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神医萌女:少侠劫个色

更新时间:2022-02-17 07:51:21

神医萌女:少侠劫个色 连载中

神医萌女:少侠劫个色

来源:落初 作者:谢琢言 分类:都市 主角:阿染阿娘 人气:

完结小说《神医萌女:少侠劫个色》是谢琢言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染阿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赵国内乱,时隔十二年,相思楼卷土重来,大侠林慕白以身犯险,因此殒命。于是,就诞生了一个被认为是林家后人的小女孩阿染,机缘巧合之下被沧雪城少城主英雄救美,捡了回去圈养的故事。闻名遐迩的大侠是她亲爹,少城主是她的初恋,齐国国师是她的对头,相州首富是她的青梅竹马,还有,邪教教主你来凑什么热闹?江湖这么乱,阿染有点应付不过来!这不是一个养成系列的江湖故事,而是一个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案例。本文系武侠升级流言情文,略带苏爽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沧雪城在秦川之南,四季气候宜人,即使是秋末,走在通往四空苑的小桥上,迎面而来的风仍未现寒意。桥下是潺潺流动的小溪流,波光粼粼,清澈得可见水下的水草轻轻飘荡环绕着石子,若即若离。

溪流两旁开着不知名的花儿,花瓣随风溢出,落于溪上,随波逐流,美不胜收。

不远处,似乎有曲调传出,优雅婉转,似娇俏女子徐徐倾诉,挠得心痒,再去寻那音又随风荡漾开去,不见踪迹。

远远望去,成群的建筑说是河边小筑,多了些华丽精致;说是秦宫阿房,又少了些奢侈糜烂,竹楼木屋实在是最简单的材质,仅凭借构造就成就了另一种风情。

这里就是沧雪城四空苑!

阿染深吸一口气,表现得兴致勃勃。

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地方,哪里都觉得有意思。

闫伯伯说她要住在空蓝苑中,想必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了。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想念阿娘和狗娃哥哥,可是,这里似乎挺好玩的?

这四空苑中好像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对充满好奇心的五岁小女孩阿染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跟着阿染一同走的小女孩很是活泼,名字叫刘芊。清淡的柳叶眉加上上挑的桃花眼有种张扬的明艳,一路上跟着阿染相谈盛欢,她脸上带着笑,一双眼睛笑眯眯的,像个温顺的小猫。

这一路,她走在阿染身侧,对着这个比她矮上半个头的小女孩充满了好奇,阿染的脸还有着婴儿肥,肉肉的,陷在厚厚的夹袄之中,就像个一个粉团子!她禁不住一会儿摸摸她的髻子,一会儿拉拉她的小手。

“你叫阿染?你是新来的吧!”

阿染立马点头,说:“我是从兴平村来的。”

“兴平村在哪里?”

“阿娘说,在柳州城旁边。”

“柳州?”刘芊似乎很努力地想了想,最后无奈摆手,“不认识!我是从齐国来的。齐国,你知道吗?”

阿染只知道自己是生长在楚国的,阿娘平日事忙,也很少说起其他地方,因此遗憾地摇摇头。

刘芊嘿嘿笑起来:“你也不认识,那咱们两扯平了!”

阿染露出笑容来,眼睛弯起来。

万事开头难,可是一旦聊起来就可以没完没了的,两人正值幼年,彼此之间毫无芥蒂,说起话来也是直爽,颇为和谐。

尹葵一路“护送”,瞧着这一对小女孩有来有往,也不插话,静静地听着她们的交谈,不时微微一笑。

等到进了四空苑之内,门口有竖着一块竹制路牌,分为东、西、东南、南四个方向,而阿染所要去的空蓝苑就在东南方向。

先不忙着去空蓝苑入住,尹葵去给阿染拿些换洗的衣服和实用的被褥,而刘芊则引着阿染从另一个方向走,直奔戒律院。

“你才刚来,要先去戒律院找秦嬷嬷领身份牌子。”刘芊一边领路一边小声道,“秦嬷嬷管着四空苑所有女孩的身份名册,每回出去也都要去她那里登记。”

“不过,她脾气不好,反正你以后不犯事儿也见不到她,受不了她的气。拐过这个门,就是戒律院了!”

