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木叶之沙盒游戏

更新时间:2021-02-23 09:07:18

木叶之沙盒游戏 连载中

木叶之沙盒游戏

来源:落初 作者:大学残 分类:二次元 主角:羽小家伙 人气:

《木叶之沙盒游戏》由网络作家大学残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羽小家伙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羽来到了火影世界,开始了奇妙的沙盒游戏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家。

没有灯光。

“三身术,苦无手里剑投掷法……”

二品卷轴里藏着的是这两样东西,若是单独一样摆出去同查克拉提炼法相差无几,可若是放在一起,就有意思了。

而今修行的大门已经打开,羽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身子渐渐的蜷缩。

唯有似载着思念的呼吸,慢慢地,如水般徜徉开。

次日清晨,凉风习习。

时近中秋,天气凉爽之余也带上了萧瑟之意。

走在去忍者学校的路上,羽心思却在三身术上,这些都是学校老师会教的东西,但卷轴里多了修行感悟。

足够羽少走很多弯路。

门口,中藤椅正向里走着,瞧见羽,停下步子招招手,“过来。”

“老师。”羽悠悠走了过去。

“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上学了?”

老师没个老师的模样,学生也没个学生的模样。

羽摊摊手,说:“福至心灵。”

“……”晓是中藤椅并不会管刺头学生,也被羽一句话哽得语塞,两人向学校里走去,他说:“你对我不满。别急着否认,普通的班级,确实不能在忍路上教会你们太多。”

闻言,羽点点头,半分也没有委婉的意思。

中藤椅视而不见,继续说:“前三年,我只能教给你们理论知识,后三年,你们有一次转折的机会,通过理论考试,转班,不过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了。”

说罢丢下羽,径直朝教学楼里走去。

言尽于此。

“真是刀子嘴豆腐心的男人。”能转班一事羽还是第一次听说,脑中浮现出鸣人、佐助、小樱、雏田等人的模样,木叶十二小强,神交已久了。

“看样子,不论溜到哪个世界,考试的命运依然躲不过啊!”

羽呢喃一声,迈步进入教学楼。

为了三年后的考试,为了以后幸福快乐的生活,为了还未走遍的火影世界……

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习。

然而矛盾在哪里都会有,譬如羽前桌的那位熊孩子。

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家伙,叫……

原一?

好像是这样,羽也不会特意去记,但是他不记人,人却记他。

羽逃课让原一不爽,一是羽到处去逍遥,自诩好学生的他也很羡慕,二则是其他授课老师每次瞧见他后面空了个人,一问,老师恍然,接着就点原一起来回答问题了。

真是草蛋!

“嘁,你还知道来?”原一问。

羽挑挑眉,回:“关你屁事?”

于是,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

自门口老师规劝一事后,忍者学校少了一个逃课之王,多了个学霸。

势如洪流,身处普通班却能考到年级第一!

理论知识方面无人能出其左右,中藤椅明面上没有理会,但是从羽开始来上学之后,他每天都会在校门口很“刚好”的和羽说一句“你来了”。

然后彼此交流些问题。

有查克拉,也有体术、苦无手里剑、陷阱、战局等问题。

羽也知道为何查克拉提炼停滞不前的原因了,是为肉身不达标,在提炼查克拉时,必须加以体术修行,锻炼身体。否则提炼终会有尽头。

毕竟不是谁都和鸣人一样。

交流很愉快,老师与学生心照不宣。

不过羽将恩情铭记在心。

时间过得很快,春去冬来,冬去春来,从万物复苏到天地银装素裹,却不过渺渺百日。

羽也见到了木叶的冬天,那是覆地三尺的皑皑白雪,但是还好,不算太冷。

上学,修行,偶尔朝鸣人扔东西,以及……,每日呛一呛前桌嫉妒心澎湃的熊孩子。

“你这种不爱学习的,还不回家休息?”

“关你屁事。”

这就是羽的三年学校生涯,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

唯有两年前,宇智波出了叛徒——宇智波鼬,被其灭门,忍界震动,继千手落寞退幕后,宇智波也未能幸免。

结局也很凄惨,偌大的家族,而今竟然只剩下鼬和佐助了。

羽清楚其中的缘由,但他没参与进去,当时四周布满根部和暗部,带土也在,他如果掺和进去,必然尸骨无存!

