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云疆古煞之惊魂土司府

更新时间:2021-05-03 08:27:53

云疆古煞之惊魂土司府 已完结

云疆古煞之惊魂土司府

来源:落初 作者:语魁 分类:灵异 主角:府张天权 人气:

主角是府张天权的小说《云疆古煞之惊魂土司府》此文是语魁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九锡虎贲倒斗祖,千古哀牢黄泉路;惊魂险在土司府,万恶绝困幽城墓。谁人肝胆热血出,再写传奇荡疆土;回首一度黯然逝,几多风云烟尘去。(作品并非大而全的传统盗墓小说,而是追求小而精的一种创新探墓冒险题材,融合云南当地历史背景,借鉴神秘古国的传说,除了固有的惊悚,神秘,探奇,推理,冒险之外,更注重情节和人物方面元素,以土司府宝藏作为线索展开的惊魂之旅,内容新颖,风格独特。书中有笑有泪,有欢有悲,铁血男儿,热血澎湃。喜欢这部小说的朋友们请多多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书记,事情并非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昨天晚上......”

就在王老五想要解释的时候,从值班室里又传来了孙主任的一声怪叫,随后就见孙主任像发了疯似的,手中拎着一颗猫脑袋,怒气冲冲的跑到了王老五的身前,把猫头重重的丢在地上,接着用手一指王老五的鼻子脸色铁青的质问道。

“你说!昨儿个晚上你在土司府里面干了什么缺德事?为什么值班室里面会乱成了一锅粥?还有这颗没有了眼睛的猫头是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解释清楚了,我非让人把你抓起来不可!”

看着好似个疯婆子般的孙主任,王老五心里一阵的冷笑,这会儿他的心情反倒平静了下来,不但没有了之前的不安和气愤,反而还有心情想着眼前的这位孙书记胆子可真够大的。

作为一个女人,居然敢拎着一颗没了眼珠子的猫脑袋,这要是放在其他女人身上,非吓个半死不可。看来刁钻之人必有过人之处,眼前的这位孙主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说你是不是哑巴了?没听见我问你话吗?还是说你做了亏心事,不敢把自己的丑事说出来?”孙主任接着逼问道。

“哈哈哈,我王老五一辈子都没有做过亏心事,有什么不敢说的?”王老五气极反笑而道。

“那好,你把昨天夜里的事情如实的说出来!”孙主任不依不饶的喊道。

王老五笑着摇了摇头回道:“可惜啊可惜,像孙主任这么好的人才,不当土司府的守夜人真是埋没了你的才华和能力。”

“你什么意思?少在这东拉西扯的满嘴胡言乱语,还不老实交代!”孙主任瞪着大眼再次逼问着。

“我的意思是说,孙主任有着巾帼之色须眉之胆,作为镇宅辟邪再适合不过。你不是想当这个守夜人吗?太好了,我王老五自认无法胜任此职,就劳烦孙主任来当好了。顺便说一句,夜里的土司府不太平,到处都是野猫作乱,你可要当心一点,不信的话你自己问问宋书记。”王老五嘲讽着说道。

一听这话,宋书记连忙点头澄清道:“这件事老五没有瞎说,你看我这一脸的猫爪印,就是昨儿个晚上在土司府的大门外被野猫抓伤的。”

听了宋书记的话后,孙主任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我又没问你,你回答个什么劲儿?现在是要让王老五交代问题,其他事就不要再提了。”

“对,对,老五啊,你可要老实的把问题交代清楚了,作为村里的书记,我是不会冤枉你的,但是如果你真的犯了错,我也绝不姑息养奸,纵容你胡作非为。”宋书记一本正经的说道。

宋书记开口,王老五自然不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是一看到那位如同母老虎一般的孙主任,本想澄清事实的王老五却改口说道:“其实昨儿个夜里我待着无聊,便坐在前院喝酒,不想喝着喝着酒喝多了,酒洒了一地不说,还不小心把地上的酒给点燃了......”