阿染想了想,默默听着刘芊说话,跟着她穿过一个又一个走廊。

”到了到了!”

走了不一会儿,果不其然面前便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殿,上挂着三个字的匾额。

阿染不识得前两个字,只认识第三个字是个“院”,估摸就是刘芊所说的戒律院。

刚跟着一脚踏进门口,便被迎面而来的一个人影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这下可好,重心不稳的阿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须臾便察觉一股钝痛从屁股尖儿传到了脊梁骨,疼得她闭眼抽了一口冷气。

“唉,你没事吧。”阿染被扶了起来。

眼前站着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女,豆蔻年华,扎着垂柳髻,腰间一柄玉箫,晶莹剔透。她微微一笑,明眸皓齿,温婉可人,眉间一点朱砂痣,清纯中带着妩媚。

女子颜色分为好几种——有的人令人惊艳,有的人楚楚可怜……而面前的女孩儿,通身似乎犹如白玉。这一种是让人很舒服的美。

“不好意思啊,刚才我在想事情,没仔细看路。真是对不起,你没有摔疼吧。”白衣女孩看了看阿染,又道,“你是四空苑的师妹吗?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阿染看了看刘芊,有些不知所措。

刘芊忙打圆场,道:“杜师姐,我是空蓝苑的刘芊。她是新来的,我刚好带着她来拿名牌。”

看来,刘芊认识她,她叫她师姐,也是四空苑的吗?阿染拍拍屁股上的灰尘,站稳了。

被称为“杜师姐”的女子愣了愣,莞尔:“是这样啊。倒是让新来的师妹见了笑话。这会儿,我也不忙,就跟你们一起去秦嬷嬷那里,正好我有些事情要指教她。”

杜师姐似乎是个很和蔼的人!阿染看着她说话的样子也是亲切无比的模样。

便听见刘芊高兴地说:“太好了,那就麻烦杜师姐了。”

“没什么的。”

秦嬷嬷跟想象中的老巫婆的形象相差甚远,不过脸上的褶子倒是可以挤死几只蚊子了!

阿染心中暗叹,沧雪城的人都不苟一笑,这般严肃的吗?

三人站定,秦嬷嬷正在沏茶喝。说明了来意,她抬头眼神掠过阿染。

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眼神也是能够散发寒意的,阿染忍不住缩了缩,抬头看了看杜师姐,对上对方温柔的一笑。

唉,美人呐,怪不得话本子里面都说美人赏心悦目来着!果然,阿染的心情都觉得熨贴了许多,再看秦嬷嬷,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大约是因为杜师姐“坐镇”,同样面无表情的秦嬷嬷办事速度很是利落,也不多话,只一会儿阿染就拿到了一块属于她的精致小巧的紫铜腰牌,上面刻着她的编号,玖伍贰柒。

刘芊凑了过来:“我是柒捌柒捌。因为我比你先来,所以,编号要比你靠前了。这个腰牌你可要收好了,以后用到她的地方多多了。”

阿染一抬头被杜师姐摸了摸脑袋,对方笑道:“既然入了四空苑,就要好好努力啊,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若是有空进入四司,也是缘分。”

阿染受教地点点头,眼睛眨巴几下,颇为可爱,她的刘海被风吹开一小帘,露出个点儿光洁的脑门。

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望了望天空,杜师姐嘱咐了两位小女孩早些回去,然后一阵风一样的走了,走时,风吹裙摆,像一朵白莲,在身后晕开。

算是接受了前辈的“谆谆教导”,阿染觉得信心倍增!

“怎么样,杜师姐漂亮吧?”刘芊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她比阿染高了半个头,不得不蹲了身子靠过来说话。

阿染忙不迭地点头。

以前,狗娃哥哥无聊给她讲故事,说是广寒宫住着一个嫦娥仙子,美得不似人,现在她突然有了概念,嫦娥仙子就该美成这个样子!

