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血蛊

更新时间:2021-02-24 08:39:08

血蛊 已完结

血蛊

来源:落初 作者:笨么么 分类:灵异 主角:帝王之相寻宝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血蛊》的小说,是作者笨么么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最惊心动魄的探险,最难以置信的真相,最诡异难测的结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跑着跑着,苏青突然“哎哟”一声摔倒在了地上,然后捂着脚腕“呜呜”的抽泣了起来。

我一看坏了,这小妮子早不摔倒晚不摔倒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摔倒,这不是摆明要人命吗?在黑暗中我没办法看清她的表情,只能摸索着把她给扶了起来,然后愤愤的在她摔倒的地方上面踢了一下。

只听“咔嚓”一声,一堆白色的东西从地上四散开来,我定睛看去原来是一堆枯骨,只是那些骨骼都已经变得极其干萎,随便一碰就会断裂开来。

我就想不明白了,就这样的东西怎么能把一个大活人绊倒。

刘磊和张伟华也停了下来,一脸紧张的看着我们。

虽然还跑没一小会,但是因为我们几个晚上都还没吃东西,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脚上都软绵绵的没了力道,这一停下来才觉得自己越发的累了。这个时候要不是后面有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追上来的血蚁群的威胁的话,我想就算是打死我们,我们也都跑不动了。

说来也奇怪,在苏青摔倒的地方上面居然零零碎碎的铺着一些青石板,这些石板都有了一定的年头了,原本就青得发黑的石头上面还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苔,要是不小心踩在上面的话,估计不摔个四脚朝天才是怪事。

张伟华摸着他那肉忽忽的脸嘟囔着说:“不行了,我不行了,就算你打死我我也跑不动了。”

我记挂着身后不知道已经追到哪里的血蚁群,也就没去管他,只是又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番,只见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到了竹林的深处了,那些青色的竹子有的已经有了人的大腿那么粗,估计都在这深山老林的不知道活了多少个年头。

而我们脚下的青砖倒还能勉强看个清楚,就是全部都漆黑得不成样子,估计茅坑里的石头也比它们好看一点。

我犹豫了半响才指着地上的青砖说:“要不我看我们就跟着这些东西走下去吧,不然的话就这样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路。”

他们几个听我这么说,一合计也觉得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了,本来还想叫苏青那小妮子用用他们白族的秘术来测测路,但是她却说现在天色不明看不清星星没办法用秘术,我听她这么说也就没有往心里去,扶着她一深一浅的顺着青砖走了下去。

又走了小半会儿,天色越发的幽暗起来,整片竹林在月光下显得无比的清冷,方才还吵吵嚷嚷的兽群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搞得我很风骚的认为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几个在黑暗中无声的蔓延前行。

突然刘磊“啊”的一声惊呼,然后指着前方有点口齿不清的说:“你看......有...有...有火光。”

我想这小子估计是今晚被吓傻了,见了火光而已嘛,用得着这么兴奋吗?不过我还是顺着他所指点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发现在竹林里面有着一个小小的黄色亮点,虽然没办法估计那里是什么地方,但是隐约可见的房屋轮廓还是让人一阵心安,不管怎么说,如果有人家可以借住一宿的话,总比几个小孩子在深山老林的跑来跑去好得多的。

当下我一挥手,奋声道:“革命仍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为了我们今晚有个地方可以住,快点打起精神向前进。”

或许是因为有了盼头人会格外有精神,或许是因为我鼓励他们的时候用词恰当,总之我们几个倒是觉得浑身似乎在突然间就充满了力道,然后带着一股不畏惧艰难险阻的兴头就向着那点火光冲了过去。

密密麻麻的竹林不到片刻就给我们抛到了身后,那看起来极远的火光其实并不远,离我们看到它的地方也就大概半里路。

待到冲到前去,我们才借着那一点火光看清了眼前的建筑,原来这并不是什么人家,而是一座极其雄伟的庙。

这座庙的庙身是用一种古怪的岩石所砌成的,在庙前有点昏暗的长明灯下面,偶尔会像水晶那样闪烁出一点光华,而庙门处却只用了几块有点腐烂的挡板斜斜的倚靠在那里,给人一种破败的感觉。

