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流光落夜

更新时间:2022-02-17 08:00:35

流光落夜 连载中

流光落夜

来源:落初 作者:雾月江下s 分类:都市 主角:史努比叶 人气:

《流光落夜》作者:雾月江下s,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史努比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十一年之后,他拥有了滔天的财势,昔年那些他需要仰望的存在,也都变得渺小。而当他重返故土,再逢旧日的恋人时,才蓦然发现,原来,时间改变了许多,他们再难回到从前。阴谋再度延续,当年未完结的复仇,终究要上演。已不再是此间少年的他,能否找回年少的爱情,破开宿命的枷锁?这一次,他不再选择,黑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悄然降临在六朝古都,点点星光洒在燕京东路。

路灯,车灯,霓虹灯,给江外校园围出了一个绚丽的围墙,人流涌动,闹声处处。

校门口各式各样的车走走停停,形形色色的人进出学校,甚至有些车故意停在大门口,车主嚣张地想停在校内。

不用多想,这肯定是某位土老板或者暴发户,用如今的词,就是土豪。

而穿着短袖的门卫,则不停恳求他们挪车,却无疑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有些人,就是通过一种炫耀的方式,来突出自己的优越感。

而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低调地停下了一辆黑色的奥迪A6,车虽不是顶尖,但其上挂着南O开头的车牌,却非同寻常。

从车上先跳下来的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精致的小脸尽是清纯,活脱脱的美人胚子,时尚的工装裤,让她穿出了俏皮的意味。

接着下车的是一位年轻少妇,约莫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穿着职场装,白衬衫,黑裙子,头发挽起梳在脑后,画着淡妆,美艳动人。

这二人,若不是年长女子打扮有几分风韵,旁人还真分不清是到底姐妹还是母女。

小姑娘像个兔子,转眼就蹦蹦跳跳出好几步。

女人无奈地哒哒踏着高跟鞋,三步变两步追上了她,紧紧握住她的手,才安下心来。

两人挤进了人群,小姑娘一马当先,跑进了校内,用稚嫩的声音喊着:

“妈妈,你快点过来啊!”

女人终于挤进大门,原本的发型略有些凌乱,两缕秀发垂在面庞,添上了几分诱人的味道。

她一面盯着小姑娘,一面拿出手机,拨通号码道:

“...萍,我们到了,就在校门口的花台边...好,我们在这里等着。”

挂断了电话,看着面前的活泼的孩子,她露出浅浅的笑容,好像这就是她的全世界。

不多时,一个穿着翠绿连衣裙的人出现在她们面前。

不是别人,正是叶未央的母亲,于萍。

小姑娘见到她,开心地扑上前,甜甜地喊道:

“于阿姨,你都两周没来看人家了。”

于萍宠溺地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蹲下来,对上小女孩明亮的眼睛道:

“霜儿,今晚我就把你未央姐姐和陈夕哥哥带给你看,好不好?”

小姑娘雀跃起来。

而她母亲闻言,也露出些不同的神色,将散开的发归入耳鬓。

这女人名叫李兰兰,是于萍超过十五年的闺蜜,同时,也是苏望月的母亲。

小姑娘自然是苏望月的妹妹,名字取自苏东坡的《江城子》—

苏如霜。

......

距开场二十分钟。

陆陆续续,观众席开始变得拥挤,后台也渐渐安分下来,每一个人都在互相加油打气。

而叶未央则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低头的陈夕,女王气质尽显无疑。

旁边的林昊哄着陈夭夭,不时哀怨地瞅向陈夕。

气氛有些凝固。

谁都看得出,她们心情不好,而且,她们生气也是情有可原。

明明两个男生只说去休息下,结果之后两个多小时不见了踪影,害得她们都没个人帮忙看着私人物品,不知道有多尴尬。

偏偏这两个混蛋,都不接电话,直到刚刚才跑过来认罪。

林昊只觉得内心是崩溃的。

陈夕闪了后就再没见到人,他原本以为他是去吃饭了,可谁知道,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人还是不知所踪。

而自己受三女命令,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满校园找人。

他又哪里知道,陈夕一直就在他咫尺之地的后台呢?

就这样,他从天暗找到天黑,无功而返回来,却被陈夭夭当出气筒。

若按照他的脾性,应该是直接转身就走,不受这鸟气。

可是,他现在已经被陈夭夭迷住了,莫说对他发脾气,就是揍他,怕也是心里乐开了花。

陈夕反倒没多少紧张,尽管把头低垂,像个犯错的孩子,但忍不住露出的笑容,却被许文彧捕捉到。

她心中一叹,看看还板着脸的叶未央,莫名有些羡慕起他们。

“未央,夭夭,马上就要开演了,我看他们也不是故意玩消失的,还是原谅他们吧。”

陈夭夭虽然有点小脾气,却懂得分寸。

听到许文彧的话,立即停住了话头,美美地整理了下黑色短裙,换上了高跟鞋,看着一脸谄媚笑容的林昊,装作恶狠狠道:

“待会儿不来献花,你就死定了!”