“今天运气不错,拿牌子正好遇到杜师姐。幸好有她在,不然肯定又被秦嬷嬷刁难了!你没看到那个老妖婆全程黑着脸没有说过一句话,哈哈,乐死我了!”刘芊一边拉着阿染往回走一边道。

“秦嬷嬷不是戒律院的管事吗?怎么好像很怕杜师姐?”

闻言,刘芊坦然说道:“杜师姐是音杀司的二弟子,很得音杀司司主的器重。秦嬷嬷怕她是应该的。”

“音杀司?”阿染听着,似乎有些耳熟,“尹葵姐姐说,入四空苑的女孩子三年后都要另择良师,其中会有一部分进音杀司,是那个音杀司吗?”

“没有错啊,确实是那个音杀司,杜师姐以前也是四空苑出身的。以后我们也是要进入四司的人,就该朝着杜师姐那个方向努力!阿染啊,你刚来还得慢慢适应,”刘芊想了想,又狡黠一笑,说,“杜师姐能够声名在外,其实也不光是因为音杀司的关系。”

阿染不解:“那是什么?”

“你还小,以后你就懂了,其实就是一个无聊的排名。不过这些都跟我们没有关系,而且排名也不是四空苑内部整理的,基本是拭剑堂的人弄出来的鬼!”

刘芊也不多说,带着阿染七拐八拐地窜进了一个大院子。

院中种了一棵三四人合抱都抱不满的大槐树,风一吹落下略带晕黄的树叶来,远远飘来一阵桂香。阿染环绕四周,定睛一看,便是院墙四周种了几棵桂树,秋老虎未走,正在争艳呢。

这里便是空蓝苑了吧!

进了大门口,就是环绕着正中槐树的十几个小屋子,一圈下来看得阿染啧啧称奇。

“这地方可真大!”

“唉,这算什么呀!这还只是空蓝苑而已,这里算是安静的地方了。空紫苑和空橙苑的人更多,其实,你不知道,原本四空苑只有三苑,因为近些年,沧雪城声誉特别好,好多女孩子被家人送来拜师,就增设了这个空蓝苑。”刘芊笑着解释道,“这些你上了宋嬷嬷的课,你就知道了!沧雪城的历史每个人都要了解的。”

宋嬷嬷?就是那个特别严肃讲《女诫》的人吗!以后会成为她的老师?阿染不由想起尹葵说的话,有些怕。

刘芊不管阿染在想什么,先拉着她指了指右起第二间房,有些兴奋地说:“我住在这里,以后你都可以来找我玩!”

她正说得高兴,隔壁的房门“吱呀”一声,门口露出一张少女的笑脸。

阿染惊喜道:“诶,尹葵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还说呢,刚帮你这个小丫头收拾好房间。”来人正是尹葵,她走过来摸了摸阿染的脸蛋,笑着说,“动作挺快的,名牌弄好了吗?”

阿染忙取出小牌子,晃了晃,显摆起来,那突起的“玖伍贰柒”似乎在空气中跳舞!阿染的眼睛亮闪闪的,似乎看到自己美好的未来。

刘芊拍拍手:“咦,阿染你就住在我隔壁啊,那太好了,以后就可以经常找你玩了!”

似乎也挺满意这样的安排,阿染也开心地笑了笑。

“尹葵,你要的毛巾,我都拿过来了。”不远处走来一个跟尹葵差不多个子的女孩儿,大概是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朝着阿染和刘芊微微笑地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中的物件交给了尹葵。

尹葵接了,又向着阿染她们介绍。来的女孩儿是尹葵的朋友,同样是沧雪城的丫鬟,名叫尹茉,仔细看了,尹茉的脸有一种江南佳人的清秀之美,她柔柔弱弱,说话也轻细。

阿染忽然觉得有些体会,不吐不快,总而言之就是——沧雪城的妹子,颜值都相当高啊!