话还未说完,就听孙主任叫嚷道:“宋书记,你听到了没有?还说我冤枉他,他自己都承认了。”

宋书记听着就是一皱眉,他摆了摆手制止了孙主任后接着问道:“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多出了一颗猫头呢?”

“这事不怪我,当时我忙着扑火,谁知从身后窜来了一只野猫,对我又抓又咬的,你看我这个狼狈样就知道了。”

顿了顿王老五又说道:“本来我也不想弄死这只野猫,可是这个畜生实在是太过可恶,不仅伤了我,就连宋书记也遭过它的毒手,一气之下我便把它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你是说昨晚上袭击我的就是这只野猫?”宋书记诧异的问道。

“对,就是这个畜生,为了杀它,我从前院追到了土灶那边,最后手起刀落才把它劈为两段,之后不解气,又带着它的脑袋回来,挖去它的双眼才算完事。”

说完不等其他人开口,王老五故意对孙主任说道:“对了孙主任,待会儿还要麻烦你去土灶那边,把蓄水池中这畜生的半截身子捞出来,否则要是弄出个什么传染病来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过你,还有池子也要洗干净了,这事你可别忘了。”

“你......”孙主任气的脸色都快变成了酱紫茄子,用手指着王老五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宋书记听得有些不高兴,沉着脸问道:“老五,虽说这只野猫过于放肆,可是你也不至于如此残忍的杀害它,这么做你不觉得有些过分吗?”

“宋书记,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不知道这里的野猫是多么的可恨,如果我不来个杀鸡给猴看,震慑住其他的那些猫崽子,恐怕土司府将永无宁日,而且这里野猫闹腾的厉害,完全把这里当成了是它们的老窝,你也知道野猫乱撒乱抓的习惯,这些可都对这里的文物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算了,反正我的事情算是办完了,我也承认我有失职的地方,该怎么办随便你们,现在我也困了,先回家睡一觉,有什么事上我家找我就行。”

说完,王老五也懒得再解释什么,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收好,又回屋整理了一下,临走时不忘他落在水池边上的手电,以及值班室中那根被他斩断的猫爪。收拾好了之后,他背着包袱迈步走出了土司府的大门,头也不回的朝家中走去。

才走到半道上,身后就听见宋书记急促的喊声:“老五你慢点,我还有话要问你,你等等我!”

王老五本就一肚子的气,如何会放慢脚步?一想到自己忙活了一个晚上不说,好悬还把命搭在了里面,没人同情他也就算了,还无缘无故被人冤枉,这个气其他人受得了,他王老五是绝对咽不下的。

不管身后的宋书记如何追赶,王老五就当做没听见,甩开大步快速的超前走着,追得后面的宋书记气喘吁吁,直恨自己的小短腿不争气。

又走出去大约半里地,实在赶不上来的宋书记索性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朝着王老五大声喊道:“老五,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是你也不能这么任性乱发脾气吧?你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了,如果那时你还生气,你再走也不迟!”

还别说,宋书记的话才一出口,迈步朝前走着的王老五立刻停下了脚步,转回身看了一眼他后,沉着个脸又走了回来。

“宋书记,不是我王老五不讲道理,而是那个孙主任的话实在是太气人了,她根本就是个母夜叉!要不是好男不跟女斗,我非用巴掌削她几个大嘴巴子不可。”来到近前的王老五忿忿不平的说道。

这时宋书记从地上坐了起来,伸手拍了拍王老五的肩膀,本打算用这种方式安慰一下对方,不想触动了王老五的伤口,疼得他一龇牙,倒吸了数口凉气。

宋书记看着就是一皱眉,急忙关切的问道:“我说老五,你肩膀上的伤怎么这么严重?这真是被野猫弄伤的吗?”