可今天,得掀起一些波澜了。

仲夏天,又是蝉鸣漫天,余音绕在房梁上,经久不绝。

忍者学校的学生们正在考试,一场非常重要的考试,考进前三十的,将进入全校最好的班级,同木叶十年后的栋梁们一起学习。

对此,羽很是不解,鸣人莫非又用嘴遁?否则……

那智商是真的会被淘汰出好班的。

殊不知他在教室里边答题边恶意揣测,三代在办公室里操碎了心。

本以为是水门的孩子,再不济也能考个全年级前十,哪知……

鸣人除头发眼睛随其父,性格智商全随其母,实在的,太蠢!

羽若是知道三代心中所想,会反驳,其实鸣人属于大智若愚型,是个天才,不过偏科。

“把这张卷子,到时候和鸣人的换了。”三代很心累,自家孙子木叶丸他都没如此操心过。

领命的是卡卡西,水门的弟子,鸣人的师哥,他办事,三代放心。

本来毛毛雨的事,找伊鲁卡是最好的,可那家伙对于“妖狐”鸣人耿耿于怀,徇私舞弊的事,还是不要对他人声张的好。

有损火影的威名。

卡卡西走后,三代捂着脸,下意识的想摸出烟袋,却横眼时看到水晶球里同鸣人分到一个考场的羽,似乎,有了麻烦?

“绝不能让他进入伊鲁卡老师的班级!”原一坐在羽的后面。

冤家路窄。

其实怨愤没那么大,然而老师没事就提他起来回答问题,羽又总是说“关你屁事”,令人肝火旺。

准备已久的小纸条,悄无声息的往羽座位下一扔。

感受到鞋边的异动,羽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弯脚踝往后一踢。

纸条又回到了原一座位下。

“羽同学,你掉东西了。”原一说。

声音在寂静的考场里,格外的刺耳。

“莫不是我揣在兜里准备换洗的内裤?”

羽挑挑眉,试卷早就答好,好歹也是经历过诸多小考大考的人,忍者学校出的简单题目,实在难不倒人。

哄堂大笑,三代也不禁莞尔。

他看出来了,羽压根没打算和原一计较。

“嗯,是个心胸宽广的孩子。”

他却不知,羽加上前世的年龄都快三十岁,哪有闲心理一个嫉妒心爆棚的熊孩子。

眼见毕业当前,再过三年四年就得面对大蛇丸的入侵,羽心思全扑倒变强身上了。

“你的纸条,掉了。”原一显然没有领悟羽的意思,直接把窗户捅破。

监考老师脸色一变,沉了下去。

如果真的是作弊,他们绝不会纵容!

“啊呀?”羽懒懒的用右手撑着脸颊,微微侧着身子,说:“原一同学,你在说什么?”

眼睛一翻,又讶然说:“你说的纸条,是不是你脚边的那玩意儿?好大,就像我的头皮屑一样。”

“哈哈哈——”

鸣人没忍住,笑了。

被监考老师眼睛一瞪,又立马息声。

原一脸色却是大变,低头望去,自己扔的纸条居然毫无动静的落到自己脚边。

什么时候?

羽讥笑,他不会理会熊孩子,不过熊孩子要是敢不识好歹。羽不介意让他们吃吃苦头。

三年过去,熟练掌握三身术、手里剑苦无投掷法的他,原一怎会是敌手。反手将轻飘飘的纸条精准无误的送回去,轻而易举。

监考老师走过来,捡起纸条,上面竟然有许多小抄,加起来的题目及格也刚刚好。

“原一,请跟我来。”

脸色铁青的监考老师带走了愕然惶恐的原一。

于羽来说,不过是件小事。

然而和鸣人在一个考场,就注定会受到关注。

三代捋着胡须,沉吟不语,心道:“心性不错,出身干净,可以当做顶梁柱来培养……”

至于原一,三代根本懒得看,一个算计同村同学的家伙,不值得费心思。

这样的人,当了忍者也是害群之马,现在开除了也好。

小小的波澜,就像一片柳叶落在河面上,泛起涟漪,旋即又消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