但是在庙门的两侧却竖立着两具大概有一个人那么高的雕塑,虽然看不清上面的雕刻的是什么,但是我却隐约间觉得,应该是盘瓠雕,只是这原本应该被供奉起来的盘瓠怎么可能被弄出来守庙门?一念至此我自己也暗暗觉得好笑,当下不再多想,对着身后的刘磊和张伟华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推开了庙门率先走了进去。

这座庙的格局有点不符合传统的标准庙堂,整座庙就是一个孤零零的建筑,估计什么所谓的侧室厢房全部都给挤到了大殿了后面去了。而在大殿的前面却放着一个青铜鼎那样的香炉,香炉的四角上面是四盏传统的长明灯,只是其中的三盏都已经坏掉了,只剩下东南角的那一盏还在夜色中不停的摇曳着。

我看了看那盏灯,心里不禁有点奇怪。因为我和我老爸去剿匪的时候曾经抓过一伙盗墓贼,他们的手上就有几盏这样的长明灯,据说是在古代大理国的某个王公墓里面弄出来的。这种长明灯一般是死后作为贵族的陪葬品使用的,现在被用在这庙堂之上,让人心里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不过除了我之外,他们几个都不知道这长明灯的来历,只是觉得在昏暗的夜色下面挤到这灯下会多了几分安全感,我寻思着可千万不要把这灯的来历给说漏嘴了,刘磊和张伟华我不知道,但是苏青要是知道这灯的来历的话,她肯留在这庙里才怪。

略微休息了一下,我才打起精神开始研究着这间小庙院落里的摆设,只见除了这青铜香炉之外,在还算平整的小庙院落里只放了一个大水缸和一个木头做的墩子,估计是以前庙里的僧人处理日常事物用的。

因为饥渴难耐的关系,我忍不住走到水缸边上探头望了下去,只见那大概有半缸的水里面浮着一层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杂物,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却传来了阵阵的恶臭,嗅之欲呕,我连忙捂着鼻子飞快的从那个地方退了回来,怕自己要是不小心一头栽下去的话可就麻烦了。

我退的速度极快,慌乱之下并没有看清楚背后是什么,突然听到“咕噜”一声,那个极大的木头墩子在我的一撞之下居然裂成了碎片,露出了墩子下面的东西。

我当时并没有怎么在意,那木头墩子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会被我一下踢烂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苏青可不这么想,她看见我踢烂了木头墩子,忍不住也向着那个方向望多了几眼,然后突然“咦”的一声惊呼了出来,她捂着嘴巴低声说:“肖强,你踢到什么东西,那个白白的是什么?”

我听她这么说也就顺势低头看了下去,可是这一看之下我顿时呆若木鸡,那白白的东西居然是一颗人头?虽然说它白得有点过分,但是那头发那鼻子那眼睛,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头。

我当时心里也不知道想着什么,只是隐约知道如果被后面那三个家伙知道这是人头的话,那么今晚可就乖乖不得了了。

我呆了一下,努力回头对他们几个笑了笑,然后蹲下去大声说:“没什么,只是一颗大石头而已,把它丢掉就不会不小心绊到脚了。”

说着,我忍着那股从心里冒出来的寒意,一把把那个人头抬了起来,然后一转身就向着庙墙外面丢了出去,只是丢了之后我自己却忍不住瘫软在了地上,因为抱起那个头的时候,那种略带温度的柔软肉感和入手的沉沉重量,让我的心从低谷沉到了地底。

可是还还没在地上坐到半秒钟,我就像被火烧屁股那样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只见刚才有个人头的那个地方,裸露出了一段白森森的木桩子一般的东西,我在地上的时候看得分明,那是人的脖子,虽然没有鲜血冒出来,切口处也平滑得有点不像话,但是我还是清楚,那绝对是人的脖子。

我被这么一惊连一吓,搞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精神都有点麻木了,当下一不做二不休,把旁边的木屑泥土全部踢到了那脖子的上面,还奋力的踩了几脚,心里喃喃的念着:“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什么都看不到......”

他们几个见我动作奇怪,问道:“肖强你搞什么?不就是一个木头墩子嘛?人家又没有挡你的路是不,用得着这样糟蹋吗?”

我走到他们身边扯出一个笑容,淡淡的说:“没什么,只是看它不爽而已。”但是天知道,我当时说话都有点哆嗦,不但是牙齿,就连膝盖都“咯咯”作响,好在那个时候天气冷,他们也就不怎么在意,只当是我给冷风吹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