是肚子,而我是全身都被划开了,疼。 我发烧了,母亲照顾我。 我知道,这是被吓着了,母亲突然跟我说起父亲来。 “你父亲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火葬场的事情,一个字也没有,这一生我也不知道火葬场是什么样子的,我也没有去过火葬场,就是因为你父亲是烧死人的,他身上总是有一股味道,我一生也没有能适应,我爱他,但是慢慢的就不爱了,因为他身上的那股味道我受不了,真的就受不了,不管我用什么方法,还有他身上的寒冷,总是跟冰一样……” 母亲一边说一边哭,其实我知道,母亲很少有笑容,只有在买了新衣服的时候,弥补了这种东西,她才会在镜子前笑。 父亲喜欢喝酒,总是不吭不响的喝,从来没有喝多过。但是,我是理解父亲的,父亲的这一生是孤独的,母亲都无法理解他,他也认这个命了。 我不知道,我的这一生会不会像父亲一样。 “你打算干几年?” “也许跟我父亲一样。” 母亲就又哭。 “你不能,也不要干那么久,三五年,就三五年,就是找不到工作,我养着你,也不让你干。” 我没说什么,这事说了,也没有意义,干不干的,我自己说得算,母亲是拦不住我的。 我上班,银燕没有来,这两天她也没有给我打电话。 大家都坐在操作台上了,师傅学没有来,我打电话,她在路上撞车了,我叫了室长。 “我师傅撞车了,我过去。” “好,注意安钱,把八九号台停了。” 我冲出去,衣服都没换,往外跑。 火场长出租车很少,我一直跑出去一公里,到了公路上,才打到车,往出事的地方赶。 我看到了,师傅站在一边,我过去,她一下抱住我就大哭起来。 “我害怕,我害怕。” “没事,没事,我来了。” 银燕追尾了,撞得不算重,事情处理完了,她才稳定下来。但是不敢再开车了,我不会开,找了一个朋友来给开到了修配厂。 那天,我和师傅一起请了假,我陪了师傅一天。她让我去学车,将来开车接她送她,她给我报了名,我就学了。 其实,我并没有觉得那有什么可怕的,也许是局外者,那天银燕是真的害怕了。 我看到银燕柔弱的一面,毕竟是女孩子,她的严厉似乎只是表面上的,不管怎么样,我遇到了一位好师傅,照顾我,让我一切都慢慢的适应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