叶未央也起了身,没说一句话,但留下一道眼神射向陈夕,包含着千万重意思。

陈夕无辜地露了白牙,一副无辜模样。

目送着她们走出排练室,他伸了下腰,对着落地镜,打了个哈欠,回头不好意思道:

“林昊,我想,我也需要个助手了...只能麻烦你,替我买束献给叶未央的花了。”

林昊呆呆地立在旁边,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等陈夕简短地将事情叙述之后,他开心地笑了出来,忙道:

“一束花哪够,我还得再买一束,到时候我第一个给你献花。”

这时,倒是陈夕有点疑惑。

他本以为林昊会暴跳如雷,可没想到他那么开心,他刚想说些抱歉的话,就听林昊接着道:“哈哈,没想到文艺晚会压轴节目的男一号,竟然是我哥们...”

哥们。

尽管这个词在南方并不常用,但其含义却弥足珍贵。

陈夕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触动,没有说谢谢,只是拍了下林昊的肩,背对他,边走边道:“那我就去排练了,万事拜托你了。”

顿了下,接着掷地有声道:

“哥们儿。”

......

七点,大礼堂座无虚席,上下两层,声音喧哗。

这次邀请到不少家长来,其中小部分被安排在二层的中央处。

除却有身份地位的家长之外,还有就是孩子在这台晚会上露了脸的,所以学校给他们提供了最好视野的座位。

而李兰兰和于萍就坐在这里。

这里是二楼中央的最前排,也是全场视角最好的地方。

苏如霜坐在两人之间,活泼的性格,加上伶俐的表现,让她俘获了四周家长的心,刚听她调皮地说完‘怎么还不开始’,灯火通明的礼堂,就在话音刚落的刹那,顿时暗了下来。

她吐了吐舌头,看着所有灯光都聚焦在舞台上,努力让自己脚尖高一点,好看清表演。

照例,校长致辞后,一个个节目,就走马观灯般呈现在舞台上—

有几人表演小品,讲述校园生活,逗得大家哈哈直乐。

有两人耍着双节棍,哼哼哈嘿。

有诗朗诵,歌颂青春;有英文歌曲,我心永恒。

有人弹着吉他,来一段许巍曾经的惆怅。

苏如霜饶有趣味地看着,兴奋地不停鼓掌,咯咯直笑,周围的家长看她这副模样,只觉得要比台上的小品还要更有趣些。

掌声一波接着一波,气氛完全被带了起来。

转眼十一个节目过去,此刻在后台的三女,手握着手,一起深呼吸。

无论之前表现的如何淡定,但站在台前,还是紧张了起来。

“...非常感谢高三五班同学们带来的诗朗诵,接下来,同样也是五班同学的表演,不过,这这可是高一的小学妹...让我们掌声有请由高一五班叶未央,许文彧,陈夭夭带来的,superstar!”

大幕拉开,三人走到了台中央,在七彩的灯光中,踏着节奏,跳了起来,清凉性感的造型,惹得台下一阵阵不停的欢呼。

“...笑就歌颂,一皱眉头就心痛...你要往哪走,把我灵魂也带走...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舞台上只有三人,完美地走着位置,唱着轻快的歌谣,不停摆出几个性感造型,干冰适时的喷发,惹得大批的男生羞涩地向台上献花。

林昊瞅准机会,冲上来放下两束花,叶未央微楞,但是音乐没停,不能大意,只得继续舞动身体,带着全场的节奏...

于萍此时脸色并不好看。

她压根没想到女儿会表演这样的节目。

思想偏传统的她,看着女儿大庭广众的跳热舞,强忍住没把她拉下来的冲动...现在她只庆幸,今天叶远飞有事没来,否则以她对自己老公的了解,他真的可能暴走。

李兰兰看她脸色愈来愈青,笑道:

“萍,现在这叫时尚,你这老思想该换换新了。”

苏如霜道同时似无意道:

“阿姨,未央姐跳的舞真好看,我能跟她学吗?”

听到这句话,于萍脸色才稍稍好看些,她强迫自己转换头脑,看着底下兴奋的男生。

其实,这么吸引男人,也算魅力?

......

一首唱尽,三人完美收场。

谢幕时,台下掌声似乎能挑开房顶盖,三人下了台,脸上都有着激动,她们演出成功了!

林昊恰好在此时出现,陈夭夭激动下给了他个大大的拥抱,叶未央则下意识朝四周看了看,却没发现陈夕。

他见状忙道:

“陈夕怕打扰你们发挥,所以刚才没说...总之,他也得上台表演,而且是压轴节目,刚才他已经换完了装,所以没法上台给你献花。”

三女微愕,尤其是叶未央,露出了古怪神色,却是满满的不信。

他会上台表演节目?

......

后台,所有设备乐器,已经准备就绪。

倒数第二个节目也进了尾声,工作人员就等着把各个乐器放到应有的位置。

说来也巧,陈夕的身材竟与住院的那位师哥差不多。

所以,他穿着这演出服,异常相衬,没有丝毫的违和。

演出服是件白底长衫,用黑金线沿全身绣出了条栩栩如生的飞龙。

当曹勇第一眼看到他换上这服装,也是不由赞叹,好一个俊杰!

