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侍寝贵妃

更新时间:2021-02-22 09:25:25

穿越侍寝贵妃 已完结

穿越侍寝贵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无无 分类:穿越 主角:顾明颜明颜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无无原创的穿越小说《穿越侍寝贵妃》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顾明颜明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你有没有遇见过类似于灵异事件的事情,如果有,请继续看下去。龙椅上的男人还在继续批阅着奏章,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本子,眉角是经过岁月沧桑后留下的尘埃。一室安静,安静中带着一种不知所以的和谐。明颜看着不怒自威的皇帝,心里溢过一丝温暖和感动,虽然自己在宫里无依无靠,只能凭借着偶尔讨人喜欢的俏皮话维持着现状,但是仍然很感激这位英明无比的圣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男人愣了一下,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在顾明颜看来就是满脸凶光,凶神恶煞。

然后连自己的衣服都没有拿就急急跑了出去。

恐怕是会自己的情人去了吧

呼呼,顾明颜坐在沙发上,她忽然想起,那个女人是不是也在这里坐过?而且他们还可能

吴妈!把家具全都换了,还有那张床。我回来的时候不要看见。想起来她都会觉得恶心。

是,是。吴妈唯唯诺诺的,太太没有责怪自己早就知道先生外面有人已经够仁慈了,被骂换家具也是自己活该。

顾明颜走到公园的长椅上坐下来,脑袋里面全是那对狗男女的恬不知耻的淫笑。

可恶!可恶!虽然和那个所谓的丈夫关系并没有多好,但是也还没到没有感情的地步。

公园里行人穿梭,一个身着黑色套装的女人在那发呆,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红,千变万化如人心。

眼前路过一个帅哥,白衬衫,袖子挽到一半,头发并不是乱七八糟的颜色,而是正宗的高贵典雅的黑。

小平头也很招人喜爱

曾经她也是一个小女生,会看着帅哥看到哈喇子流一地,她那丈夫就是个帅哥,以前觉得他长得像英俊无比的王子,现在只觉得厌恶,就像专吃软饭的小白脸

其实他也真的是专吃软饭的小白脸只是顾明颜现在才发觉。

公园里的黄昏很美,美到惊心动魄的地步,美得不像话,那种宁静柔和的光线让人不得不爱,顾明颜的心里第一次有了那种人淡如菊的感觉。

那么宁静的氛围不该被一个人打乱

顾小姐好心思啊,现在还有心情在这里欣赏夕阳。

说话的是她从小一起长到大的闺蜜小点,也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对啊,我现在一穷二白,老公又不要我了,你说我能不淡定一点吗?

顾明颜翻了翻白眼,是她打电话叫闺蜜来找她的,她不想自己一个人面对面对别人可能的冷眼。

你果真打算离婚?你要想一下后果,社会舆论,各种汹涌而来的压力,你不是一般人,你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注意着,而且你那个暴发户老爹也不可能允许,他那么死要面子!

我才不担心这个,离了婚他也没办法,嘿嘿。

小点白了了一眼,你能不能别那么幼稚,你老公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你老爹同意不离婚继续过下去的,你忘了他那张嘴当初是怎么把你骗到手的?

顾明颜未曾想到这一点,心里窜过一丝悲愤,这件事情一定要自己做主!自己要翻身当女强人中的女强人!

我不会让他那样的,我一定不会的!

耶!顾明颜比了一个V的胜利姿势,小点再次翻了一下白眼。

这个女人也许只有佛祖才能救她脱离苦海了,她和她是没有共同语言的。

回到家的时候,顾家老爹已经坐在了那张被吴妈换过的沙发上,旁边是一脸猥琐相的男人。

明颜啊,人家小明都和我说清楚了,那个女人和他根本就没什么,都是她缠着小明不放手,像个八爪鱼一样,刚好那一幕被你看见了,所以

顾明颜气愤的盯着汪江明,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克制!克制!

可是最后

你个王八蛋你好意思把白的说成黑的?啊呸!是把黑的说成白的?老娘亲眼看见还狡辩,爸,你要是帮着他以后就别当我是你女儿。

最后一句是用很平静的口气说的,让人毫不怀疑她会真的那样做。

然后尾随身后的小点也跟着插上一句,是啊,汪江明你这个混蛋,自己做的事情还不承认!明明就是你劈腿背叛明颜!说着还挽起衣袖,一副想干架的样子。

顾明颜只是用愤懑不满的眼光盯着她老爹,她不相信他还敢替那个男的说好话。

顾家老爹看见女儿那样生气的容颜,其实他心知肚明是那个男的辜负了明颜,但是他实在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连驾驭男人的能力都没有,最后还被背叛被劈腿被戴绿帽(貌似这个是说男的戴绿帽吧)

算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晚上还有一个饭局,就不在家吃了。

说罢啪的关上门出去,留下怔忡不已的汪江明和顾明颜。以及不停吐舌的小点。

汪江明真的没想到白老头子会就这样默认自己的女儿离婚。

你怎么还不走,你又不是这家的主人,快滚。

陷入沉思的汪江明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一想到自己和那一半家产无缘心里就极度、极度不爽

