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幸而有你渡劫辰

更新时间:2021-11-30 04:04:16

幸而有你渡劫辰 连载中

幸而有你渡劫辰

来源:微小宝 作者:容昕尘 分类:都市 主角:顾瑜安恒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幸而有你渡劫辰》的小说,是作者容昕尘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顾瑜安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自己调戏了十二年的高冷矜贵的小家伙居然会突然开口对她表白!看到对方现在那么可口的份上……是不可能拒绝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所以是要从了呢从了呢,还是从了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由于两个人都没有带伞,只能打车回去。雨水被隔绝了在车窗外,顾瑜安坐在顾怿恒的旁边,手里拿着纸巾正细致地帮他擦干脸上的水痕。   彼此的距离很近,近到甚至可以轻易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在顾瑜安的鼻尖快要触上顾怿恒的时候,顾怿恒收回了一直落在顾瑜安脸上的视线,低头拿走顾瑜安手里的纸巾包,淡淡地说道,“我来吧。”   顾瑜安以为顾怿恒是要自己来,就恩了一声,毕竟顾怿恒一向不喜欢顾瑜安的触碰。   哪里知道顾怿恒却轻轻地扳过顾瑜安的脸,抬手用纸巾将她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水珠抹去,力度不轻不重,拿捏得恰到好处。   感觉到顾怿恒的温柔对待,笑意悄悄染进了顾瑜安的眸子。   顾瑜安指了指自己的脸,然后笑眯眯道,“幸亏我平时没有化浓重的习惯啊,不然现在一定是比大花脸还大花脸咧。”   顾怿恒手里擦拭的动作顿住,几秒过后他放下手臂,低声问道,“为什么……要在那里等我?”   “欸?”顾瑜安本来在等着顾怿恒鄙视自己的冷笑话,却没想到他话题一转,抓了抓头发,小小声说道,“哪里有为什么呐,只是阿恒说要在那里等你,就等了啊。”   红灯。十字路口。司机挂了空挡,停了下来。   早该知道,你执拗起来比谁都不可理喻。心里先前竖起的冷漠疏离此刻被化作了绕指柔,无端在心底叹息。   “可是,在下雨啊……都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要躲起来么?”   “什么嘛,还不是担心你会找不到我啊,不然你又要担心了呢。”像是想到之前的种种,顾瑜安秀气的眉微微皱起,“话说,你居然扔掉我和别的女孩子跑了啊!小时候还说什么要保护我,哼,还真是不能相信男人这张破嘴。”   之前的故作逞强,是怕会给他打来困扰,所以撒了谎,所以隐藏了最真实的情绪。   明明知道没有理由生气,明明知道或许某一天十几年如一日的亲情总要不敌突如其来的爱情却还是忍不住向对方抱怨出了声,或许潜意识里还是依赖着对方的吧。   尾音无限拉长,像是在传递着主人不满和委屈。   与长辈形象完全不符合的话语,顾怿恒一时没反应过来,怔在了那里。   倒是前座正在换挡开始起步的司机听到了顾瑜安的最后一句话,大声笑了出来,“小姑娘这话可要一棍子打死所有好男人了,女人有的时候不是也很喜欢男人说的甜言蜜语嘛,搞得我们男人啊这么说不是那么说也不是,很难啊。”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两人的神色,又咧着笑道,“哟,小两口这是吵架了吧?哈哈,小伙子啊,赶紧和你女朋友道个歉,说两句话话哄哄她开心就气消了,听叔叔的准没错!”   小两口。女朋友。   顾瑜安被司机一口方言说的糊里糊涂的,但是这两个词还是听懂了,立刻趴上司机后座的座椅,尴尬得摇了摇头,“不、不是啊,我是——”   顾怿恒瞥了一眼后视镜,然后迅速打断顾瑜安的话,认真得说道,“对不起。”   “欸?”顾瑜安被他莫名其妙的对不起给吓了一跳,狐疑地转头。   顾怿恒正着看她,漂亮的眼睛里氤氲着笑意,熠熠生辉。   眼前清俊的少年柔软了平日里冷漠的线条,温和的笑容,就像雨后横空而出的七色彩虹,绚丽耀眼。   顾瑜安忍不住暗暗嘀咕,明明笑起来远远比板着脸的时候好看,连眼角笑起来的痕迹那么勾人心魂,却偏偏爱装少年老成。   顾怿恒用拳头抵住了唇边,掩盖住上扬的笑容。