最后的表演人员,半西装,半中装,乐器也是中西皆有,正是要突出中西合璧的意味来。

而苏望月就是一身西装,笔挺的不像话,整个人如童话书里走出来的王子,散发出无尽的优雅。

所有人都在沉默,等着上台,而那两人,似乎都把对方当空气。

“...下面,有请各位欣赏今晚最后一个节目,由校学生会带来的合奏,夜莺!”

大幕缓缓拉开,众人上前致礼。

陈夕走上了小圆台,苏望月则在钢琴前坐下。

随着指挥的手落下,他拿起了长笛,缓缓吹奏起来。

清婉的音符顿时飞过全场,使每个人为之感触。

钢琴声随之响起,配着笛音,在场的观众,好像真处在那么一片皎洁的竹林里,静静听着夜莺对他们歌唱。

苏如霜站了起来,看着台上那风华绝代的白衫少年,感觉自己好像沉沦进去。

而站在台下的叶未央,也不禁听得有些痴了,似是默契,陈夕好像能感受到她,将音调吹得如此委婉动人,犹如凤求凰般清丽。

钢琴声则带着点点的忧伤,在这清丽中徘徊。

苏望月侧身对着观众,修长的十指上下舞动。

他感到,台下好多女生,都被他感染到,那么,那个人,是否也能感受到,他琴音里藏的深意呢?

伴着小提琴,大提琴,二胡等等声音的响起,却更衬托出笛音和琴音的婉转动人。

众人好像看到,一只既孤傲又不失温和的夜莺,在对他们高歌,温润着他们的心田。

......

再美的花,终究也有凋谢之时。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全场一片安静,似乎每人还陶醉在这优美的意境中。

直到致谢词说起,惊天动地的掌声才纷至沓来,众人鞠躬后下了台,到大幕合上后,掌声还没停歇。

他们回到了排练室,众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这对他们来说太不容易了。

曹勇紧紧握着陈夕的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陈夕笑了笑,向所有人都道了感谢,连说有事,不能参加聚餐,而曹勇则大方应允,却没料到前脚陈夕刚走,后脚苏望月抱了声歉也追了出去。

旁边拉小提琴姑娘小声道:

“...会长,他俩关系绝不一般。”

曹勇似是反应过来什么,而后给了她一个爆栗。

真是的,小姑娘家家,一天也不看些正经书。

......

此时已经散场,陈夕冲到了校门口,看着四散的人堆,掏出手机,正想给叶未央打电话,却被苏望月轻拍肩膀。

“跟我走吧。”

......

校门口花台,叶未央坐在那里,好奇地看着苏如霜,苏如霜也好奇看着她。

正在两人互相对视时,她听见了独属的脚步声,抬头见陈夕和苏望月一起走来。

幸亏路灯不是那么亮,两人也换上了校服,要不然激动的女学生可会包围上来。

苏如霜一看到陈夕,欢快跑上前,站在陈夕面前,优雅地伸出了手,说道:

“小夕哥好,我是如霜。”

旁边苏望月刚露出的笑脸,顿时僵住。

陈夕半蹲,正对苏如霜,笑道:

“看来我的魅力还挺大,小美女看见我就不理你哥哥了。”

后面的李兰兰听到这句话,倒是若有所思。

她只告诉了苏望月,她们在这儿,却并没提苏如霜来了。

苏望月不知道,陈夕自然也不知道。

所以,他仅听个名,为何就能确定苏如霜是苏望月的妹妹?

苏如霜也同样没想到,她身份那么快就被“曝光”,她惊讶地指着苏望月道:

“你怎么知道我哥是他?”

陈夕笑道:

“秘密。”

接着他又对李兰兰问候道:

“这位是李兰兰阿姨吧,初次见面,我是陈夕。”

闻言,李兰兰只感觉,她搞得神秘登场,好像没什么用。

这个孩子,好像有能洞穿一切秘密的能力。

于萍见气氛尴尬,忙道:

“都别在这里站着了,两个孩子表演完那么累了...先去吃饭,边吃边说。”

陈夕对苏望月做了个请的动作,让他先行。

苏望月牵着苏如霜走在前面。

对这个漠视老哥的小姑娘,苏望月只觉无奈。

为什么自己喜欢的女性,偏偏都喜欢这人?

叶未央稍落后于其他人,低声问陈夕:

“怎么知道那是苏望月的妹妹?”

只听一句幽幽的回答: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叶未央有些不明所以,继续追问,陈夕恢复了本色,回道:

“自己想喽。”

叶未央闻言,立刻就是粉拳轻捶。

苏望月偷偷看着后面打闹的两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看了眼妹妹,发现她脸上露出些不符年纪的笑容。

好久以后,苏望月才找到能解释那笑容的一句—

“若我嫁你,铺十里夏花入场。若你娶她,一切作陪嫁何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