但他知道在这个甚至可以说陷入疯狂的报复中的女人来说,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改变这个事情,摇摇头灰不溜秋的回到了临时租的小房子里。

怎样?女人半裸着身体,身上红晕未褪,显然刚刚才洗了澡。一见到汪江明回来,便迫不及待地迎上前去,就像一条可笑的哈巴狗,还是没有毛的哈巴狗。

顾明颜这回真的来真的了,连白老头都劝不住他,我完了,婚肯定会离了,关键是一分家产都要不到。

女人一听,立刻换了一副嘴脸,恨不得上前去扭他的耳朵。

你怎么这么笨?!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你不会哄她几句,说几句好话?

男人耷拉着脑袋,声音闷闷的,都说了那女人来真的,我又能怎么样。

许久。

也许我们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路,这是她逼我的。

汪江明的脸上忽然来了神采,什么路?抑制不住的欢喜涌上那眼睛深处,那里闪烁着危险的火焰。

一天后。

顾明颜家里,金碧辉煌得不像话的别墅,客厅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漫不经心的顾明颜,一个是正襟危坐的汪江明。

明颜,今天过后我们从此就是陌路人了,想起以前一起度过的那些快乐时光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呢。

男人的眼神中有醉人的神采,顾明颜曾一度沦陷在那深情的灰眸中。

可是现在呐,有点明白了,所谓的痴情,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也是一个天大的谜语。

她现在才看懂这个笑话,解开这个谜语。

男人似乎兴致很好,还记得那次情人节吗?我们一起去爬的雪山,明明嘴唇冻得通红,连话都说不清楚,手指也冻僵了,但是我们竟然在那最高处接吻了。真是好笑的两个人。

顾明颜说,我也觉得真是好笑,情人节应该是愚人节,一个傻瓜心甘情愿地被一个骗子骗。

男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窘迫地说不出话来。

不想那些事情了,毕竟相爱一场,夫妻一场,我们干个杯好不好?为今天,为永远。

最后那句话确实让顾明颜的心里透过一丝苍凉,为今天,为永远,的确没有感情的两个人,现在真真切切地要各奔天涯了,也许会不习惯的。

她举起酒杯,红色的液体露出诡异的光芒,象征一个阴谋的开始,以及结束。

疼,这是她的第一感觉,脑袋就想要炸裂一样,她想用手抱着自己的头,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只能有气无力地耷拉在身侧。

恍惚中,她好像听见了一男一女的对话——

她应该昏过去了吧,还有多久就会死翘翘?——

那个老大说药量重,几分钟就搞定了,结果比他说的还快,我还没喝进行呢就给倒下了——

你把她抬出去,我清理一下这里,一定要把她弄成酒精中毒的样子——

那自然是这样,想到有大把的钱拿我就开心——

我要买好多好多衣服——

真是肤浅的女人,就想着衣服!我们是要干大事的!——

干个头的大事,你干那事的时候怎么没想着干大事

男人和女人的声音渐渐模糊,顾明颜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融化,是要死了吗?

爸爸小点以及这个那么美好的世界我还没来得及再多看一眼呐。

体力像是透支了一般,她感觉自己穿越了拥堵的人海,穿越了天荒地老的界限,穿越了古老传说的附属地,穿越了一切历史看得见看不见的东西,穿越了朦胧眼球的千秋盛世。

她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慢慢地减弱,眼前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黑暗夺去了她生命中全部的光芒。

一切冗长如梦境,她睁开眼睛,她的面前是一株草,它长得很奇怪,更像是一棵树,但是它说它是一株草,它告诉她它已经在那里生活了很久,所谓的很久真的是很久很久了。它看过小王子在自己设定的世界里自娱自乐的样子,它看过孤独的安妮在装饰一新的仙境里悲伤地等待的样子,它还看过荷西在交错的平行时空里看着三毛却无能为力的样子。它看得到所有人,所有生活在n次元的人,却唯独看不见自己命运的转轮,也改变不了已经看到的一切,因为那不是它可以选择的,它只能亘古不变地站在那里,以一直永恒的姿势,表达万物的悲欢。

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着,似乎能吞噬所有的黑暗包裹着她,过程冗长得如同未知的梦境,刺骨的寒冷将她团团围住,然而转瞬,她感到了火一样的炽热,全身滚烫,还有浓重的喘息声响彻在自己的耳边。难道,自己没死?

隐约中觉得自己被一个重大的物体压在身下,姿势暧昧不明,眼前是一片混沌,随着布帛的撕裂,巨大的恐惧感顿时摄去了她的三三魂六魄,她隐约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却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然后下腹传来噬入骨血的疼痛,之前那些疼痛在它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她还没来得及认真细想,一波又一波浪潮向她袭来,慢慢的,她似乎感染了那激动,双手搂上了那人的脖子,手指狠狠地掐住了男人的背部。

这样的场景,连天上的月亮都娇羞地隐藏在了云层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