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影视剧里的永生者

更新时间:2021-02-01 08:50:24

影视剧里的永生者 连载中

影视剧里的永生者

来源:落初 作者:简约至上 分类:二次元 主角:魏笠慈母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影视剧里的永生者》的小说,是作者简约至上创作的二次元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这是关于一个永生者如何死去的故事。而一切的开端,源自于他与博士的相遇。ps:无限流。第一世界《神秘博士》,第二世界《复仇者联盟》(ing)。——————————————读者群:90357778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然,显而易见地,唐娜的话语并不是跟魏笠说的。

她又不会读心术,又怎么知道魏笠心中在想什么呢?

更多的,只是表达对自己当下情况的无奈之情罢了。

博士缓缓地走到她的身边,“错过婚礼了吗?”

……

魏笠还以为会是什么安慰性的话语,没想到原来博士和唐娜都是同一类型的,明知别人哪里痛,还偏偏要往上戳一刀。

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不对。

对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本来就有不同的做法。

有的人选择去掩盖、逃避,自然也会有人直面。

难过的时候,劝慰是需要的。

但帮助着别人主动去面对,同样不是什么多余的举动。

而且这种做法通常还会附带一些风险。

如果被帮助的一方压根就不想面对,后果可能会更糟糕。

原本难过的心情变得更差,而去帮助别人的人在自己的好意不被接受之后难免会出现心理落差。

俩人原本的关系说不定还会因此破裂。

不过博士和唐娜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特别密切的好友,在Tardis里的见面也是第一次相遇。

初见的时候彼此好像对对方都没什么好感。

至于事情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纯粹是博士的善意在驱使着他。

他的过往里有着太多的悲伤,所以帮助自己遇见的人已经成了他的本能。

在明知道唐娜有危险的情况下,他没办法将她丢下不管。

至于唐娜究竟会怎么看他,他不在乎,他也没什么好在乎的。

突遭生死变故的唐娜可能是因此成长了不少,不再那么暴躁,整个人也平和了很多。

“是啊,错过了。”

“那你们可以再约其他时间……”

“当然……”

“你们还可以继续去度蜜月。”

“现在只是普通的度假了。”

蜜月通常指的是新婚的第一个月啊,现在错过婚礼了,怎么还能说蜜月呢?

唉,怎么想都是“可以继续出去游玩”这样的说辞会更妥当些吧。

不过唐娜本人都不怎么计较了,魏笠再怎么吐槽也没有意义了。

“是啊,没错,抱歉。”

博士也是发现自己的用词有些不太合适,诚恳地认了错。

“这并不是你的问题,不能怨你。”

唐娜的这个前后差异还真是大啊,生死一瞬真的很容易影响一个人啊。

魏笠大抵也是如此吧。

家人不在身边的时候,自己大多数都是一个人的。

就算工作生活上和别人有所接触,但更多的也只是例行公事。

很少会去在意对方究竟怎样。

对别人的生活缺少好奇,不会去关注,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偷偷吐槽别人了。

从原本的圈子里走出来后,还真是很不一样呢。

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反而更多的期待。

脑海中会不自觉地去想接下来的事情,对俩人的反应,魏笠都很关心。

不然也不会一直在旁边小心翼翼地站着了。

没办法,对这类的事情他经历的实在太有限了。

他不太确定自己的插入会不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所以只能选择静观其变。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

在自己还不太了解的时候,尽量地保持沉默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毕竟,这个世界上需要学习的事情还很多。

就算你在其他领域再厉害,取得再高的成就,碰到陌生的领域,该放低姿态就该放低姿态。

不要随便表达自己的看法,指手划脚,这样只会显得自己很无知。

“哇哦,态度有改善嘛。”

相比魏笠表面的沉默,博士呈现出来的则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

该调侃的时候就调侃,一点也不嘴软。

但唐娜这一次是真不会在意这些,反而主动地将话题引到了别处。

“你要是有时间机器就好了,这样就能回到过去补救一下了。”

博士显然是有些猝不及防,从言语上就很容易看出来。

吞吞吐吐的,完全不像之前那么连贯。

“呃,是啊,没错。不过,就算我有,我也不能回到过去改变单独某个人的时间线。”

这个确实,在魏笠看过的剧集里就有过这么一段。

罗斯让博士带她去自己父亲去世的那一天,毕竟她的记忆里没有很多父亲的印象。

可是在亲眼看到父亲死亡的时候,她没能忍住,在车祸来临前救下了他。

结果因为时间线被扰乱而引来了一堆麻烦,很多人因此丧命。

强大连博士都不能解决,结果因为保护大家,被时空混乱引来的怪兽给吞噬了。

最终还是罗斯的父亲牺牲了自己,修正了时间线,才回归了正常。

虽然扯是扯了点,但时间悖论是不能存在的,必须得修复。

至于博士旅行一直在做的事情,为什么不会引发混乱,那可能是他一直都是在将一切修复成他所知道的历史吧。

只能是这么解释了。

不过唐娜也只是这么说说,没有真的多期待。

看见博士煞有介事的解释,还忍不住给了无语的表情。

然后缓缓地走到天台的边缘,魏笠下意识的冲过去就想拦住她。

“你在做什么?”被拉在原地的唐娜一脸疑惑。

“呃……”

魏笠是担心她想不开,可总不能直接和别人说别做傻事吧。

只能是尽量委婉些,“那里比较危险……”

“没事的,谢谢。”

唐娜感觉到了魏笠的善意,但她并没有就此停住,反而很熟练地就弯下身子,坐到了天台的边缘上。

魏笠看得是胆颤心惊,唐娜那晃动的身影,总感觉随时都会掉下去。

而博士明显就从容多了。

脱下自己外套,给唐娜披上。

楼顶的风大,唐娜只穿了婚纱,很单薄,有着凉的可能性。

把自己的外套给她,这也没什么,最多只能算是绅士风度罢了。

魏笠也只是反应慢了,嗯,只是一时没有想到罢了。

可接下来博士居然就顺势坐到了唐娜旁边,一点都不担心会掉下去。

所以,真的只有自己是异类吗?

因为害怕而停留在原地的魏笠,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还有,你们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你们到底背地里做过多少次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