“当然是被那些畜生给弄伤的,否则就我这副体格和我的能耐,一般的东西也配近我的身!”王老五没好气的回道。

“听你这口气,难道说野猫还不知一只吗?又或者根本就不是什么野猫?老五,你还是跟我说实话好了,昨儿个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宋书记认真的问道。

“怎么,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宋书记,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就明说好了,是不是那个孙主任让你来套我的话,好给我安个破坏文物,玩忽职守的罪名?我实话告诉你,我王老五就是粗人一个,斗大的字认识不到半箩筐,虽然我没什么文化,但是我敢作敢当,做过的事我不会赖账,没做过的我也不会承认,想找个屎盆子扣在我头上,她孙主任做梦去吧!”心情激动之下,王老五把一肚子的闷火发泄在了宋主任的头上,骂得这叫一个痛快。

宋主任是个文化人,知书达理,胸怀也十分的豁达。从王老五开始发火的那一刻起,他就一言不发的在那静静地听着,直到对方把火发完了,他这才笑眯眯的问道:“怎么样,发泄一通之后,现在气也该消了吧?”

王老五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着:“对不起宋书记,我这人脾气爆,嘴里没个把门的,刚才我不是要向你发火,而是我实在看不惯那个孙主任。”

“呵呵,没事的,你别往心里去。其实啊我身为此地的书记,就是要体谅老百姓的苦衷,这些年来为了工作我都被骂惯了。都说当干部的如何如何的好,其实作为人民的公仆,这份工作真心不好干,特别是想给老百姓做一点好事实事就更困难了。”宋书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安慰着王老五说道,听得他心里一阵的感动。

看着眼前这位穿着朴素,头发已经全白了的宋书记,王老五感到有些惭愧。这些年来宋书记为了大伙那可是风里来雨里去,操碎了心,忙得连自己的家事都顾不上,至今依然孤身一人,这些事大伙可是有目共睹的。一想到自己为了一点小事而大发雷霆,反过来还要对方来开导,王老五的心里怎么的都不是滋味。

“对了宋书记,你怎么知道昨儿个夜里发生的事和我说出来的不一样呢?”这时王老五声音低低的问道,似乎还没有从歉意中恢复过来。

宋书记用手扶了扶眼镜后,看着王老五就是一乐,接着他说道:“老五,你我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你的性格我还不清楚吗?虽说以往我和你也有些矛盾,可那些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今天的事你骗得了别人,可是骗不了我,其他不说,单从你身上的伤势以及现场留下的痕迹来看,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是区区一只野猫就能闹腾出来的吗?好了,为了保护好土司府的文物,我希望你能把实话告诉给我。”

略微考虑了一下,王老五打定了主意,于是他把昨天晚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当然,有关于那团诡异的白影王老五没有据实相告,毕竟对于像宋书记这样的共产党员,奉行的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唯物辩证的科学方法,又如何会相信他嘴里不着边的鬼话,与其自找烦恼,不如点到为止的好。

等着王老五把详细的经过说完,宋书记的脸色都变了晒,瞪着一双不大的眼珠,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宋书记目瞪口呆的样子是有些滑稽,不过王老五半点取笑的意思都没有,因为他知道这件事若非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换做从旁人嘴里说出,信不信先暂且放在一边,最起码他也会惊讶万分的。

好一会儿的时间宋书记才从惊愕中恢复了过来,他看着王老五似有不太肯定的问道:“老五,这件事可开不得玩笑,作为村里的书记,我要你认真的回答我,事情真向你说的那样吗?”

王老五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回道:“宋书记,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虽然脾气是暴了点,但对你我可是从来没说过假话的,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编瞎话来骗你,你不相信的话,你看这是什么东西?”说着话,王老五从口袋中掏出了那根鬣猫的尖趾,放在了宋书记的手中。

尖趾是王老五从鬣猫的利爪上砍下来的,虽然经过了一夜的时间,但是上面还留有新鲜的血迹。

宋书记拿着尖趾仔细端详了一下,随后他脸色大变焦急的喊道:“糟了,孙主任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万一她出个什么好歹那可怎么办?”说完他转身就要朝土司府的方向跑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