他轻声咳了咳,手指覆上了顾瑜安的,大拇指尖摩挲着顾瑜安掌心里的手纹,轻声道,“叔叔说的没错,所以,对不起。”   是很清楚地知道顾怿恒从不轻易向人道歉,骨子里的骄傲冷漠让他很少示弱,此刻却在她面前放低了姿态,说着那三个字。   忘了要去纠正司机大叔自以为是的猜测。顾瑜安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阿恒其实不用道歉欸,你又没做错什么。不过,呐,我们这样算是和好了吧?”   顾怿恒轻轻地恩了一声。   几分钟后,车停在了小区门口。   夏季的雨总是来得又急促又凶猛,整个小区仿佛被囚禁在一个烟雨朦胧的牢笼里,小区里道路两旁净化空气的绿色植物此刻被暴雨压得直不起腰来,柔弱无助。   尽管顾怿恒被雨淋湿的程度远远比顾瑜安来得大,但顾怿恒还是先让顾瑜安去了浴室洗澡,自己则去房间里换了干爽的衣服后进厨房准备晚餐。   顾瑜安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浑身发软,全身无力。她草草地洗完澡,想去房间里休息一会。大概是淋了雨,受了寒,估计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顾瑜安自我安慰道。   顾瑜安迷迷糊糊得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听见顾怿恒清冷淡然的声音从客厅里传过来,“姑姑,吃晚饭了。”   顾瑜安应了一声,“阿恒你先去洗澡,我等你一起出来吃吧。”说完又疲惫地躺了回去。   顾怿恒沉默了几秒后,然后说道,“好。”   只觉得头痛欲裂,眼皮都没办法睁开来。顾瑜安苦笑,自己的体质,还真是……虚弱不堪啊。本来就讨厌体育锻炼,再加上平时工作累得只想要睡觉,难怪身体抵抗力会这样差。   顾瑜安想着想着又迷糊得睡了过去。   顾怿恒怕顾瑜安饿着肚子,并没有洗多长时间。从洗浴间出来后,走到顾瑜安房间门口敲了敲门,轻轻喊道,“姑姑,出来吃晚饭吧。”   一室静谧,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   顾怿恒暗自沉思,难道她不小心睡着了?可是,如果头发还没干的话睡着第二天会很容易头疼的吧?他返身回到客厅拿了吹风机,这一次直接进了顾瑜安的房间。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顾瑜安背对着他侧躺着,潮湿的头发微微卷起,散乱在枕头上。   顾怿恒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坐在了顾瑜安的旁边,然后将她的头温柔得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柔地拨开顾瑜安的长发。   开了最低档的声音,顾怿恒垂下头,抿着唇认真细致地吹干顾瑜安的头发。手指从微卷的发丝中穿过,有些不听话的发丝甚至以一种极其亲密的姿态缠在顾怿恒的手指上,缱绻相绕。   顾瑜安被吹风机的声音吵醒,有了一些意识。她费力地睁开眼,看见自己几乎是被顾怿恒抱在了怀里,手指抬起,轻轻地拽住了顾怿恒浅蓝色t恤的一角,“阿恒。”   顾怿恒并没有听出她的不对劲,只是注意着手里的动作,他应了一声,“快好了,姑姑先睡吧。”手指不小心触碰到顾瑜安的额头,忽然愣住。   顾怿恒将手重新将手覆上顾瑜安的额头上,眉头立刻皱起。他放下了吹风机,轻轻拍了顾瑜安的脸,语气着急不安,“姑姑,你醒醒。”   顾瑜安睁开眼,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自己发烧了都感觉不出来么?一定要让人这么担心你吗?”顾怿恒简直要被顾瑜安的没心没肺给气到不知道说什么好,责备完之后心疼后悔的那个又是他。   “我、我不想麻烦阿恒……”顾瑜安头疼得厉害,却还是强颜欢笑道。   明明一直以来,应该被照顾的是你,我却总是被你照顾着。   本末倒置,你却好像理所当然。   顾怿恒扶着顾瑜安的身子的动作顿住,然后眉眼淡然地看向顾瑜安,低声说道,“姑姑。你是忘了以前我和你说过的话么?我会一直保护姑姑的。所以姑姑,不用独自逞强,有我。”   顾瑜安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然后恍惚得笑了,“是啊。”   ——其实我想要保护的人,是姑姑。   ——姑姑比阿恒还要重要吗?   ——姑姑比任何人都重要。   岁月流转,时令变迁。   惟一未变的却是这句类似于承诺的话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