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在东北当仙儿的三十九年

更新时间:2021-10-25 04:42:09

我在东北当仙儿的三十九年 连载中

我在东北当仙儿的三十九年

来源:落初 作者:风流胖子 分类:灵异 主角:老婆子续命之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在东北当仙儿的三十九年》是风流胖子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老婆子续命之,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李安生,一个注定一辈子不能安生的人,为了续命,我不得不按照师父的指示来到了东北这一片广袤的土地,接下来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都找上门来,黄仙索命,狐仙托孤,铜官孤塚……接下来,我将把这些一一都讲给你们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之间,我来到后山已经三年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出来之后,我才知道,师父教给我的本事有多么的逆天,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仅仅三年的时间,我在这后山地乃至东北地界,已然成了超然的存在。

……

“安生哥,安生哥,不好了,不好了!”

一大早的,隔壁二丫的声音就把我催了起来,看着着急忙慌的样子,估计是村里又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得不说的是,村子里头经常发生一些黄仙‘、狐仙伤人的事情,三年来我倒也是有些见怪不怪了,这一点村子里的一些老人早就已经做到了,毕竟三天连头发生的事情谁能天天提心吊胆呢?

赶紧穿上衣服,收拾好家伙事儿,跟着二丫一路小跑赶到了发生事故的小院儿。

我带的家伙事儿并不多,只有一柄桃木剑,这桃木剑是三年前刚来的时候,按照师父教给我的方法用半碗血淬出来的,经过这三年的温养,一般的小仙儿见到它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今天,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我到的时候,小院儿里头已经塞满了人,所有人都在围着一棵梨树指指点点。

这时候二丫着急了,大喊一声:“安生哥来了!”

不得不说,这话还挺有震慑力,村民们转过头充满敬意的看了我一眼,主动分开,给我让开了一条过道。

我跟村民们打着招呼,顺着过道走了过去。

看到梨树上的情况时,直接就愣住了。

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浑身赤裸着,四肢用力,把自己盘在梨树上面。

梨树大概得有三米多高,树干还算光溜,平常一个小伙子想爬到顶都得费些劲儿,然而此时一个八十多的老太太竟然就这样紧紧地粘在树上。

行业知觉告诉我,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一般地说,狐黄白柳灰这些保家仙哪怕是出于报复也很少会去伤害上了年纪的老人,但是此时竟然把目标选在了八十岁的老太身上。

不管怎样,先弄懂什么情况再说吧。

我用桃木剑指着树上的老太,爆喝一声:“不知何方仙物在此地,还望速速离去,莫要伤害老太!”

话音刚落,那老太回头看了我一眼,接着一个有些阴冷尖锐的声音就在院子里响起:“小家伙,倒是有些道行,不过这事儿你管不了,还是速速离去吧。”

说话的不是树上的老太,换句话说,树上的老太只不过是充当了一个眼睛的角色而已。

声音,是从屋子里传来的!

很快我就确认了声音的来源,想必那家伙应该是藏身在屋子里头。

找到了源头,我就不再去理会树上的老太,只是让几个壮汉在树下随时准备接着,以防老太突然掉下来。

就在我拿着桃木剑准备进屋一探究竟的时候,一直站在屋门口的一个大叔说话了。

“安生,这里头进不得!”

“怎么了?”

我仔细看了一下这大叔,发现他并没有被邪物附体之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是,这大叔为什么不让我进呢?

“这屋子里面全是蛇!”

大叔有些惊恐的说道。很显然是已经进去看到过了。

没想到竟然会是蛇仙作祟。

东北山峦密布,蛇的种类也是各种各样,其中不乏一些成了气候的巨蛇,这些蛇往往触碰不得,一旦不小心触碰,想要送走可是就难上加难了。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当中又是一阵骚动。

一个满头大汗的汉子从人群当中挤了进来,这是那老太的儿子,姓李,是村里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

汉子一进来就直奔树下,抬头看着树上的老娘当即就着急了,喊道:“娘诶,您怎么爬树上去了?”

那老太转过头看了一眼,下一刻,那尖锐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就是你,杀了我儿,那可是我养了百年的儿啊!”

这一次我就站在门外,听那声音听得格外的清楚,那声音当中有气愤,有颤抖,有心痛!

声音虽然尖锐,但是听起来却是让人感到一丝丝的伤感,那种感觉就像是失去了孩子的母亲站在村口苦苦呐喊却始终杳无音信。

“你的孩子?”

李老师愣在了那里,但是离得近的人都能发现,他的额头上已然布满了浓密的汗珠,汗珠有豆粒大小,顺着脸上的纹路一直流到脖颈。

过了好一会儿,李老师才颤巍巍的说:“今晨山上的那条小蛇是你孩子?”

他害怕了,今天早上在山上砍柴的时候顺手把匍匐在枝桠上的一条翠绿色的小蛇收拾了,要是真的追究起来,这蛇没有错,错的只是他一时手顺,非得要了这一条命。

“小蛇?你可知道我修行千年的时候孕育了它,一直把它留在我的腹中孕养百年,昨日刚刚将其诞下,有了我这百年的滋养,它就能够少修行数百年,尽早化蛟,而现在,这一切都毁在你的手里!”

说道最后,那声音有些凄厉,更有些无助,围观的人群中不少老人眼角已经噙满了泪水,更有些开始对着李老师指指点点。

噗通!

不知道是出于害怕还是出于后悔惭愧,李老师面朝屋子,直接就跪了下去。

“呵呵,杀了我的儿子,现在跪一下就够了么?我孩子的命需要用你的命来尝!”

说话不迭,纸糊的窗户猛然破开,一道闪电般的绿影从其中飞了出来,直奔李老师而去。

而李老师早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直接朝着我扑了过来,“安生啊,求求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啊!”

看着李老师恳求的模样,又看了看那爬在地上用那泛着绿光的眼神盯着我的老太,无奈的摇了摇头。

伸手用桃木剑当下那到绿光,一条小蛇掉在地上,下一刻便是消失的没有踪影。

“你看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打一个商量?”

这种事情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命债命长,但是若是真的任由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我们这类人就失去了存在下去的价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