阿染的房间被尹葵稍微地置办了一下,大体是朝着小女孩的房间,该怎么温馨就怎么装扮的。房间不大,一扇窗子开着,能够看到外间一个很大的池塘,塘中荷花虽已经枯败,但是犹见绿意。

除了轻纱床有些老旧,房间内的八仙桌和书桌都是新制的,还体贴地放了一面小镜子在床头,估计是怕阿染这么小先置办梳妆台不合适,反正以后出了四空苑也是要搬走的,但是考虑到小女孩也有爱美的需求,就放了一个碗碟大小的铜面镜子,也算人Xing化了。

尹葵办事速度特别快,吩咐好了阿染的起居,就要跟着尹茉离开了。

以后,这个小巧的女孩子就不会在她的照顾下生活了,她要开始自己成长了!这么多天相处下来,尹葵还有些不舍,毕竟阿染不是熊孩子,比起别的女孩子更加懂事,让人放心!

临走之前,她嘱咐了阿染有什么需求都可以去沧雪城内院去找她,然后就跟着尹茉出了空蓝苑,想着有空再来看阿染。

这边阿染住进了新屋子,和刘芊把屋子内里都打量了一边,都觉得好玩。

“你刚来,应该不用急着上课,明天你的名牌会送到教习苑的,到时候会有嬷嬷领你过去的。时间不早了,我要去继续上课了。”

刘芊赶着上下一堂课,飞也似地跑了。

阿染送了刘芊就坐上了床边,就着软绵舒适的大床铺一趴。一股子困意就袭来,挥之不去。

不认床,确实是一个优点!

可是她似乎有些高估自己,才五岁的小女孩,她能做什么呢?

睡醒了天还大亮,她就觉得肚子饿得不行,开门往外面看了看,一棵老树随风摇曳着树杈,接着就是迎面来的桂花香。什么人都没有。

她想去找尹葵,关了门刚走两步,却觉得不妥。

那个什么沧雪城内城是哪里啊?她根本不认识,她是个路痴啊!

在兴平村就没怎么出去过,四岁的时候在田埂都能迷路!说实话,她当时怕极了,夜里黑漆漆的。狗娃哥哥说外面有狼,专门吃小孩儿,尤其是她这种还没有张开的小女孩,细皮嫩肉,刚好就够一口!后来,哭着哭着,阿娘就来抱她了。她在阿娘怀里哭了好久嗓子也哭哑了,抱着阿娘的脖子,腻得不行。

这里是沧雪城啊,阿娘又不在,要是走出去迷了路,谁还会去找她?阿染第一次在“我该何去何从”的重大问题面前陷入了沉思。

她在院落中站了好久,最终放弃。

回头又走了两步,一阵树叶的沙沙声扫过她的耳畔,她抬头看了看四周,那一群跟她的房间差不多的一排房子,脑子中突然蹦出了好多个想法。

那里住的都是跟着她一样的女孩子吧!她们的房间是不是跟她的一样?好想看一看啊,就一眼,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一个想法生出来,就跟挠肺似的,磨得人心痒难耐。

阿染垫着脚尖,顺着屋子,透着房门的缝隙,一个一个地看过去,刚开始还会说“有人吗”这种掩耳盗铃的话语,不过,其实根本没有人会回应她。

大概都跟刘芊一样去上课了吧!阿染这么想,理所应当地随手推了一下最后一个房间的门,她推了一下就后悔了,因为房门没锁,而且她用力过猛了。

阿染惊了一下,里面走出来一个女孩子,确切的说,她不是走出来的……一个坐着椅子的女孩子,一个装着马车轮子的椅子!

阿染瞪大了眼睛,一双眼珠子溜溜地转了转。

对方脸色苍白,穿着一袭淡粉色的衣裙,虚弱地只是动了动眼珠子,面部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淡淡的阳光拂在她的身子上,仍有一种飘然的不真实感,似乎一口气就能将她吹跑。

而唯一灵动的眼睛里传达出来的是一种奇怪的眼神。她看着自己,嘴唇轻启。

“你是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