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暴君的温柔:嗜宠毒妃

更新时间:2021-02-25 09:20:20

暴君的温柔:嗜宠毒妃 连载中

暴君的温柔:嗜宠毒妃

来源:落初 作者:禁果 分类:都市 主角:白兆雪翩儿 人气:

《暴君的温柔:嗜宠毒妃》为禁果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在南朝,你顶撞天子,或能苟延残喘,若开罪丞相,定会死无全尸偏偏,她不仅敢辱他欺他,还敢摸他亲他。她是骄纵刁蛮的皇太女,他是只手遮天的朝中相。她视他为盘中食,他视她为害群马。人前,他们是对持朝堂的恶师毒徒。人后,他们是暗度陈仓的痴女怨男。烽火连天,军戈铁马再遇见,江山美人孰轻孰重,他们彼此较量,彼此舔伤。繁华尽处,你是否愿与他晨钟暮鼓,细水长流。她娇羞颔首:“只消日求三餐,夜求一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华儿。”即墨连城深情地握着她的手拥她入怀,“我没有丢弃你,你早已融进我的骨血里,哪有人愿意割骨放血。”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

“那,你爱我吗?”

白韶华攥住即墨连城胸前的布料,满怀期盼。

“呵呵,小傻瓜。”白韶华从未见过笑的如此好看的人,比她初见他第一眼还要勾魂摄魄。

“不要想逃避,回答我。”白韶华迫切的想要听到,那句话从即墨连城口中说出。

即墨连城依旧只是笑着,手背划过她的眉宇、鼻梁、嘴唇,白韶华忘情的闭上双眼,仰头奉上任君采撷。

半响,白韶华睁开眼,从梦境回归现实,没有即墨连城,没有温声细语,只有冰冷的一张床榻和一颗坠落的心。

自生辰后,白韶华每日的生活无非是吃与睡,若娘来看过她一次,说是补上她的贺礼,知她喜好古怪旧物,在瑞阳时求来的稀罕玩意,说是夏时期一位君王的宠妃所佩戴的饰品,能够给拥有它的人带来好运,若娘返回临安城后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见她精神萎靡,更是怒不可遏:“天下又不是只有即墨连城一个男子,以你的姿色与身份,还怕找不到两条腿的男人,断了也好,是他即墨连城不懂得珍惜,干脆养上几个面首,气死他。”

白韶华真是不晓得若娘这是在夸她还是骂她,她不怕恶名昭彰,就怕枉费心机,自讨没趣,她闹腾的天下皆知,而即墨连城,照常上朝应酬,丝毫不受干扰。

听到房里有声响,翩儿若儿端着洗漱的热水轻敲了几下房门。

“太女殿下,该起床用膳了。”

“进来吧。”白韶华困意全无,从今天起,她也该找点乐子消遣,仔细想想,若娘的建议似乎可取,即墨连城老是把她当小孩子对待,是不是即墨连城认为,没了他的庇护,她白韶华就寸步难行,只能任人宰割。

他狠,那她就以狠制狠。

白韶华倒要看看,是即墨连城这个师傅厉害,还是她这个徒弟更胜一筹。

“今个太女殿下想干点什么?”只要白韶华开心,她们怎么都行。

白韶华看着铜镜里的她,还很稚嫩,难怪被人轻看:“拿套鲜艳的衣裳,还有什么胭脂水粉,一概拿来。”

“啊?”

翩儿若儿还以为听错了呢,一贯喜欢青衣素面示人的白韶华竟然主动开口要粉饰妆容。

“是,若儿,快去。”

“好。”

翩儿见白韶华心情甚佳,自然也是乐得欢喜:“太女殿下一笑,天都晴朗了。”

“贫嘴,不过本殿喜欢听,一会儿备轿,本殿要进宫。”

翩儿点头:“是去见太后娘娘吗?”太后娘娘待太女殿下不错,多亲近走动总是好的,太女殿下与丞相大人的关系陷入僵局,现在丞相大人对太女殿下不闻不问,若再没了太后娘娘这层靠山,别的人指不定怎么无视太女殿下呢。

“不是,是去替皇上分忧,与皇太子共同学习管理朝政。”她也是白家人,这南朝的江山她也有份,更何况当年这片江山是崇帝从他父王手中夺过来的,这笔账,她可没忘过。

这下翩儿连震惊的表情都不会做了,她家太女殿下何止转Xing,简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当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主人公白韶华高调出现在朝堂之上,与皇太子同站一处时,上到帝王下到臣子无不目瞪口呆。

踏入宫殿之后,白韶华还未看即墨连城一眼,虽然即墨连城就站在她的左手边。

“儿臣身为皇太女,整日只知玩乐享受,愧对皇叔父,愧对众大臣,愧对南朝子民,不过,皇叔父放心,儿臣既已知错,必会改正,尽力辅佐太子殿下登上大统。”贵为皇太女又如何,在险象环生的皇权游戏中,孤军奋战从来都是刀下鱼肉,即墨连城帮皇六子,那她白韶华就帮皇太子。

鹿死谁手,比过才能见分晓。

听到白韶华的前半句,朝堂时议论声此起彼伏,龙椅上的崇帝蹙起眉头,听到白韶华的后半句,文武百官们松了一口气,崇帝则是反怒为喜:“君瑶能这么想,朕很欣慰。”

君瑶?

呵呵。

白韶华冷笑。

姜还是老的辣,崇帝称呼她从来不是太女或者姓名,而是她还是公主时的封号,是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警告着她。

真是用心良苦。

“皇叔父谬赞。”

就这样,选用了拍马屁的方式,白韶华成功参与朝政,正式向即墨连城宣战,不是爱就是狠,她白韶华天生偏执。

“你,为什么帮我?”

一下早晨,白麒麟就迫不及待地追上白韶华,问出他的不解。

没有三皇子的妨碍,白韶华对白麒麟倒也不排斥,眼睛盯着走向她的身影:“上次不是说了吗?我喜欢你啊。”

即墨连城脚步略微停顿,直直走过。

等白韶华转过头来看,吓了一跳:“皇兄,你这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踮起脚尖,手背轻探白麒麟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没有发烧的痕迹,真是奇了怪了,方才还好好的。”根本不去想,这罪魁祸首就是她,一句一句的无心调戏。

“可能是艳阳高照,热的。”

白麒麟随口编了一个借口,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说谎。

有吗?白韶华抬头看到的是,微弱的阳光还藏在白云身后。

白麒麟一笑带过,难掩心虚,一想到今后,他们可以经常见面,白麒麟心底升起一抹说不出口的幸福。

“别的男子像皇兄这个年纪早已妻妾成群,皇兄至今未有婚配,莫不是喜欢男子?”打趣白麒麟成了白韶华的一门乐趣。

“说话口无遮拦,皇妹小心将来嫁不出去。”白麒麟不善玩笑,奈何白韶华巧舌如簧,白麒麟有心学习,讨好白韶华罢了。

“嫁不出去便不嫁,正合我意。”不得嫁我所嫁,娶我之人非他,那么成婚,又有何意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